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峻玲等:从一个村长的死看国家暴力


来源:博讯论坛

一个因为征地而上访六年的村长,死在圣诞节这天。死前他曾在天涯网上发了一个抗诉占地的帖子。一辆大卡车恰好从他的脖子上轧过,死因蹊跷。但警方把尸体从村民手中抢走,当天火化,6个村民被抓走。村长钱云会的帖子讲述了围绕140公顷的地的斗争。想占地谋利的是浙江乐清市政府,乐清市国土局和浙能电厂。保地的村民与占地的政府斗争的结果是大批村民被打被抓。但村长仍然作着不屈不挠的抗争,最终惨死在大卡车下。

是什么时候国家暴力发展到公开的谋杀?从“打死挖个坑埋了”,到看守所里的一个个离奇死亡,故事的发展不断变得更毛骨悚然。在一个没有人权的国度,百姓是蚁民。不受控制的国家暴力在巨大的金钱和利益推动下张开了血盆大口。在这个暴力机器面前,一个人是没有生命保障的。

在军政府下的智利,一个人会莫名其妙地失踪,至今当年失去儿子的母亲们还在找寻他们的孩子。 在中国,每年有多少人死于与国家暴力有关的非正常死亡?首当其冲的是那些政治权力得不到任何保护的人,即被定性为“反动”的人, 如法轮功信徒、藏族和维吾尔族维权人士。因为被定为“敌我矛盾”,这些人的权利没有最基本的保证。截止今天,有3420名法轮功信徒(见明慧网)被警察折磨致死,其所受酷刑之残忍令人不敢想象发生在21世纪的文明国度。

再其次是上访人员。他们往往被剥夺得一无所有(无地、无房、无钱),最后走上上访之路。殊不知在政府眼里他们是一群找麻烦的人,又是什么地位也没有的弱势者,于是毫无忌惮地进行打压。关黑监狱、送精神病院,这些不可想象的事发生在中国一群无辜的人身子。因为相信最高公正,他们得到却是政府赤裸裸的暴力回答。

再下来是农民。他们处在中国的最底层,没有钱,没有权,没有资源。他们的土地属于“集体”。当他们被迫抗争说理时,当地政府毫不犹豫地动用大批警察,实行抓、打、关押,不必经过任何法律程序。

再接着是城市中的1.5亿民工。他们是城市的流动人口,他们做最脏最苦的活,拿最低的工资。如果身上没带证件,被警察被以随时抓到拘留所。一旦进去,遭受非人的毒打是经常发生的事。被打死的孙志刚只是众多死于非命中的一个,而他的故事被披露仅仅因为发现他其实不是民工。

剩下的居住在城市的人可以免于警察暴力吗?在街上摆摊的小贩,会面临城管的毒打;在网上仗义直言的网民会被判刑坐牢 (从刘荻到今年的福建三网友)。不幸而被拆迁的人们,如果抗拒拆迁,也会被毒打致死(如上海周大明之死)。

泛滥的国家暴力是因为有不受约束的权力。当说真话的记者被抓,维权律师被构陷,人民不能凭选票来改换领导人时,权力就会用暴力来开道。当权力与巨大的经济利益结合时, 这种暴力就会不惮于致人死命。

国家存在的目的,是对外抵御入侵,对内维持治安。社会依靠国家的公信力来惩治犯罪,来主持公正。今天的中国政府,不仅仅是治安不作为(网络警察多于治安警察),而是积极参与行凶和暴力行为。当法院成了摆设甚至成了诬陷好人之地,那么正义和公理又在哪里?如果一个政府失去了维护基本正义的功能,而且失去人民最基本的信任,这个政府还有合法性吗?

中国政府一向高举经济发展作盾牌。但现在巨大的经济利益与政府暴力结合起来,吞噬着无数人的生命,从强拆的血腥到因工程质量导致地震中数千学生的无辜死亡,到在官商勾结的毒奶粉事件丧生的婴儿。在一个人的生命得不到保障的国度,再繁荣的经济有什么意义?

泛滥的国家暴力昭示着中国走向民主的迫切性。当舆论可以公开监督政府,当人们用手上的选票制选择执政者,他们不必再惧怕无安生立命之地。那时政府是真正民众的政府,如林肯150年所说的政府,“来自于人民,归属于人民,服务于人民”。民主的理想不只属于西方国家,今天从亚洲到非洲,到拉丁美洲,世界上116 个国家已经实现了真正的多党选举的民主制度。希望中国的这一天也能早日到来。


春城晚报:村民目击 4特警按住钱云会让车开过来

【 阿波罗新闻网2010-12-31讯】

村民目击“乐清上访村主任被碾死” 4“特警”按住他让车开过来

28日下午,82岁的钱顺南在村口搭起简易灵堂——没有遗体,没有遗像,只有一张摆了香烛的小桌子。白发人送黑发人。3天前,就在钱顺南摆灵堂的地方,他53岁的儿子,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原村长钱云会,被人发现死于工程车车轮之下。

28日下午警方发布案件复查情况,称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同日,温州市委作出批示,要求查清真相,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

目击者 钱云会被投车轮下碾死

寨桥村多位村民向记者证实,在事情发生后,村民钱成宇对他们说,他看到了现场,4个穿黑色制服的人员按住钱云会,然后让工程车开过来,将钱压在车下。28日中午,记者找到了钱成宇的一名亲人,她同样证实了这种说法。另一个现场目击证人,在南岳镇、蒲岐镇一带开私家车营运的吴明磊(化名)从车窗也目睹了事件经过, 不仅仅吴明磊看到了事发经过,“当时坐我车上的乘客也都看到了。”

“开始他(钱成宇)以为他们在玩。”钱成宇的亲戚转述钱成宇的描述说,4人将钱云会控制住后,“另一个人招手,让一台工程车开过来,地上的人就喊救命,车子将钱压在车轮下。”对于5人的身份,钱成宇说,这些人穿着黑色的衣服,上面有“特警”字样。

钱成宇的亲人说,钱成宇被抓是第二天下午4点多,“那时他也有点害怕了,跑到他姐姐家。”

乐清警方证实,包括钱成宇在内的6位村民,被以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留。官方将钱云会之死定性为“一起交通肇事案件”的通报并没有说服寨桥村的村民们。28日,记者走访多家村民,均称钱云会是“被四五个人弄倒在地,开车过来碾死”。

村民们显然对警方带走现场多位村民的做法心存畏惧,在人多的公共场合,一律守口如瓶,“不敢说,说了会被抓的”。

官方通报 两次抢尸引发警民冲突

家属们和村民们,开始按照风俗在事发现场搭起灵堂,甚至有村民搭起简易棚,试图不让钱云会的遗体暴露在天光之下。警察赶到后,事情变得复杂。村民告诉记者, “当时警察要抢走钱云会的尸体,我们围住不让。”双方随后起了冲突。村民说,看到警察围过来抢尸,他们就捡起地上的石头砸,警察则用电棍反击,“也有用石头的”。村民回忆说,警察曾有两次抢尸,第一次是当天下午2点左右,因村民阻拦未能成功;2个小时后,更多警察赶到,“每人都牵一条警犬。”村民抵挡不住,钱云会尸体被抢走。

乐清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傅昌扬在27日的通报中证实了此事。他说,警察接到报警赶到后,发现现场已聚集围观群众约40人。“在警察现场调查中,现场部分不明真相群众在个别人的煽动下,对公安警察进行围攻,造成两位警察受伤。”随后,治安大队、特巡警大队派员到场,双方再起冲突,3 名警察受伤。

家属被拘 在看守所几次挨打

当天,包括钱成宇在内的6位村民被乐清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留。此外,参与对攻的不少村民也被带走。“只要一说话,就会被带走。”有村民描述当时的情形。钱云会的小女儿及其丈夫——钱旭玲和赵旭,就在当时被带走,乐清警方对外公布的理由是协助调查。

据钱旭玲、赵旭夫妇28日描述,从25日下午4点左右被抓,到27日晚8时许释放,短短50多小时内,仅赵旭就3次被打。

夫妇二人先是被送到蒲岐镇边防派出所录口供,“他们抓住我的头发,让我说出当时扔石头的人的名字,我说不认识,他们说,就算编也要编出10 个人来。”录完口供已经是当晚近12点,两人又被送往乐清市看守所,此时,两人身上的手机、手表、腰带等都被没收,至今未归还本人。

“在看守所里没东西吃,中间只喝了一杯水。”赵旭说,最恐怖的是,“连上厕所也要被打!”赵旭回忆说,“我跑了3次厕所,被打了2次。”

27日晚上8点左右,两人被释放回家。特约记者 梁国瑞


维权村长被碾死最新消息:全家被抓 政府逼合作

【阿波罗新闻网2010-12-28讯】

近日,浙江乐清蒲岐镇寨桥村一直带领村民上访维权的原村长钱云会惨死村口,当局不但没有彻查死因,反而出动大批防爆警察抢走尸体,殴打并抓走许多村民。当地一位知情人26日对本台记者述说了当时的情况。

知情人说,25号早上9点多,钱云会在接到一个电话后来到村口,突然遭到4、5个人的追打,随后就被一工程车当场碾死。

【录音】“25号大概9点到10点差不多,当时村长在买菜,突然有个电话打过来,反正是把他叫过来。当时村长只有一个人嘛,他那边有好多人,什么武警啊好几百人,有4、5个人抓住他要签什么字,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辆工程车直接就是从脖子上(碾过)。”

据这位知情人描述,事故发生后,当局先后派出上千人封锁现场,大肆抓补了很多村民以及钱云会的所有家人,并强行抢走尸体。而对于钱云会的暴死,当局则称是一起“交通事故”。

【录音】“当时防暴队过来好多呢,两堆人过来,第一批过来好像几十人,一百不到,抓住一个就使劲打。第二批是4点多,11条警犬拉过来,差不多上千人过来,这么多的人过来。别的村有的人过来,说一句话就抓住打,昨天已经被他抓去好几十人乱打、乱搞。昨天晚上他们把车已经开走了,尸体也昨天抢走把它拉到殡仪馆里面。昨天晚上把他家属全部抓去了,好像是说是‘交通事故’,要强制签字,到现在他家属都还没有放出来,他的意思是说就当交通事故去处理。”

据了解,自2004年起,浙能乐清(南岳)电厂不断征占寨桥村土地,钱云会在这几年中则一直任村长职务。对于当局的强征行为,钱云会提出质疑,认为电厂征地手续不全,而且对村民的补偿不足。在此后的六年里,钱云会和众村民为了讨回公道开始维权上访,可事情不但一直未得到妥善处理,他们还被当局非法判刑二年。这位知情人说:

【录音】“那个电能厂好像赔款的意思,说要给我们村多少钱,没有达到,后来被上一批村官给贪污走了,接下去就是这个村长当嘛。这个村长又被他抓去了,判了两年多,上半年刚刚出来。本来他还是选举嘛,选举是肯定会选他的,他被抓去,那村里肯定不会选他的嘛。”

这位知情人还透露,目前,全村4千余人生活已陷入困境,难以维持。

【录音】“我们现在村里好像有4千多人(被牵连)。我们这里一个靠农民,一个靠海,现在海图都给他们用光了,我们海里养殖东西都没有,你说这个生活保障还有吗?没有了。现在出外的,剩下老人在家里种农田,本来还在海里搞一些海鲜,过一些生活,现在都没有了,一无所有。”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傅明、宇莲采访报导。


关于在大陆各地大力开展驱逐中共伪司法机关的通告

中华民主正义党 中华正义自救联军(20101231通字1号)

中华各自救社团、自卫组织:

无数冤案证实,中共有组织的谋杀并非始于钱云会谋杀案,在中共制造的各种强征强迁惨案中均得到验证,大量冤杀个案的凶犯最终也指向中共暴力组织:邓玉娇、俯卧撑、躲猫猫、恶梦死、自杀死、心瘁死、睡梦死、纵火案、七十码、跳楼死、截访死……无一不证实中共就是冤案制造者。

中共在几十年来制造了各种罄竹难书的冤狱和惨案,欠下了中华人民的无数血债,它们早已蚤多不痒,债多不愁,更加有恃无恐,变本加厉。钱云会谋杀案,中共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由副镇长电话钓人,派特警现身助杀,驱工程车上阵,辗死宁死不屈的村长,并利用各级组织的名义掩盖谋杀真相,这已经说明中共更加面目狰狞,穷凶极恶,肆无忌惮了!如果中华溺民此时还寄希望于中共伪司法机关来秉持公道,平反昭雪,无异于送羊入虎口,用肉包子打狗,将更加助长其草菅人命之恶行,也会让世界各国嗤笑我民族之弱智!

为了阻止祸患进一步恶化,救助我弱势同胞,中华民主正义党、中华正义自救联军审时度势,决定发出通告:要求我大陆各地人民大力开展驱逐中共伪司法机关的行动。如遇命案,当力阻中共抢尸揽案,毁尸灭证,同时做好现场保护工作,我人民亦须主动与中共暴政作及时切割,筹组互助团体,配备武器英勇抵抗,力求达成祸殃止于中共的最低目标,相应的冤案侦破事宜,当延请大陆境外华语国家和地区,或海外民主国家的司法救助团体协助断案。

以上通告,请各网站同仁协助转发,此通告自发布之日起在全国执行,中华民主正义党组织督导,各地中华正义自救联军协助行动。

特此通告

中华民主正义党

中华正义自救联军

2010-12-31

来源:博讯 人民思想家文集


转于2011年1月1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63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