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胡温何以面对冻死在京城的访民?


1月6日,我在《廖祖笙:胡锦涛又摸被褥去了》中写道:“我更希望的是‘吾皇’去看看冰天雪地露宿在京城的访民,最好也去‘摸摸被褥、试试温度’,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熬过一个又一个折胶堕指的寒夜的。”博讯隔日报道说,北京南站又有一个山东的访民冻死了。

这次的平安夜,已有一个年迈的访民冻死在北京南站。这些都有新闻图片为证,铁证如山。可悲的是,这般惨状于国内传媒得不到哪怕是片言只语的报道,非得从互联网上“踏出国门”,才能大致了解到人间地狱的悲惨。专制铁幕下的京城,“莺歌燕舞”、“一片祥和”。

那年隆冬,我在北京上访,蘸着血泪连续写下3篇短文:《访民露宿街头,政府关爱何在?》、《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北京露宿访民折射“盛世”死猪不怕滚水烫》。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京城露宿访民是怎样的惨状,我夫妇俩也是亲眼见证过的。

“冻得瑟瑟发抖的访民说:‘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人性了,如果有人性,也就不会是这样一种现状了。过去的日本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差没有当街强奸妇女了!’”(见《廖祖笙: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此言包含多少悲愤啊。

露宿在京城的访民,那年同我说起当权者的暴虐无道,一口一个“共匪”,其悲怆情形,在我至今仍历历在目。望着窗外灰濛濛的天空,想到这个非人间惨不忍言的种种,我的内心再次涌出了无限的酸楚。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解放”?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新中国”?无言!

“京城无数访民惨不忍视,胡温并没有在某些适当的场合对访民聊表歉意,仿佛那些因了体制的弊端和社会的不公深陷在上访泥潭里的访民,该受非人的煎熬似的,这不论是从情感上还是从法理上来说,都是让访民难于接受的”(见《廖祖笙:两位领袖,不得无礼!》)。

我不知道胡锦涛先生和温家宝先生,该如何面对这些冻死在京城的访民。“大国崛起”的肥皂泡,在这般惨象面前吹弹可破。去年中国免除了非洲32个国家150笔到期债务,却穷得既无法顾及国人最基本的生存保障,也无法让露宿在京城的访民一回回免于冻死在“新中国”!

抛却国家责任,以各种方式粗暴掠夺民财,在国际社会打肿脸充胖子,吹起“大国崛起”这一肥皂泡,在访民云集中国首都、并且不时有访民冻死在京城的严峻现实面前,又何以自圆其说?又何以保证“大国崛起”的肥皂泡能越吹越大,最后不成为国际笑柄,不吹弹可破?

耻辱啊!中国“解放”了61年,不但国人遭受着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这样5座大山的重压,而且不时有访民冻死在“天子脚下”,公权竟能安之若素,竟然冷血得可以不为访民们送上一点起码的人道关怀——这是“新中国”的耻辱,更是执政党的耻辱!

这无疑也是国家主席胡锦涛的耻辱,是总理温家宝的耻辱!要让露宿在京城的访民免于冻死在严冬,不需要几百个亿,许多时候需要的仅只是人类社会该有的一点人道关怀。可这个伪造的“和谐社会”,却能一次次这样视访民的生命若草芥,还有什么资格奢谈以人为本呢?

胡锦涛和温家宝所做的“亲民”秀多矣,已被一些网民讥为“胡影帝”和“温影帝”。他们能一次次走出京城千里迢迢去“访贫问苦”,或“摸摸被褥,试试温度”,或泪挂双腮,却能对京城数目如此之众的访民吝啬该有的人道关怀!这样的“亲民”秀,如何经得起追问?

就在几天前,胡锦涛先生走进“现在住上了崭新的两层小楼”之村民家中,“摸摸被褥,试试温度”。难道河北农村的那户人家,眼下会比露宿在京城的访民们捱得更加辛苦?你年复一年在“摸摸被褥,试试温度”,你怎么就不能给那些露宿的访民一点起码的温暖和关怀?

有冤无处申的访民被逼迫至露宿京城,甚至一个个冻死在首都,这等惨象真实存在,时有发生,“以人为本”这几个字让人根本就无从解读。把访民撂在雪地里,任其饥冻交切,苦苦挣扎,自生自灭,这是在对无可复制的生命进行扼杀,折射出的也恰恰是公权的丧尽天良。

中国是一个在专制泥泞中蹒跚前行了几千年的古国,从来就没有哪个朝代,会像当今红朝这般雪上加霜对待本已堪怜的冤民。与其说当权者残忍,毋宁说当权者愚蠢。为何越来越多的百姓渴盼民主、自由、人权的光辉遍撒中国?因为专制之恶前所未见,天竟黑到了这程度!

公权的残暴和愚蠢就这样不断擦亮国人的眼睛,令国人对于中国往后去向何方,不得不再作思考。虚假的宣传和无耻的遮蔽,抹除不了客观存在的种种。正是这种古之少有的残忍和愚顽,不但毁了许多人的家庭和人生,而且毁了当权者所依附的这个政党,毁得干净而彻底。

至此,举以人为本的旗,走残害人民的路,可以休矣!我们必须追问:当访民不时冻死在京城之时,以人为本的旗帜又飘扬在哪里?胡锦涛和温家宝对百姓真切和具体的关怀,体现在何处?年年“摸摸被褥,试试温度”以示“亲民”的胡锦涛,何以面对冻死在京城的访民?

这些问号将镌刻在历史的追问中,同时也将深植于国人的心田里,胡锦涛和温家宝无可回避,必须作答。同时,我还要对胡锦涛和温家宝再次追问:现在的大问题是百姓普遍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就业不易,怎么办?请“吾皇”和“当朝宰相”作答!

写于2010年1月8日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