2007-08-04 廖祖笙:惨案幕后的“上面”是谁?


在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面”在幕后一路操纵,就这样强行将此惨案办成假案、冤案。这个异常歹毒的“上面”,不仅涉嫌主使屠杀无辜学生,而且涉嫌迫害为百姓代言的作家。野蛮公权在“上面”的操纵下,对我夫妇俩的迫害时至今日仍在赤裸裸地继续!这个跋扈自恣、放僻淫佚的“上面”,历时年余旁若无人,将法律、人权、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公众感受等等,狼突鸱张踩在脚下——

“要等上面的通知”;

“这是上面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这要问上面”;

“我们也不想这么做,上面要我们来,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做不了主,要向上面汇报”;

“你们就是去了北京,上面也还是会叫我们把你们接回来”……

这一年多来,在和相关方面的交涉中,我夫妇俩听过的“上面”二字不知凡几。“上面”犹如黑色的幽灵,在此事件中频频于夜幕里露出狰狞的面孔。

我夫妇俩不光失去了唯一的孩子,连出行的自由也失去了、连去趟北京或回趟家乡也遭官方围追堵截,我夫妇俩不禁要问:这个丧尽天良的“上面”到底是谁?谁是这个无法无天的“上面”?即便古代之君王,尚须讲求礼义廉耻和法度,而廖梦君案幕后的“上面”,何以如此妄为、无耻和嚣张?

假使本案是一部血泪史,那么只需轻轻翻开几页,我们不但能看到滴血含泪的记忆,而且也不难看到神秘的“上面”频频作恶的鬼影——这一切,是如此之诡异:

廖梦君遇害当晚,我夫妇俩见孩子迟迟未归,赶往黄岐社区民警中队报失人口。说出“廖梦君”3字,干警们即神色异样,交头接耳。我夫妇俩感觉孩子可能出事了,我妻急得泪流满面,跪求答案,干警们仍一再表示“要等上面的通知”。惨案发生8小时、现场已被改变后,我们方被告知孩子惨死校内的噩耗。

惨案发生次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采访了这一血腥惨案,办案干警不接受采访,当地政府有官员向记者表示要“统一宣传口径”。6 家媒体采写的新闻稿在次日无一能正常刊载或播出。我从多家媒体了解到:“上面”昨晚临时下了通知,告诫媒体不要报道此案。

这之后我又了解到,“上面”与破案全无干系的某部门几次开会,为怎么发通稿而费神,于是便有了统一宣传口径的“新闻”通稿出笼——他们如此操纵舆论,欺骗民众!

2006年10月13日傍晚,新浪网的一名工作人员受“上面”之托,给我挂来电话,要我把有关梦君遇害的网文都先隐藏起来,等过了“风头”再把帖子放出来,说如果不这样做,他们下一步就可能采取行动,封了我的博客。我明确表示恕难从命。到了晚上,便有人把有关梦君遇害的文字悉数删进了博客的回收站。事后我了解到,当时有中纪委的工作组进驻广东,在某市查处司法腐败案。

中央电视台的3个节目组先后主动与我电话联系过,要到广东来采访廖梦君事件,结果没有一个节目组能成行。事后该台有记者透露说,该采访选题在“上面”批不下来。

我夫妇俩到现在为止,不知道究竟是哪个部门在负责侦办此案,负责人是谁,也没有哪个机构主动向我们寻找过破案线索。问过不少干警,回答不外是:“我也不知道,这要问上面。”在和我们接触的过程中,办案干警穿的多是便服。问其姓名,不肯说,连姓什么都不肯告知;向其要名片或电话号码,不肯给。

人命关天,与我夫妇俩频繁交涉的,居然是一个“即代表教办,又代表政府”的协调小组。这个协调小组事无巨细,均要向“上面”汇报,这一汇报,再有下文往往就又要等上多日,估计是在逐级上报。正如他们自己所说,他们扮演的不过是一个传声筒的角色。

我夫妇俩这一年多来不断被监视被跟踪,在广东省内到处上访,也不时有人或明或暗“陪同”。从许多公权行使者的目光和言语中,我们能感受到他们迫于某种压力而显露出的无奈和同情。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也不想这么做,上面要我们来,我们也没办法”。

把诉状递到南海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我们先前拿不到书面裁定书。我夫妇俩和律师都坚持要对方出具我们走过此程序的凭据,并问法院为何不受理,一名女工作人员说是“上面”有批示。她把一个文件袋隔着工作台远远亮给我们看,上面确真写着几行字,并有签名。我们要求她把那几行字给我们看看,对方断然回绝。 “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那个批示的“上面”是谁?我们无从得知。

上诉到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纸不受理的裁定书居然隔了3个多月才拿到!裁定书上的签发日期,与我们实际拿到裁定书的日期严重不符。

我夫妇俩7月29要启程赴京,在广州火车站被南海方面的数十人野蛮截回。之后我们又致电官方,要求回家乡一趟,希望相关方面不要再围追堵截,对方支吾其词。与此同时,大沥镇政府的一名官员在电话中表示:“你们就是去了北京,上面也还是会叫我们把你们接回来!”这个“上面”到底是谁?他凭什么凌驾于宪法之上,非法剥夺我夫妇俩出行的人身自由?

我的3个博客和12个网站先后被封删,通过百度和Google的搜索结果,国内网民无法进入我任何一个目前正在打理的博客和网站,就连网友为表声援开发的相关网站也被封,网上与本案相关的文字也一再大量被删。一些热门论坛如凯迪网的“猫眼看人”,不让我说话,却能允许几条专制狗夜以继日在那造谣毁谤,叫嚣辱骂,对我狂咬和围殴。有些论坛的版主不得不奉命删去我的网文,私下向我致歉并表示敬意,说“上面”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

……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突遭毁灭,我夫妇俩期待“上面”为我们主持公道,然而一年多过去了,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纠错机制和监督机制全线瘫痪!与此相对应的是,却有见不得人的“上面”在幕后频频操纵,不仅令蒙冤惨死的一介学子至今无法入土为安,令律师、记者、公众束手无策,也令我夫妇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其间显露着试图以别种方式对我全家实行灭门的迹象,其手段之残忍,用心之歹毒,旷古难觅!

当一个以文为生的作家失去了话语权,被隐形的黑手像抢走一个战士的枪那样,在很大程度上抢走了他的笔杆,限制他言说的场地,又不让他外出工作时,这与用软刀子杀他何异?这与公然灭门何异?

“构建和谐社会”?这等处事,岂非口惠而实不至?!

“上面”是一个外延甚广的概念。“上面”既可上达天庭,也可下达案发当地公权行使者的顶头上司;可以是某个位高权重的官员,也可以是“同一条战线” 的某个权势集团。在廖梦君案讳莫如深、俨如“国家机密”、赤裸裸的迫害还在继续的今天,我们怎么去理解这个“上面”,都不过份。

在百姓的眼里,“上面”许多时候是一个模糊的整体,当“上面”以如此姿势甘于整体背黑锅,甘于被人误以为同流合污时,这种缺失起码底线的处事态度,比廖梦君惨死校园事件本身还要来得更可怕!

在这样的操作中,“上面”倘使是一个庞大的权势集团或利益集团,那他们又沆瀣一气构成了一种怎样的体系?他们到底要借此事件,达到何等邪恶的目的?他们要对我迫害到何等程度才算完?

纵然现实如此不堪,我也依然愿意以仁爱之心,打量世界,也还愿意相信:这个丧尽天良的“上面”,只是“一小撮”,甚至就是一粒坏了整锅粥的老鼠屎。官大一级压死人,乃“中国特色”之一。而受制于官场潜规则,部分良知未泯的官员往往暂时不得不装疯卖傻。这是专制体系的一种常见现象,有什么样的体系,就会有什么样的官场变异。

这一倒行逆施、穷凶极恶的“上面”,在此次事件中已沦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共同的敌人!权大于法,操纵一切,有罪不诛,有过不罚,在任何时代均可能成为社会混乱的诱因,也必为天下人所切齿痛恨。这一无法无天、兽心人面的“上面”,以如此离谱方式操纵人命关天之事,必遭清算和天谴!在客观上,此“上面”正在制造的也是恐怖的气息,正在造成的是我党人心的流失!

我们在追问该“上面”到底是谁的同时,也须警惕这种“上面”凌驾于宪法之上、人心之上、事实之上的可怕现象。当“上面”决定一切,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和毁誉,决定一个人是否能说话,是否能出行时……那么昏天黑地的一个时代也就来临了。这是暴政加剧的表现形式之一,是对人权和人心的公然挑衅,是对人类文明不折不扣的反动!不但本国人民有权对其坚拒,全世界各国人民,均有权对其予以强烈谴责,对其实施强力遏制!

惨无人道的加害仍然在继续。让我们共同追问和凝眸:这一惨案幕后的“上面”,到底是谁?

在这一惨案后面,接受非法命令的公职人员,是如此之广;实施的遮蔽级别,是如此之高;刻意压制的动作,是如此之大。我们有信心在某个雨过天晴的日子,能得到我们期待已久的答案。

那一天,或将石破天惊!而某些官场伪君子刻意堆垒起来的神像,将随着暴政一同坍塌!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