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温家宝果真“念民生”吗?


中国政府网日前以《温家宝总理在北京考察工作纪实:岁寒尤应念民生》为题,报道了这样一条“新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等人的陪同下,日前利用周末时间,一大早就冒着严寒来到农产品批发市场、供热公司、保障性住房小区,调查了解民生情况。

我又被感动得热泪盈眶。看看吧:“正是三九寒冬,北京最低气温已是零下10摄氏度”,你把周末当作了休息日,“我们的”总理却还在忘我地工作,“一大早就冒着严寒来到农产品批发市场、供热公司、保障性住房小区,调查了解民生情况”。如此“新闻”,太感人了!

感动之余,我为“当朝宰相”的身体健康捏了把冷汗。劳累了一周,“我们的”总理在周末也不好好休息,“一大早就冒着严寒”在冰天雪地里东奔西走,万一感冒了怎么办?还有那大群的陪同者,身子骨大抵也不是铁打的,一不小心受了风寒,医院就更将会是人满为患。

温家宝“念民生”忘了这般常识:在市场经济中,农产品批发市场、供热公司等等,因了利益的驱动,根本不用旁人去操心。就是要到保障性住房小区去走走,你也别周末“一大早就冒着严寒”去啊,寻常人家或许这时还赖在被窝里头呢,他们此刻有睡懒觉的自由和权利。

我觉得“当朝宰相”也好,“当今圣上”也罢,更该是一个从宏观上运筹帷幄的好导演,而不该是一个只善于从微观上演绎的演职人员。“一大早就冒着严寒”去“念民生”,或是千里迢迢去“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等等,其实可以不用劳“当朝宰相”和“吾皇”大驾的。

温家宝果真“念民生”吗?倘使真有情系苍生之情怀,若记得自己乃一国之总理,就不该“一大早就冒着严寒”去操心这些细枝末节。休息是为了更好地工作,在周末你不好好休息,还让一群人跟着你四处受寒,这是对职责要务、对自己以及对他人的身体健康,不负责任。

温家宝果真“念民生”吗?困扰国人的大问题已亮晃晃地摆在那多年了,不是能不能解决的问题,而是想不想解决、要不要解决的问题。我要再问一次“当今圣上”和“当朝宰相”:现在的大问题是百姓普遍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就业不易,怎么办?

温家宝果真“念民生”吗?若真情系苍生,当知《孟子·梁惠王上》曰:“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而现在的状况是,国人在几座生活大山的重压之下,活得前所未有的累乏,就连体制内的人物,对生活对未来也普遍缺乏安全感。怎么办?

温家宝果真“念民生”吗?今冬冻死在京城的露宿访民已经不只一个了,当局给这类人群是否提供过起码的人道关怀?你亲手签署的《信访条例》,害得访民们有冤无处申,苦不堪言,还要用“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敷衍访民到何时?这难道不影响民生?

温家宝果真“念民生”吗?看看中国史上,有哪个朝代的国民,为了供子女多念几年书,得普遍掏空家中所有?教育事关国家的兴衰和未来,一个“念民生”的政府,怎能因为提供了“优质教育”,就把一个个家庭逼入生活困境?国人多数只有初中文化,就能科教兴国吗?

温家宝果真“念民生”吗?在看病难这座大山的重压之下,多少国人因病致贫,多少病患因医院张开了血盆大口,疾病缠身却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治,只能在家愤而等死!一个“念民生”的政府,岂可为外族不停免债,对血浓于水的国人,反能抛弃国家责任,任其自生自灭?

温家宝果真“念民生”吗?许多省区因出现了教师待遇失衡问题,教师们忍无可忍,不得不群起罢课。当类似的社会不公不断出现时,“我们的”“人民政府”是否确实从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大国崛起”的肥皂泡吹起时,部分人群难道就该三餐不继,或是去喝西北风?

温家宝果真“念民生”吗?倘使真的把国人的福祉摆在首位,那么一个不断为民众福祉鼓与呼的作家“莫名其妙”家破人亡,遭受了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向你和“当今圣上”苦苦哀号了那么长时间,你们怎么能到现在为止,照样冷漠得对一起令人发指的惨案,不闻不问?

……

能否妥善处置民生问题,不但检阅着一代统治者的执政智慧,也检阅着执政集团在事关社会稳定的大是非上,是否能够恪守良知推己及人,做到一碗水端平。一个政客以及一届政府,能否坚持情系苍生,也不在“念民生”的新闻有多“新”,而在于是否运筹帷幄做了什么。

眼前这条有关“念民生”的“新闻”,其“新”之所在,就是一国总理在周末“一大早就冒着严寒”,带着一群人再次上演了一场“亲民”秀,但“念民生”远非这般简单。如果“念民生”只是走走市场,或是到某个大嫂家去串串门,那么中国的民众,还将会是苦难深重!

写于2010年1月19日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