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沦陷的中国没有首都只有秀场


我家又到那个巨大的秀场“捐款”去了,这已是第5次被“逼捐”了。6月18日,我妻子在亲人的陪同下抵达京城,像无数饱遭敷衍、愚弄、凌辱的访民一样,又一次见证着在别的国家所没有的黑暗,在空耗余生的同时,用人生的大痛和别样形式的“捐款”,促进着这个“吃人”世道GDP数据的“连年增长”。

北京的访民果然人山人海。是日我妻子几次打来电话,向我描述她所看到的那一派惨象。正在北京上访的她,一天当中跑了两个接访单位,其中一处推三阻四不予接访。她在亚肩迭背的访民当中,又看到了一些冤无可诉的老面孔,并从侧面了解到京城近期将要对访民进行“清场”。在北京上访是一种怎样的情形,我是早已知道的。要看到人世间形形色色悲惨的情形,那么你只需到北京去上访。

我对那座罪恶的城市几乎没有好感,家人在这时候也不让我赴京上访。妻子久陷悲愤,以一个痛失爱子的母亲之坚忍,继续跋涉在上访的路上。去了又如何呢?中国已经沦陷了!中国早就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首都,所谓的首都,已是变异成了一个不顾人民死活的秀场。

这个不顾人民死活的秀场,能让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能让人民在亲人被杀戮、财产被掠夺之后,进一步掉入绝望的深渊;能让访民在霜雪满天的日子里露宿在屋檐下、小巷里,而不给予任何人道关怀;能把人民当疑犯,随便对路人搜身和搜包……

这个秀场已经丢失了首都原有的功能,根本不配再称为首都。它不但在方方面面暴露着冷血和无序,也暴露着腐败和无能。可叹这样一座怨声载道的城市,不能给人民的合法权益提供起码的保障,却能无尽挥霍人民的血汗,营造面子工程,满世界炫耀所谓的“大国崛起”。

当执政党主持正义的力量已然死去时,这个党在人民的心目中便也行将就木了。第3次赴京上访时,那些雪地露宿的访民向我含泪诉说种种的黑暗,已是一口一个“共匪”。一个女访民不断把今日的执政党和当年的日寇对比,愤而曰:“共匪就差没有当街强奸妇女了!”

那些“亲民”的官僚一次次舍近求远,在摄像机面前演绎着“亲民”的把戏,可就在“天子脚下”,访民人山人海,行号卧泣,他们却视而不见,个个如同瞎了聋了,一概选择性失明。“铁肩担道义”的国内媒体也同样是瞎了聋了,在强权压迫下纷纷扮出一副鸵鸟的样子。

倘使胡锦涛、温家宝、张德江的独子惨遭虐杀,案发当地是否也能谎言欺世?是否也能悍然剥夺律师、家属、媒体、公众的知情权?是否也能历时两年不做任何实质性处理?是否也能把善后和毁灭证据捆绑在一起?是否也能公然非法在国内剥夺他们的表达权和生存权?

倘使胡锦涛、温家宝、张德江的财产被变相掠夺,或遭遇了其它巨大的不公,京城的各接访单位,是否也能把他们当作皮球一样踢?是否也能把他们撂在雪地中,任他们熬过一个又一个漆黑、寒冷的夜晚,哪怕随时可能冻毙在雪地中,也无人送去一件寒衣或是一盏热茶?

难道胡锦涛、温家宝、张德江们的人权是人权,黎民百姓的人权是粪土是草芥,可以经受公权如此这般无尽的蹂躏或践踏?难道胡锦涛、温家宝、张德江们的亲人是亲人,黎民百姓的亲人是没有知觉和生命尊严的石砾或黄土,在中国可以任由邪恶势力踩踏、杀戮或凌辱?

能让“截访的是人山人海,上访也是人山人海”的景象在京城长期显现,胡锦涛、温家宝们从今往后也就没有资格再奢谈社会和谐、以人为本。一个国家没有一种真正主持正义的力量秉持公道,便意味着这个国家已然沦陷。国家沦陷了,人民也才会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国家信访局前局长周占顺先生曾经说过,上访的人中80%是有理的。有些课题小组在上访村的调查则表明,有理的访民应该不止80%,应该在90%以上。另有资料表明,中国公民到中央的久访案件解决率不到1%。倘使中国没有沦陷,倘使首都依然存在,会是这般的情形吗?

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沦陷了的中国大陆,哪怕是学生在校园内遭人杀戮、农民的土地被成片掠夺、少女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奸杀、老人在大街上遭人捆绑或暴打,也没有真能管事的官员站出来主持公道,或是说上一句公道话。沦陷了的中国大陆,已经没有公平、正义、法律可言,有的只是群魔乱舞,到处可见食人兽最后的凶狂。”(见《廖祖笙:谁来救赎沦陷了的中国大陆?》)官场到处是行尸走肉。

承办奥运会的日期渐近,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假使一如既往抛却首都原有的功能,只是单纯作为一个巨大的秀场存在,那么北京无疑是全世界最不安全的一座城市。此前在北京上访,我了解到许多访民已陷入绝望,奥运会期间北京会发生些什么,目前来说无可预料。

当百姓连年被逼入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的生存绝境时,我们苦口婆心,献计献策,然而北京作为一国之都,又采纳了什么呢?改变了什么呢?当访民潮在京城澎湃不息时,我们反复建言,然而今日的京城仍然是昨日的京城,又采纳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呢?

一个政党在公然背离人民的路上渐行渐远,这样下去,亡党是一定的;一个国家没有起码的省察罪恶的意识,不能一视同仁把国民当人看,这个国家便也将危机四伏;一个国家的首都不能成为创巨痛深者心灵最后的港湾,那么这个国家便也确真沦陷了,有的只是黑暗无边。

首都变异成秀场的同时,国人内心的丰碑便也跟着轰然坍塌。多少访民当初也像我一样,怀着朝拜的心情走向京城,走向这个国家最后能去的救赎之地,然而在这座城市内寻寻觅觅,遭遇的又都是些什么啊。冷漠、敷衍、截访等等,难道也是对受伤百姓的一种疗治和告慰?

胡锦涛先生和温家宝先生就常年居住在这座城市,他们起居和办公的地方,与访民们经常奔走的地方其实隔得不远,可又宛若隔着万水千山。我期望他们能走出“皇宫”,可他们迄今没有去“宫外”解救那些苦难深重的访民。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我替你们感到羞愧!

2008-06-18(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死不瞑目第704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和博客(服务器全在海外,在国内需用代理访问):

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http://liaozusheng.gethosted.info/

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http://liaozusheng.awesomewebspace.com/

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