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钳制网络自由给党国带来了什么?


林肯说:“给别人自由和维护自己的自由,两者同样是崇高的事业。”崇高的荣耀,就摆在党天下的面前,只看其有无勇气站在历史的高度,为党国增添此荣耀。是为人类社会的进步提供更为便捷的阶梯,还是继续设置路障,全在可予可夺者的一念之间。谁让这是党国呢?

钳制互联网自由,是公然触犯国际法和党国宪法的犯罪行为,不仅有违《联合国宪章》“增进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的宪章精髓,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之法则背道而驰,而且也对党国宪法的第35条构成粗暴践踏。

钳制网络自由对中国有百害而无一利。“当新闻获得自由,而且任何人都能阅读报纸的时候,一切都平安无事了”(托·杰弗逊)。此语具有辩证的穿透力,并且揭示着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之于人类社会的重要性。在现代社会里,网络自由的社会意义,甚至大于新闻自由。

互联网相对于传统媒介,具有传播速度快、公众可参与、互动性更强等特质,弃其桎梏,既能给网民带来更宽广的言论自由空间,也能给中国社会带来更加强大的舆论监督功效,使各种社会枢纽得以良性运转。而泥古守旧、剜肉补疮钳制网络自由,又给党国带来了什么呢?

钳制网络自由加剧公权腐败。绝大多数访民悲惨遭际的背后,俱隐藏着一根腐败、罪恶的链条,国内网络对冤民的声音进行消音处理,不但导致京城访民有增无减,而且也让腐败者更加有恃无恐。网民举报腐败,往往得到海外的中文网上去举报,如此,党国怎不腐败泛滥?

钳制网络自由助长罪恶蔓延。正因为党国匪夷所思乐衷钳制网络自由,各种传统媒体纷纷被戴上了“口罩”,许多以公权为依托的罪恶,得以长期游离在公众零成本的监督和讨伐之外,从而也进一步导致了罪恶的扩散和蔓延。“和谐”网络,即掩盖事实并默许、纵容罪恶。

钳制网络自由增强公权惰性。为什么各种国家机器锈迹斑斑?因为这种老是见不得人的体制缺乏有效的监督和激励机制。网民声讨公权惰性,既有人在论坛内专职审帖、删帖,又有五毛党夜以继日“引导舆论”,公权行使者偎慵堕懒,怠慢了纳税人,会怕了哪个网民不成?

钳制网络自由加剧公权无耻。因为公权的脸皮经常厚比城墙,所以“当今圣上”也不得不倡导“八荣八耻”。可网民在国内连自由言说的权利都没有,公权又怎会普遍在乎什么“八荣八耻”?所以尽管公权时常丧尽天良、寡廉鲜耻,国内网络依然“伟大、光荣并正确”着。

钳制网络自由导致政体瘫痪。牛会拉犁,是因为农夫在用鞭子抽打。而党天下不允许“抽打”。国内传媒碍于专制淫威惯常报喜不报忧,国内网络鲜有监督功能可言,于是“公仆”们个个牛×皆大欢喜。冤民行号卧泣,不奇怪啊,许多地方基层政体早快乐得呈瘫痪状态了。

钳制网络自由加速道德滑波。拿破仓说:“占据一个所不能胜任的职位,是最不道德的行为。”网民对这种“最不道德的行为”有发言权吗?没有!批得快不如删得快。加之政府常有一些“良好”的道德示范,网民们又说不得,于是,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滑波也在所难免。

钳制网络自由增加行政成本。要在网上“正确引导舆论”,“当然”不能少了五毛党们的“勤奋工作”,而且不能少了拜托删帖。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不要报酬的五毛党和网管。这年月的纳税人累啊,党国给脸上贴金,与网民“斗智斗勇”,却要纳税人买单。

钳制网络自由催生行为暴力。社会情绪缺乏有效出口,久之便易催生行为暴力。瓮安的党政大楼和公安大楼在被当地民众愤而“火攻”之前,谁知“瓮安县在矿产资源开发、移民安置、建筑拆迁等工作中,侵犯群众利益的事情屡屡发生”?网络虽大,可对网民常常是摆设。

钳制网络自由批量造就奴才。胡适说:“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因为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网络无自由就是不让“争你自己的自由”和“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要批量制造奴才,这样才便于宰割。

钳制网络自由影响资讯共享。谷歌的网页搜索技术一流,国内搜索引擎一概无出其右,而今谷歌忍无可忍,说要退出党国,可见限制网络自由有多么不得人心。网上那面“伟大的墙”,使许多网页打不开,以后党国又很可能没了谷歌……这些都严重影响中国人的资讯共享。

钳制网络自由危害公平正义。党官们常常念叨“公平正义”,但也仅只是说说而已。要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其先决条件,就是要将此社会理想建立在尊重自由与崇尚光明的基础之上。在互联网时代,党国卻行求前,钳制网络自由,还奢谈什么公平正义,奢谈什么社会和谐?

钳制网络自由凸显霸王意识。互联网是现代科技产物,不是任何组织与个人的私有物权,从法理上来说,任何人无权钳制网络自由。可什么事情一到党国这儿,就复杂化了,越宝贝越可能被党国据为己有。这凸显的是惯有的霸王意识。网络也成党国的了?还让网民上网么?

钳制网络自由暴露当局虚弱。茨威格说:“独裁者经常在一旦得到彻底的胜利之后才承认人道主义,在一旦确保权力之后才较容易允许言论自由。”而“建国”至今,我们常常既看不到党天下的人道主义,也看不到言论自由。钳制网络自由,莫非意味着尚未“确保权力”?

钳制网络自由说明错得离谱。视互联网为洪水猛兽,得高度戒备,得紧紧捂住网民的嘴巴,得雇人昼夜盯着互联网,并雇人说好话,为自己脸上贴金,说明当局也知道自己的许多事情做得错了,不仅错得太多,而且错得离谱,错得无力反驳,错得无法弥补,错得天理不容。

……

扼杀网络自由的罪恶罄竹难书。钳制网络自由,给党国带来的还远远不只上述这些。为什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偏偏有人干了这许多年呢?这不奇怪啊,事关“稳定”嘛。只要能苟延残喘,能“伟大”着、“光荣”着、“正确”着,管它什么洪水滔天,管它什么网络自由?

于是,美国国务卿“指责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政策,影射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党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就得以一贯的“义正词严”姿态说,这是违背事实、损害中美关系,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歌德也说了:“再没有比失去自由而自以为有自由的人更会当奴隶的了!”

写于2010年1月26日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