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二十年光阴换不来一段柔肠


水滴石穿,梧桐断角。假使世人用20年时间去雕刻、打磨一块顽石,我想哪怕是再笨拙的工匠,也不难将这块顽石化作心仪之物。又或者,世人用20年光阴来雕琢一块榆木圪垯,倘使这块榆木圪垯仍然没能成为美仑美奂的木雕,那么原因只会有两个:不是榆木圪垯存在着无法加工的瑕疵,就一定是工匠的雕刻方法存在问题。古训有云,朽木不可雕。

石质坚硬也好,盘根错节亦罢,和某些玩意相比,其实还算不得梗顽不化。譬如在阳光照耀不到的文明沙漠,专制和残暴一旦混合,成了其主要构成元素,又有了无耻与无赖这样两种保护层,就通常厚比城墙,而且硬度“坚不可摧”。一个显见的例证是,20年的千呼万唤,再加上20年的血泪浇灌,光阴流驶得年深岁久,竟换不来暴政的一段柔肠。

那场震惊中外的大屠杀,让许多和平请愿的学生倒在了血泊中,之后20年竟雨夜无声,惨遭屠杀者至今得不到起码的告慰。中广新闻网日前有消息称:“有外国记者问,中国是否会为六四天安门事件死难者道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说:使用(道歉)这个字并不合适。他还说,中国过去20年发展证明,中国用军事行动干预六四动乱是正确的。”

我能理解马朝旭“代表国家说话”时的身不由己。马朝旭若受了良知的驱使,坦承那次屠杀是罪恶的,反倒成了真正的新闻。我无法理解的是,即便身不由己,难道你非得就这么说话,就不能有别的委婉一点的表述?就非得再次伤害?只要人性的光辉不曾黯淡,人世间对淌血的心灵当是感同身受的。对于近乎绝望的天安门母亲,我尤其是感同身受。

当真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用坦克、枪弹铁血镇压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为力保专制格局不惜图穷匕现,穷凶极恶到了杀人的地步,干出了令人发指的绝人之后的勾当,沉淀至今,仍称“用军事行动干预六四动乱是正确的”!马朝旭没有自己的儿女吗?假若他的子女在那次屠杀中也不幸死于非命,他是否还会说那次的屠杀是“正确”的?

何为“动乱”?破坏军人的荣誉感,利用强权命令军队把枪口指向人民的儿女,疯狂嗜血,使整个国家从此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阴霾,令多少人就此粉碎了曾有的红色信仰,让多少家庭在那次屠杀之后无尽饮泣,悲声载道,这不叫动乱,而大学生们不过是依法和平表达了一回诉求,反倒成了“动乱”了?杀人竟然杀出了“正确”,杀得振振有词了?

用“中国过去20年发展”,反证当年“用军事行动干预六四动乱是正确的”,论证何其苍白,犯的是常识性的逻辑错误。那年学生和平请愿,不外乎是要求社会改良,呼唤民主、自由和惩治腐败,有何论据表明,假使学生们当初的愿望达成了,中国就不能更加井井有条,从而取得更大的辉煌?环视当今世界列强,有哪国抱残守缺,仍为专制格局?

仁政和暴政最大的区别所在,就在于对天赋人权是否保有最高层面的敬畏和尊重。因了政见不同,就绝人之后,就悍然调用军队凶狂剥夺手无寸铁者的生命权,这不是“人民政府”该干的事,这是不折不扣的法西斯行为,是没有进化的原始人行为,在国际上这叫作反人类罪!到现在不还遇害者公道,依然为屠城叫嚣“正确”,试问暴政的柔肠何在?

无可否认,暴政的执行者也乃肉体凡胎,而绝非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他们无疑会有决策失当之时,对一些重大的失误,也该当会有所反思。他们一样为人父母,夜深人静时,想想那些当年倒在了血泊中的孩子,他们或有深深的自责和懊悔。最起码,当初要制止“动乱”,并非只剩流血一途,再不济还可把学生们强行带离广场,难道非得大开杀戒?

错了就是错了,诡辩于事无补。要赢得世人的谅解,并致力于人心的回归,焉能自作聪明,把世人视为白痴,强行树起“正确”的牌坊?诡辩蒙敝不了世界。“因为需要才有法律,但需要自己却不服从法律”(绪儒斯),继续这样“正确”下去,不但令人看到法律蒙尘,还会让人进一步想到国家和人民正被一党独大所劫持,而国家权力同样被劫持。

1926年,当局在官邸前镇压徒手请愿的学生,段祺瑞惊悉惨案发生,急奔现场,面对死难学生长跪不起,随后严厉处罚凶手,并颁布抚恤令,之后他终生食素,以示愧疚、忏悔。可20年就这样在凄风苦雨中飘摇而过了,敢问当局,又为六四死难的学生及其家属做了些什么呢?这20年来的风风雨雨,以及必要的反思,怎就换不来你们一段该有的柔肠?

是的,我鲜于看到你们的柔肠,世人也同样看不到你们的柔肠。那次流血事件发生之后,绝人之后的恶性事件仍有发生,无辜遇害者同样得不到起码的告慰。这个“法治国家”的人权状况日趋恶劣,郭泉、刘晓波等等良心人士因文被捕,老教授孙文广、弱质女流刘沙沙等为民主呼号,竟遭暴打……这种种惨象,令人艰于视听,并陷于忧思和愤怒。

再来看所谓的“中国过去20年发展”,这叫什么“发展”啊!“发展”的背后是国强民弱,国人普遍被强行推在了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泥泞之地,在生存绝境的边缘苦苦挣扎。许多国人在野蛮强拆的浩劫中,失去了赖以栖身的家园。多少农民在强行征地之后,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中华民族固有的道德传承,20年来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坏……

只要不是盲人,就不难看到“发展”的背后和着十几亿人的血泪,而逼良为娼、逼出人命之事时有发生,此乃有目共睹之事实……国人活得犹如苦命的工蜂,这难道就是中国所要的“发展”?杀鸡取卵之后,再拿什么去“发展”?把人心伤到冰点时,又拿什么去温暖?在家门外拼命炫耀着“崛起”,国人却不认可这“崛起”,“崛起”又有何意义?

发展绝不意味着掠夺和藐视人权,也绝不意味着不见柔肠只见“耍狠”。当人心批量流失时,哪怕“崛起”到了外星球,“崛起”的大厦也乃筑于沙滩之上。廖祖笙人微言轻,马克思的话你们应当愿听吧:“既然掠夺给少数人造成了天然的权利,那么多数人就只得积聚足够的力量,来取得夺回他们被夺去的一切的天然权利。”这何尝不是告诫啊。

萧伯纳说:“仇恨是弱者进行报复的宣言。”网上热议邓玉娇不甘遭受强暴怒杀淫官,照例是警句迭出的读本,只看怎么去解读罢了。而此前发生的杨佳事件、瓮安事件等等,在互联网上一片“欢腾”,也不外乎是一个病变已久的国家在危机四伏中,从社会底层已发出了某种可怕的怒吼。假使依然认为“耍狠”就能令行如流,那只能说明不知痛痒。

不少暴发户发达之后,在脱胎换骨的转变中,不是“发展”得挺好吗?他们在待人接物中不但注重外表的修饰,也注重着内在的提升,能够日渐表现得有文化,有修养,有礼貌,也表现得更加愿意显露自己的那段柔肠。为什么一个国家在经历了六四那样的剧痛之后,在自认为“发展”得还不错的时下,却毛手毛脚依然故我,而且总是这般坏脾气?

历史教训应当吸取。纵览古今中外,行暴政者几人能有好下场?翻开古籍,但见商朝末年,纣王无道,残害忠良,结果导致四方诸侯群起抗暴,暴君在众叛亲离后以火自焚;公元前213年,秦始皇听信谗言,将民间所藏《诗》、《书》和诸子百家之书悉数焚毁,次年一怒之下,在咸阳坑杀儒生460多人,结果“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元来不读书”……

再看海外:前罗马尼亚最高党政领导人齐奥塞斯库压制民主,屠杀百姓,终于导致罗马尼亚共产党失去执政地位,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处决;伊拉克前独裁暴君萨达姆残害无辜,多行不义,造成民心尽失,在遭到正义之师讨伐时,就连所谓的“共和国卫队”,竟也弃暴政而去,一夜之间作鸟兽散,暴政眨眼被推翻,萨达姆随后被推上了绞刑架……

不论何时何地,暴政或能蹂躏人民于一时,不能蹂躏人民到永远。文明终将替代蛮荒,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此乃亘古不变的历史定律,并不因某个暴政的猖獗一时而更改。执政党以及政府该当承载公共价值、情感、权益、信仰等等神圣的品性,在任何时候都来不得自甘堕落,也来不得破罐子破摔。有些时候,仁政和暴政的距离,不过就是一步之遥。

20年光阴换不来一段柔肠,连句暖人心或是婉转些的话也没学会表述,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进化过程极其缓慢,骨子里还是对强权政治抱有所向披靡的野蛮心态,并不真正懂得什么叫作以人为本与社会和谐,这不仅是当事者的悲哀,更是国家和民族的大痛。“往者不可谏, 来者犹可追。”学会捐残去杀,学会从善如流,中国始能静听永恒的谐音!

写于2009年6月2日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