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屠夫们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


在那次血腥杀戮展开之前,也就是19年前,我正服役于解放军某部政治处,和处里的几个官兵接触了一份红头文件,就此看到了一个独夫民贼的专横跋扈,同时了然独裁者们并不在乎国际舆论。那些学生死于屠杀之后,我黯然泪下,第一次为自己所穿的军装感到可耻。

19年前的今天,不少大学生仅只是因为要求社会改良,呼唤民主、自由和惩治腐败,一个个骤然撒手西去,倒在了弹压之下,或是倒在了坦克车的碾压之下。枪响过后,他们就再也没能回家。作父母的望眼欲穿,也没能等来子女给自己带来欢笑,或是再献上一盏热茶。

就正如我孩子那日出门之后,就再也没能背着书包回家,在楼道里就朗声笑道:“亲爱的父亲、母亲大人,你们的宝贝儿子回来了,你们也不给点掌声,夹道欢迎一下我吗?”夜深人静时,梦君再也不能轻按一下我的肩膀,体贴道:“老爸,别工作得太晚,早点休息!”

19年前的今天,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带到处是血腥的杀戮。独夫民贼的一声令下,使多少家庭因此而破碎。作父母的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孩子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长大,最后却会倒在天安门前的血泊中。黑洞洞的枪口,竟然也能指向成群的孩子!

大屠杀结束之后,由大学生们发起的这次民主运动,被屠夫们倒打一耙,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像花蕾一般娇嫩、单纯的孩子,被法西斯的武装机器碾碎了鲜活的生命,还得背负“暴乱份子”的污名至今。就正如他们当初夺走了廖梦君的生命,还一度试图夺走他的清誉。

19年来,天安门母亲们眼泪哭干,熬白头发,也没能为自己惨遭杀害的子女讨回该有的公道,甚至没有为自己争取到该有的补偿;19年来,海内外的相关谴责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但独裁者们在批量杀死了那许多学生之后,日渐心安理得,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这就正如廖梦君的惨烈遇害校园,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竟然成了“国家机密”,国内媒体噤若寒蝉,律师对绝人之后的惨案完全无法介入,官场从上到下装聋作哑……他们以有形的利刃杀我无辜的孩子,以无形的利刃杀我两夫妇。一个作家被夺走了唯一的孩子,在国内还得被公然剥夺着表达权和生存权。

19年来,嗜血的屠夫并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更没有真心实意忏悔过或是赎罪过。仅在今年,中国的多个省区就又发生了多起流血事件。而四川大批的少年、儿童,近期又死于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和谐”的口号依然响亮,“和谐”的背后,照样充斥着有形和无形的杀戮。

对于天安门母亲们内心的惨痛,我感同身受;对于四川痛失子女的父母们所经受的痛彻心腑,我也同样感同身受。这么多年来,我们像负重的老牛一般,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的重压之下喘息前行,对于种种人为强加的苦难,黎民百姓谁不感同身受?

特别是娇嫩的生命被魔爪悍然扯碎时,任何一个人性未泯的男女,内心深处都将落下泪来。假若顽石有泪,顽石也将流下泪来。而那些把杀戮的枪口和利刃指向孩子的屠夫们,早已完全灭绝人性。在他们公然演绎的残暴、无耻和无赖当中,我们又何从看到其人性的光辉?

他们一定是没有自己的孩子和父母,一定是从石头缝隙中蹦跳出来的!否则,他们又怎至于连孩子也不肯放过?怎至于到现在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怎至于光阴荏苒了19年,还没有得到起码的进化?他们仍是同一副嗜血的嘴脸,在喋血中使用的,甚至是大同小异的套路!

他们在野之时,也曾口口声声要过“真正的民主”,可夺得江山之后,他们立刻就换了另一副嘴脸。他们的同党在呼吁民主的过程中,有个三长两短是烈士,“新中国”的大学生们要求民主,却遭到了铁血镇压,时光流驶了整整19年,那些惨死的学子们依然是“暴徒”。

他们一方面极力渲染着自己的“伟大、光荣和正确”,一方面或把枪口指向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或让我们的孩子在危楼之内接受一体化“教育”并批量死亡,或让无辜的学子惨烈遇害校园,历时690天也死不瞑目……他们一次次这样公然杀人或变相杀人,而后又以无赖的姿态,在如潮的谴责中摆出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就是在全世界人民的注目之下,他们也能狂妄得不屑于洗去满手的血污!

19年了,19年了啊,他们就这样权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任天安门母亲们眼泪哭干、愁白头发,一任惨遭杀害的学子们死不瞑目,一任从枪口下逃生的部分幸存者流亡海外……在这件事上,他们同样是无法向国人交待了,于是他们一如既往耍赖,已是整整耍赖了19年。

他们时而也搬出法律、道德和良知说事,可当他们穷凶极恶杀人或迫害良善时,法律、道德和良知何在?人性都不要了,他们哪里还会去讲什么法律、道德和良知?他们耍赖了整整19年,法律、道德和良知在他们来说,也已抛弃了整整19年——他们并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

这哪里还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靠了人民的供奉把持国家权力者,倒过来杀害人民的子女,这是什么行为?这是白眼狼的行为!世上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国家。一个国家或政党没有一点省察罪恶的意识,没有面对自己的勇气,又如何让国家走向兴盛,让政党走向崇高?

今天,是一个沉重的日子,也是一个人类应该纪念必须纪念的日子。一个国家没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和人权,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成为适于人类生息的地带,也不会走向真正的辉煌。19年前那些学子的鲜血,乃为中国人民的福祉而流为全人类而流,他们永远值得怀念和崇敬!

在这个沉重的日子里,我们同时也要诅咒暴政、鄙视暴政。人类高贵的心灵和意志,永远不会屈服在强权的淫威之下,更不会屈服在屠夫的屠刀之下,杀戮阻挡不住中国人民最终享有民主、自由和人权!在这个沉重的日子里,我们岂会忘记屠夫们还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

2008-06-04(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死不瞑目第690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