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魔鬼的庆典和狂欢


庆祝什么?有什么可庆祝的?你们吹吹打打、耗费巨资弄的这个所谓“国庆”,说白了其实就是“党庆”,就是独裁者们自鸣得意在中国一党独大了60年,就是洋洋自得把国家意志和人民意志踩在了脚下60年!天若有情天亦老——国家和人民竟然就这样被你们绑架了60年!

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民,早被你们强行推入了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的生存绝境。你们一直以来有大笔资金舔洋人的屁眼,为这个国家或那个国家免债,或是悄然“把巨额资金借给美国”,单单“没有能力”让本国人民活得不再像苦命的工蜂——你们就这样把人民给“解放”了60年!不被“解放”还好,一“解放”,中国就天荆地棘整整“发展”了60年,到现在还是一“发展中国家”。当年你们蛊惑得中国人杀中国人,杀得天昏地暗,杀得血流成河,竟然“解放”出的是一个压迫和被压迫、剥削和被剥削现象日趋严重的“新中国”,而今更是变态,在方方面面日渐表现得与民权天生有仇,人权状况每况益下,倒退得或连秦政、晚清也不如,你们不为此感到羞愧,没有认识到自己深重的罪孽,不进行该有的反省和自责,反能厚着脸皮大张旗鼓庆祝自己抢得江山60年!可知尚有“羞耻”二字?

在常态国家,任何一笔巨额国家资金的支出,均需经过议会的表决,并征得人民的同意和支持。然而在一党独大的党国,你们当惯了败家子,总是不太把纳税人的艰辛当回事,哪怕到了今时今日,还是没有真正学会从根本上去体恤民情。试问在民生多艰的年月,你们一仍旧贯,完全不理会人民的苦难和感受,不顾舆论普遍和强烈的反对,铺张浪费,劳民伤财,大把抛洒纳税人的血汗钱,搞的这个不伦不类的所谓庆典,经过了纳税人的同意吗?难道把纳税人的钱挥霍得越多,就越能掩饰得了你们这60年来的无德无能?谁给了你们挥霍的权力?

藐视人权、专制残暴的“吃相”无改,就是把再多的钱砸进水坑,一厢情愿日日搽脂抹粉,中国也不会走向真正的复兴,同时也不会给被奴役者带来一丝半毫被“解放”的喜悦。魔鬼的庆典和狂欢,何曾有过感染力?所谓庆典,无非也就是自娱自乐与自欺欺人罢了。但见论者曰:官方国庆、民众国殇。诚哉斯言!恶政越是矫揉造作粉饰太平,越是招来人民的反感和感伤。这些年来,谁曾自发走上街头载歌载舞,发自内心庆祝“国庆”了?你们弄个不知所谓的庆典,得战战兢兢反复“清场”,得一遍遍组织,一遍遍彩排,不觉得可悲可叹吗?

“国庆”将至,你们封网的“水平”突飞猛进,关网站、关论坛、关博客……窃喜之余,但请铭记:你们永远关闭不了的是人心,永远混淆不了的是起码的常识和判断。在任何时期,国人对于高尚和下作、正确与错误,都会有一个起码的认知和判断。站在舆论垄断的高坡上,开动各种谎言传播的机器声嘶力竭自弹自唱,百般为自己脸上贴金,并不意味着人民所经受的苦难,就已不复客观存在,也不意味着人心就此开始会真正凝聚。你们更多致力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极尽掩盖问题之能事,这一点,恰恰是你们近年来呈现的最大病灶,这在一方面昭示着你们的病入膏肓,不堪救药,一方面也正导致国人对你们日益感到深深的绝望。你们的许多做法,不可理喻,而且愚不可及。

“国家这么大”,是你们用滥了的托词之一,但稍有知觉的中国人,都知道“国家这么大”永远不能成为腐败泛滥和践踏人权的一种理由,因为你们一直以来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而且常常表现得机构臃肿。为什么国家机器会变异得已是锈迹斑斑?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官员敢于横行不法?就因为你们长期背负了“伟大、光荣、正确”的精神枷锁,把各种言论管道视为己物,从而也将零成本的民众监督排斥在了一个社会正常运行所该有的轨迹之外,同时也为你们挖下了一个深坑,为贪官污吏的狐鸣枭噪、狼突鸱张提供了别国所没有的肥沃的土壤。他们对人民所犯下的各种罪孽,在不经意中正被人民一笔笔记在你们的头上,你们也有“被冤枉”的时候,但这种“被冤枉”完全是你们自找的。知道“国家这么大”,还怙顽不悛搞言论封锁,竭力抗拒民众监督,又怎不腐败泛滥?各种国家机器又如何正常运转得起来?

“维稳”成了你们的头等大事。可为何“维稳”气喘吁吁,各种群体性抗暴事件也还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因为那些丧尽天良的官员在百弊丛生的旧体制中,可以唯上不唯下,可以一次次挑战人民的底线,他们欺负的就是人民没有选举权和罢免权。我说过:“与百姓直接接触的是基层政体,直接损害或增添当地人民利益的,也是基层政体。假使百姓一如既往对基层官员的荣辱沉浮没有任何发言权,没有选举和罢免当地官员的权利,那么基层官场乱象纷呈的局面,也就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国中之国’在大江南北将继续广泛存在,上级组织再怎么‘发现一个,查处一个’,贪官污吏、土霸王、土皇帝也还将会是生生不息。”实行县、区民主选举,对你们来说,竟然难于上青天?

更何况,“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在你们而言也往往是说说而已。来自全国各地的冤民终年屯街塞巷于京城,十之八九有冤无处申,你们又到底“查处”了什么?“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你们这么多年来就是这么糊弄、打发访民的,这不但在事实上已涉嫌犯有渎职罪、包庇罪,也在客观上构成了对罪恶的默许和纵容。是什么原因,就这样令你们蒙敝了自己的心智,自甘堕落得竟能对罪恶视若无睹,甚至与罪恶沆瀣一气?是什么原因,使你们就这样自我推倒了那棵理想和信念的大树,不再记得了“为人民服务”?当那个把自我粉饰成“大救星”的群体堕落得已经可以一次次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时,这个群体也就腐烂得太过可怕了,可怕得丝毫不亚于嗜血的魔鬼,它遭到人民的唾弃并且最终退出历史的舞台,就只会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谁能硬性规定人民的选择,就只能是一锤子买卖?

专制从来就是扰人心智的魔鬼,在中国史上,它生生不息给民众带来的不是真福音,而只会是一次又一次血与泪的轮回,而种种迹象表明,苦难的中国人民,现在似乎又一次挣扎在了轮回的前夜。饱经沧桑的中国以及苦难的人民,何时才能逾越轮回的定数,在世界之林享有一方湛蓝的晴空?给民意一个出口,放人民一条生路,让正义的伸张得到一个坚实的平台,让中国坚定迈向坦途,在这片土地上为什么就这么难呢?顺应民主潮流,遏制腐败泛滥,让中国人从此真正活得扬眉吐气,难道不比负重前行、以虚无的粉饰掩盖残酷的现实强百倍?

我知道对梗顽不化的你们再怎么规劝或是鞭策,仍会是对牛弹琴。因此说道这些,我不再幻想还能促进你们什么。现在一个月写篇文章,无非也就是“例行公事”,间接告诉人们这个世间还有这样一双眼睛,在哀怨地关注着这片苦难深重的土地。虽然我更多的时候被迫沉默着,但我的内心一天也不曾保持沉默。我知道你们能把这次庆典弄得煞有介事,但我同时也了然你们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一次心灵的邀约。“国庆”是你们的,不是我们的。你们载歌载舞也好,炫耀武力的提升也罢,我们都难于做到同喜。这个“国庆”,照例没有溥天同庆,有的只是独裁者们固有的那种落寞,以及他们的自我表扬,自我打气,这实质是魔鬼的庆典和狂欢。我们听到的是风的怒号和雨的悲歌。

倘使这个国家还能允许国人稍微保留一点点人类的尊严,那么我得说:我能分得清被解放和被奴役之间最起码最根本的区别,大江南北的男女老少,也同样分得清这两者之间所存在的区别。虽然我不断被粗暴剥夺着权利种种,但我至少还有权利谢绝参与魔鬼的庆典和狂欢!

而你们,是大可兴高采烈的。喜出望外庆祝什么?庆祝抢得江山60年;庆祝把国家意志和人民意志踩在了脚下60年;庆祝“推翻了三座大山”,又为中国人民搬来了五座大山;庆祝“善不能举,恶不能退,利不能兴,害不能除”;庆祝“宫中、府中、梦中,此哭中、彼笑中”;庆祝……这年月,还有什么是不能热烈庆祝的?去年汶川地震尸横遍野,不也“打了一场漂亮仗”,就那么敲锣打鼓狂欢了一场么?

写于2009年9月16日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