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官逼民反何时了?


武汉农民杨友德在其墙壁上写下“官逼民反”等字样,他爬上“炮楼”,拿起自制的土炮,成功击退了几波强拆,在一定程度上确给人“反了”的感觉。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他表示:“相信是下层瞎搞,上层是光明的”。

这个淳朴的农民“一切生活来源都是土地”,意识到“‘投降’没有出路”,强调“国家有法律有政策规定”、“希望能按政策给我补偿”、“要按政策拿回我的补偿费”……温柔敦厚至此,求而不得,于是被迫拿起土炮抗争。

这是典型的官逼民反。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只需当地有司秉持公道,依法依规办事,即相安无事,何至于将一个这般朴实的农民逼上“炮楼”?杨友德喜欢把维权叫战斗或打仗,他说“打仗要有战争策略”,其策略是拿起土炮。

杨友德只是一个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庄稼人,但把国家法律和政策当无物的有司,存在明显的不作为、乱作为,不是挺身主持公道,而是在默许强拆,从而也将一个农民逼成了战士。手持土炮的杨友德,俨然是在反击侵略者。

杨友德的目力所及,注定他的认识存在着一定的盲区。他“相信是下层瞎搞,上层是光明的”,这里面便存在着一个悖论: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中国,倘使“上层是光明的”,那么“下层瞎搞”又从何而来?下层不要了乌纱帽?

国家如此乌烟瘴气,问题不是“下层瞎搞”这般简单,也不完全是体制方面的原因。中国自从盘古开天地,一路走到现在,从来就是一个专制社会,从来就不是一个民主国家,但回眸几千年来,没有哪个朝代会像今天这般黑暗。

追根溯源问题恰恰出在上层,没有上层的诡异莫测以及长期的默许纵容,也就没有下层为所欲为的杀人、整人和抢人……在极权社会里,只要上层善于从宏观上去把握,及时以点带面去处理一些问题,中国也不至于不堪成这样。

上层似乎有的只是表演家,到现在还看不到真正的实干家。“上不厌其乐,下不堪其苦”,官府上下蛇鼠一窝,就连当局自己制定的法律和政策,也能在社会管理过程中公然废弃,中国由此成为乱世,而且是个千年未见之乱世。

合法权益遭受严重侵犯的黎民百姓,即便层层上告至“伟大的首都”,即便向“党和国家领导人”不断乞哀告怜,也得不到该有的救赎,“下层瞎搞”何足怪哉?杀人没事,整人没事,抢人没事……倚官挟势者又怎不胡作非为?

上层的官场混混得过且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宁可得罪人民,也不想得罪“帮内弟兄”,只想混过任期就能快乐地作富贵闲人。这种不作为,这种权力的放任自流,不但毁了一个政党,也将中国置于官逼民反的危境之中。

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日前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披露,他看到一个材料,2008年中国群体性事件已高达227000起,从2004年到2008年,在4年时间里,从87000起发展到了227000起,即两分钟一起。这数据触目惊心。

从杨友德被迫走上抗争之路,用自制的土炮“打仗”,再到鲍彤先生所披露的这一串数据,不难看出中共当局“维稳”形势的严峻,一种官逼民反的社会氛围已然形成。苦难的祖国苦难的人民,何时才能真正走出不该有的轮回?

可叹无德无能的中共当局,面对一些原本不难解决的社会问题一筹莫展,官逼民反的“本事”却十分了得,捏软柿子整人的“本事”也无出其右。今天在成都中院,无耻的宣判又在对谭作人进行,此前已多次变换过“罪名”……

官逼民反“无罪”,杀人“无罪”,整人“无罪”,抢人“无罪”……维权或上访“有罪”,撰文“有罪”,环保“有罪”,呼唤民主“有罪”,反腐“有罪”……这个国家的是与非、对与错、罪与非罪的分水岭,到底在哪里?

不论你是谁,不论你的官位有多高,不论你过去的政治演出有多么精彩,只要是在以官逼民反这种形式将中国再次拖进惨不忍视的轮回,你就将成为真正的历史罪人,就必将被清算,你想混过任期作富贵闲人的梦想不可能得逞。

官逼民反何时了?我问“光明”的上层,上层鸦雀无声;我问“瞎搞”的下层,下层要么在裸奔,要么就一脸无辜;我问苍天,苍天黯然垂泪;我问小河,小河呜咽阵阵……史不绝书的官逼民反翻到这儿,满纸辛酸,不忍卒读。

写于2010年6月9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2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