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天灾人祸屏声敛息逼近苍生,在人类发展史上已是史不绝书,而今也还在不时延续。2008年的5月12日午后,我和妻子从外面回到家乡,感觉天空还像往常一般湛蓝,并无一丝异样的云彩;感觉脚下的土地,依然若过去那样坚实而又富有温情。然而,就在同日下午2时28分,四川龙门山地震带发生了7.8级地震,山崩地裂中,震区的城镇化为废墟,当地的百姓一生九死……为之震惊的,何止是我的父老乡亲?那一刻,整个世界俱为那一片片废墟以及大量消亡的生命而颤栗,而呜咽。

那是怎样的一种惨象啊!废墟、鲜血、尸骸、惊惧、哀号、恸哭等等,宛若一颗颗连续发射的子弹穿透了这个多事的年份,也穿透了无数海内外华人本已伤痕累累的记忆。大自然以柔情的一面,赋予给人类恩惠无数;也以如此狰狞的一面,告诫着人类对天地间的某些规律和变数,必须保有足够的敬畏之心,来不得丝毫的疏忽和怠慢。2008年的5月12日,就那样成了人类史上又一次永远的痛!呜呼,让我们一同起立,为这次大地震中的天年不测、舆死扶伤而沉痛默哀!

汶川地震之后,苍天再一次黯然垂泪。淅淅沥沥的雨滴,其实难于承载人世间的创巨痛深。记得梦君惨烈遇害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那晚,也一样是狂风席卷、雷雨倾盆的。面对这一次次本不该有的天灾人祸,“天若有情天亦老”。

“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也是如此。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所以别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而鸣。”在这个黑色的五月,约翰·多恩这番语重心长的告诫,又一次沉重地回荡在了我们的心头。

也许,就在汶川等地发生大地震的时刻,你像我夫妇俩一样,正置身故乡的某一隅,或与亲友共话家常,或以寻常之心感知着故乡熟识的种种。然而,对一部分四川的儿女而言,他们虽然因为在外求学、打工、出差、经商等等,侥幸逃过了这次无妄之灾,但他们却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家乡——他们的家乡在这次的山崩地裂中,已经化作废墟了!他们不但失去了家乡,而且相当一部分人还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父老乡亲!这是一种怎样的惨痛啊,惨痛至此,要到何年何月能够抚平?

家园化作废墟之后,固然可以重建,但对幸存者来说,却永远不会再有了记忆中悠长的小巷;罹难的生命,再也无法复制或复活;年幼的孤儿,再也没有了自己亲生的父母……汶川地震,注定会是一种永久的痛。负伤的心灵,将岁岁年年伫立在废墟前呜咽,就若那分撕心裂肺的惨痛,注定将贯穿到我也倒下的前一秒!

痛哉,汶川!痛哉,中国!何时才能告别这样的梦魇?何时才能不再听到废墟前的呜咽?



人世间有形和无形的废墟,是经常存在的。

汶川地震次日,一位美籍华人急得跳脚,给我挂来越洋电话,对祖国谢绝国际地震救援组织来华协助搜救表示强烈不满。我和她的共识是:至少得让日本的地震救援组织来华协助搜救,因为日本是一个地震较为频繁的国家,他们对震后搜救幸存者应该有丰富的经验。这时候,应该把政治问题全面抛开,集结一切能集结的力量,救人要紧!

郭泉先生在当天发表了《拒绝国际地震救援组织来华协助搜救是极不明智之举》,文中称:“……中国民政部副部长罗平飞表示,目前未适宜接待外国救援队协助搜救。但中国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王振耀表示,愿意接受捐赠款物。经查,中国发生地震灾害后,美国、欧盟、日本、英国、德国、以色列、罗马尼亚、智利、墨西哥、葡萄牙、阿富汗、塞浦路斯、西班牙等政府领导人和相关政府机构,向中共政府领导人和有关部门表达了慰问并提出了援助的意愿……”

这实在令人有些想不明白。灾情严重,人命关天,这种时候竟然“未适宜接待外国救援队协助搜救”,这又从何说起呢?怎么个“未适宜”法?想不明白。

这次回乡,我没带上自己的电脑,因此上网有些不便,关于震区的信息,更多的只能是从电视屏幕上获取。我看到震后几十个小时了,救援工作还没有全面展开;看到温家宝总理在灾区现场指导工作,也留意到了他的两鬓飘霜;看到温总理对工作人员说,要赶紧解决运输的问题,把食品快些运进来;也看到温总理对一个哭着的女孩说:不哭,很快就会有吃的了……

之后我又看到这样的信息:

“现场记者还目睹了救人心切的温总理罕有地发怒:当温总理接到电话,听说由于桥梁倒塌,彭州市10万群众被堵在山中,救灾人员和物资无法运入时,总理在电话里大喊:‘我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只要这10万群众脱险,这是命令!’之后他把电话挂了。”

“总理向前往汶川的登机部队领导发出指示,‘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对于这些信息,我不想做任何文字上的解读。这些天我久久无法入睡,眼前一会儿是那一片片的废墟,一会儿是瓦砾中一具具惨不忍视的学生遗体,一会儿是梦君血肉模糊的尸骸……有泪珠在我的眼角滚落,我的心底不止一次叹道: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的7名官员来到了我的家乡。5月15日上午,家乡的官员通知我下午要和广东的人见面。

同日上午,网友挂来电话,又和我说起汶川地震,要我“赶紧把笔动起来”,我说:“这个事我是一定要写的。”可挂断电话之后,我在内心反问自己:从文这么多年了,文字到底改变了什么?写了又有什么用处?

汶川地震导致无可复制的生命大量消亡,但随着岁月的流驶,淋漓的鲜血会被再造的“繁华”替代,一如几十年前的唐山大地震,20多万条生命毁于一夜之间,也并没有给这个“健忘”的民族带来该有的长进和警醒。倘使“赶紧把笔动起来”,就能让汶川少流血,我想任何一个良知未泯的中国作家,在这种时候,都愿意周而复始从旭日初升,一刻不停写到夜幕降临。

倘使“赶紧把笔动起来”,就能改变眼前的现实,中国百姓连年来所面临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也就不至于一仍旧贯,我的孩子也就不至于枉死,我夫妇俩也就不至于到今天为止,还被丧尽天良的掌权者玩弄在掌心,忍受着种种非人的折磨。

倘使“赶紧把笔动起来”,就能让中国人民免于苦难,免于种种的天灾人祸,总理也就不至于像救火队队长一般,一会儿出现在矿难现场,一会儿出现在雪灾现场,一会儿出现在汶川震区……在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温家宝总理谈到:“加强对现代条件下自然灾害特点和规律的研究,提高防灾减灾能力。” 可当灾害再次来临时,总理一样得走出中南海,一样得亲临现场,事无巨细操心个没完没了。

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只要这种令国家机器不断被动运转的体制没有改变,只要公众零成本的监督依然无法到场,这样的局面就不可能有大的改变,这片土壤也不会拥有通过文字改良社会的必备元素。在某些问题上“赶紧把笔动起来”,其结果要么是枉费工夫,要么是招来无妄之灾——这已经是有无数事实印证过的,在此无需赘述。

这天下午,我夫妇俩参加了与南海方面的座谈,我们还是感觉不到对方的诚意。其中一位官员反复告诫我3点:1.面对现实,接受事实;2.多考虑自己以后的生活;3.不要再做反国家反人民的事,那样对自己绝对没好处。我的内心由此越发悲愤,把此前写过的所有文章在脑海里粗略地过滤了一遍,也没发现自己哪篇文章是在“反国家反人民”,这帽子扣在我头上,竟然不怕张冠李戴了?

我的眼前再次晃动着汶川的惨象,以及梦君血肉模糊的尸骸,内心也再次响起这样的悲鸣: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在家乡小住的日子里,我在街头遇及一个校友,倘使不是对方热情地拉住我的手,说出一些同学的姓名,我几乎想不起这位校友。后来我了解到,他贷款50余万元为妻子治病,这样的负担,给一个凭工资吃饭的人带来了怎样的人生煎熬,可想而知。

离开家乡后,我又从海外的一些中文媒体上了解了一些有关汶川的信息。梦君遇害次日,多家媒体采写的新闻稿被一纸“封口令”尘封,我在国内媒体、博客和热门论坛的发言权被完全剥夺……从那以后,我便习惯了凡事尽量去审视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严酷的现实教会我重新认识这世界。

我宁愿相信海外媒体披露的某些消息是“谣传”,但在我看来,汶川地震导致当地人民死伤如此惨重,不论震前是否已经监测到地震将至,相关责任人都已是罪大恶极。2005 年11月26日上午8时49分,江西省九江县与瑞昌市交界处发生5.7级地震,我曾为此写过一篇短文,题为《江西地震预报何在?》,在这里,我要节录该文的一段话:

“据中国地震信息网介绍:70年代末,我国的地震监测能力在部分重点危险区就已基本达到监测6级以上地震的能力。全国的监控能力目前可达ML≥4.0级地震。可江西达到5.7级的地震,怎么就没能监测出来呢?这回地震预报缺失的根源何在,值得深究。”

在此,我们同样可以做这样的追问:汶川地震达到7.8级,怎么就没能监测出来呢?这回地震预报缺失的根源何在?

7.8级地震无疑>4.0级地震,应在我国的地震监测能力范围之内。汶川地震虽非人力所能避免,但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原本应该是不难做到的。然而,震区的惨象却是如此触目惊心,谁该给那许多亡魂一个该有的交待?谁该给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一个该有的交待?

人民的生命高于一切。在危及生命的自然灾害和社会灾害面前,任何搪塞的说词都是经不起追问的;任何“正面宣传”,也都是化解不了幸存者内心巨大的悲伤,更是无法让罹难者死而复生的!如何避免类似的悲剧一再重演,当是一个值得深思且无可回避的问题。

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我不过是一介文人,而且是一个饱遭迫害、言说场地十分有限、心如死灰的文人,我能为震区百姓所做的事非常有限。在这里,我要说的也只能是这样一席话:

人命关天,在这紧要关头,一切有能力减少灾区损失的相关部门,应该抛开不急之务,抛开花拳绣腿,抛开本末倒置,以救人为重,以抢救、抚慰幸存者为重!震区少一个遇难者,国人就少一分永久的痛!

向所有奋战在救灾第一线的党政官员、干部群众、解放军官兵、医务人员致敬!向所有为震区百姓献爱心的人们致敬——不论您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为这次的死难者沉痛默哀!

为以往被杀害或被变相杀害的死难者沉痛默哀!

愿“痛哉,汶川!痛哉,中国!”之类的悲剧,在中国大地不再重演!

愿五月的和风,及早吹散那废墟前的声声呜咽!

2008-05-17(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672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wesomewebspace.com/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ack111.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