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是中国共产党?还是中国无赖党?


自谓“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近期所做的某些事,尤其不与“伟光正”挨边,且显露着一副无赖的嘴脸。一个执政党一次次这样放泼撒豪、自甘堕落,不仅错得离谱,而且令人痛心。我不能不这样问:这个党,到底是中国共产党?还是中国无赖党?

汶川地震,伤亡惨重,党的喉舌不是更多地致力于反映震区人民的苦难和需求,而是卖力地给党官们“抬轿子”,在尸横遍野面前,极力给本组织涂脂抹粉,制造催人呕吐的歌功颂德。如此,便也近似于无赖狂欢于灾难现场了,因为它似乎忘了执政党所该肩负的天职。

这种无耻、无赖、无德的刻意宣传,显系不看时间,不看场合,适得其反,其收效由以下两位论者的一针见血,可见一斑:

“这是典型的本土宣传风格。它继承了中国文化传统,把沉痛的丧事办成了轻快的喜事,也就是把灾难变成庆典,把哀伤变成喜悦,把问责变成感恩,把反思变成赞美,把对生命的珍惜变成对组织的效忠,把对个人善行的感激变成对国家的颂扬。”(见《朱大可:谁杀死了我们的孩子?》)

“虽然我十分了解中共当局控制下媒体的宣传套路,却依然奇怪于他们居然能弄出如此丑陋的一个镜头。要知道,那个领导人在那种场合发表那种又臭又长的讲话,无异于戕害那些被埋在废墟下等待救援者的生命!因为那时地震过去已经整整5天了,那时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幸存者来说都无比的珍贵。所以,那样一个镜头,无疑是在向世人宣示着其主人的残忍!于是,我在鄙视他们的无耻之外,更要鄙夷他们的愚蠢!”(见《郭庆海:无耻的宣传与无耻的坚持》)

现在,党国又在炒作“多难兴邦”了。见过无赖的,没见过这么无赖的!汶川地震发生之时,那些草菅人命的狗官和刽子手们怎么不为“兴邦”略做贡献?怎么不带着妻小和百姓一块经历“多难”,而是个个活蹦乱跳?“多难兴邦”,适用于汶川地震这场空前的人祸吗?

所谓“多难兴邦”,语出《 左传·昭公四年》:“邻国之难,不可虞也。或多难以固其国,启其疆土;或无难以丧其国,失其守宇。”瞧瞧,“多难兴邦”,并非源自类似于汶川地震之语境。预警不力,或对险情秘而不宣,能令国人更团结、国家更兴盛?这是人话吗?

汶川地震发生没几天,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新民党代主席郭泉被当局强行“带走”,这也同样暴露了执政党的无赖嘴脸。郭泉被强行“带走”的当天,还在撰写文章为救灾献计献策。家属问及其罪名,警方称,郭泉没有罪名,但必须被拘留十天,十天后再做处理。

不论当局承认与否,郭泉都已是事实上的中国新民党代主席,他只和执政党的总书记论道经邦,从未让党徒强行“带走”执政党的总书记,或是其手下任何一个官员。执政党在国难当头之时,竟有闲心玩此唐突频道,一者没有胸怀,二者十分怪异,三者着实无赖。“没有罪名”,也能对一个在野党的代主席“必须被拘留十天,十天后再做处理”,中国还要不要稍微讲一点人权、道德和法理了?执政党还要不要一点矜持了?对一个在野党的代主席、大学教授毛手毛脚至此,不仅执政党的脸上不够好看,也是国家的耻辱、民主的倒退!

中国的人权状况而今恶劣到了怎样的程度,世人有目共睹。海内外有一些批评或是抗议,不足为怪。可某些党官和新闻发言人,前段时间又说了些什么屁话呢?党的各种喉舌连篇累牍,误导的又是什么呢?如此,是否有益于事态的平息,以及形象的“修复”?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党的创始人之一毛泽东所说的一句至理名言。当被压迫者出于自卫的本能群起抗议时,压迫者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抚心自问,悔过自新。不迁善远罪,反以“内政”之说强词夺理,这是啥态度?对人权的尊重,又何来的国界之分?

面对危机,不致于从根本上去化解危机,反而极力煽动极端民族主义,并拿“爱国”说事,制造新的危机,就更是失策。搞“试看今日的环球,已是赤旗的世界”,在别国首都骨肉相残,乃对中国国际形象严重的损毁,对国人的爱国情怀,也造成了某种程度的误导和蹂躏。

拜伦说:“爱国英雄给民族带来光荣,专制暴君给民族带来灾难。”塞缪尔·约翰逊说:“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冉云飞说:“为了转移国内民生视线,‘爱国主义’是无赖政客最后的救命稻草。”我就不说什么了,常玩儿“爱国”的我党,自个比照去吧。

一个孩子的死不瞑目,把某些无赖的嘴脸更是映照得无所遁形。常态情况下,廖梦君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能是什么“国家机密”?亮出铁证,对执政党能有什么损失?然而,我向党政官员苦苦申诉了几百天,遍见装聋作哑。那一副副官场可鄙的嘴脸,与无赖嘴脸何异?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主要问题不在佛山南海,没有位高权重的狗官在幕后作恶,案发当地没有胆量如是嚣张,他们也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剥夺一个作家话语权的能量。假使仅只是单纯的刑事案件,执政党大可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大大方方主持公道。我在本月初写下《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现在已是月底了,世人看到的,也还是一副僵尸党的模样。怪哉,要自证清白,竟是如此的困难。

虐杀一个无辜的小孩,之后堵塞司法途径,在截访中也一次次对我夫妇俩进行非法绑架,并在国内剥夺一个作家的表达权和生存权,这显露的不是恶棍无赖的作派,又是什么?谁在主管中国的意识形态?谁有能力封删我几十个网站,并令媒体噤若寒蝉?谁能操控公检法?

我向党的总书记以及国家总理苦苦申诉了这么长时间,他们管了这事没有?他们日理万机,难道他们手下的各级官员也日理万机?难道永远这么耍无赖下去,就能权当绝人之后的惨案没有发生过?就能令我党更加“伟大、光荣、正确”?还要不要一点起码的脸面了?

请回答:这个党,到底是中国共产党?还是中国无赖党?

请回答:这国家,到底是宜人生息的人间,还是群魔乱舞的地狱?

2008-05-29(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684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