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胡锦涛又摸被褥去了


摸被褥可是胡锦涛的招牌动作。因为这“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的人并非无名之璞,而乃“当今圣上”,所以在中国就不但有了“新闻价值”,而且有了纷纷献上歌颂帝王德政之词的必要。类似“天子有善,则兆民赖之,其乃安宁长久之道”的文字,于是便也早见网海——

比如“要想真了解下情而不是若明若暗,要想心中有数而不被蒙蔽,要想帮助群众解决问题而不是做做样子,就得像胡锦涛总书记那样,走村入户,嘘寒问暖,亲自去老百姓家里“揭锅盖,摸被褥,看粮袋”,这就叫‘一枝一叶总关情’。”(见2003年12月19日 新华网)

好在胡锦涛先生是个“戒骄戒躁”的人,是个经得起表扬的人,在类似的盛赞之下,他并没有忘记乐善好施,而是一直保持着“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的好习惯,就是在今年年初,在日理万机之余,胡锦涛也又摸被褥去了。于是党国的传媒,便也又有了“新闻”和盛赞——

这是过去进行时:“农村孩子在学校的学习和生活条件,始终是胡锦涛关注的一件事。离开备课室,总书记又来到学生食堂,了解学生的伙食情况,叮嘱学校负责人一定要把孩子的伙食搞好。他还特意走进寄宿学生宿舍,看床铺、摸被褥……”(见2008年9月11日 新华网)

有关摸被褥的最新“新闻”则是:“胡锦涛来到刚住上新居的村民张福泰家看望。74岁的张福泰和老伴原来住的是简陋的土坯房,现在住上了崭新的两层小楼。总书记走进卧室、厨房,仔细察看各项设施……胡锦涛摸摸被褥、试试温度……”(2010年1月3日 中国青年网)

我热泪盈眶,自恨写不出类似的盛赞:“如果说总书记新年伊始察农情着眼于战略和全局的思考,而这个‘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的细微动作,则给各级领导干部考察工作、调查研究上了生动的一堂课。”(见1月4日的人民网-观点频道《从总书记农家摸被褥试温度说起》)

我感动啊,快拿张纸巾给我!就是在北国白茫茫、万里雪皑皑的严冬,“我们的”的总书记也依然没有忘记走出伟大的首都,在“察农情”之时去“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给各级领导干部考察工作、调查研究上了生动的一堂课”。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忘我工作的精神!

这一精神必将彪炳千秋,也必将惊天地泣鬼神!但是,纵使“皇恩”如此“浩荡”,“我们的”胡总书记也不能年复一年去“摸摸被褥、试试温度”呀,“吾皇”的身子骨怎经得起这般折腾?这“生动的一堂课”,其实不用再上的,因为党官们已纷纷这等热衷于摸被褥——

“捏捏卧室的被褥够不够厚,看看厨房里的米面油是否充足,(省委书记)徐光春关切地问:“对党委、政府还有什么要求?”王环笑着说:“啥要求也没有,得劲得很!”一句话逗得大家开心地笑了起来……”(见2007年12月18日 大河网-河南日报)

“省委书记杜青林专程前往宣汉县清溪镇金鹅村疏散群众安置点,看望慰问疏散安置群众,和大家共度佳节……杜青林还走进安置了53名疏散撤离群众的金鹅村3社村民李德兴的三层楼房和伙房,摸摸被褥的厚薄、看看有没有吃的……”(见2007年1月6日 宣汉之窗)

“这些问题牵挂着省委书记刘奇葆的心……刘奇葆走进他家的板房,仔细察看床上的被褥厚不厚、暖不暖,询问老人家有没有棉衣,在板房里能不能过冬,新房好久修得好,过冬还缺什么?刘奇葆还送给他一床电热毯……”(见2008年12月6日 新华网四川频道)

“为了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每一户群众,赵乐际与李锦斌、魏民洲等省上领导临时决定分头慰问。赵乐际走进蹇军家,在厨房揭开锅盖看炖肉、指着饺子问荤素、看着炉子问储煤,在卧室翻起床单摸被褥、看薄厚、问冷暖……”(见2009年1月25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你瞧瞧你瞧瞧,果然“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为“皇恩浩荡”,因为“吾皇”勤于“摸摸被褥、试试温度”、“一枝一叶总关情”,各地的首席党官已“从善如流”,已自觉在“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在一而再、再而三摸被褥了,哪里用得着再上这“生动的一堂课”?

我在感动和担心“吾皇”龙体之余,寻思:既然“74岁的张福泰和老伴原来住的是简陋的土坯房,现在住上了崭新的两层小楼”,那么那被褥一定是不用再去“试试温度”的,因为被褥无非就是一两百元一床,都已经能住上崭新的两层小楼了,又怎会缺乏足以御寒的被褥?

我更希望的是“吾皇”去看看冰天雪地露宿在京城的访民,最好也去“摸摸被褥、试试温度”,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熬过一个又一个折胶堕指的寒夜的。前段时间,海外的中文媒体又报道说,有露宿的访民冻死在京城。我相信那一定是“谣传”,因为访民们可是铁铸的。

我想:年复一年“亲自去老百姓家里‘揭锅盖,摸被褥,看粮袋’”,固然是一种“亲民”的彰显,但“亲民”不能流于某种固定的模式,“亲民”也该有所创新,而不该总沿用一种剧本。2003年在摸被褥,2008年在摸被褥,2010年又在摸被褥,这般“亲民”未免单调些。

我想:胡锦涛先生作为国家主席,事必躬亲,着眼于微观“摸摸被褥、试试温度”之余,似乎更该从宏观上运筹帷幄。现在的大问题是百姓普遍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就业不易,怎么办?国家主席和总理应该拿出可行的办法来,真正解救民众于水火。

我想:新闻该有“新”之所在,不能2003年摸被褥是“新闻”,2010年又是“新闻”,且谀词滔滔、马屁滚滚。亲民不仅可在逢年过节时进行,日常也可进行,最好在没有记者大肆渲染的情况下进行。圣经说:“你们要小心,不可将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们看见。”

“‘对党委、政府还有什么要求?’王环笑着说:‘啥要求也没有,得劲得很!’一句话逗得大家开心地笑了起来……”类似的“新闻”年复一年反复播报,娱乐性极强,这一点我无可否认。读及此“新闻”,我也含泪“笑了起来”,我能想见那草民一脸“幸福”的表情。

廖祖笙在“皇恩浩荡”、“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的年月,也挺“幸福”的:“幸福”得终于家破人亡,“幸福”得冤无可诉,“幸福”得在国内再无言说平台,“幸福”得被频频警告,已由作家跃升为坐家,“幸福”得至今不敢再有一儿半女……“吾皇”圣明,圣明啊!

写于2010年1月6日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