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党国的心怎能是铁铸的?


在专制的王朝里,因为公共监督的管道和能量被边缘化,公共权力始终得不到全民的有效监督和制衡,人民的福祉和各种合法权益,因此自是若风中飘摇的弱柳,基本上难有恒久的保障。沿袭了60年的体制格局和历代专制王朝相比,于总体框架而言并无明显改观,只是原本属于公共权力范畴的国家权力,由一家私有变成了一党私有而已。在这种格局下,人民的福祉和各种合法权益要想不被埋汰,不仅得寄望执政当局勤于政事、公听并观、廉洁自律,而且需要党国含仁怀义,具有稳定的民本思想。这是毫无疑问的。

党国提出了许多具有民本思想的口号,譬如“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譬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譬如 “三个代表”,譬如“坚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我愿意相信党国提出类似的口号,初衷良善、居仁由义。但因整个社会体系长期以来,基本上也就是建立在 “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基础之上,可能许多时候事与愿违,难于面面俱到。就正如我曾经说过的那样,说到底这样的监督机制,也还是左手监督右手,一者疲于奔命,二者存在盲点,三者公权暧昧。是故党国要克爱克威、深仁厚泽,便也常常是无可企及。

这是有无数事实可以佐证的。党国连年来 “加大反腐败力度”也好,以其它方式熬油费火亦罢,再加上社会各界的伤心蒿目和大声疾呼,也并没有能改变得了某些不该有的现实。见多了种种目不忍视、耳不忍闻的人间惨象,加之我一家深陷在这般深不可测的沼泽地里659天,有时我内心会忍不住这样发问:党国的心怎能是铁铸的?当然,我知道这或许是我错怪了党国的缘故,我知道党国一向是“人民的利益至上”,一向是“坚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也一向是“立党为公”的。

但我内心的疑问还是盘旋不去。我不明白除却压在国人头顶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等等大山,到底有多难。也许是我当真“站着说话不腰疼”吧,我总觉得要搬去这几座所谓的大山,更多的不在于操作层面难易的问题,而在于认识层面和利益分配层面的问题。我了然“卑贱”的人群,在专制的王朝里是不能有过多奢求的,但我同时也坚持常识:那些人群哪怕苦命若工蜂,也有外出采蜜的权利,有学习采蜜技能的权利,有采蜜归来歇翅蜂巢的权利,有及时疗治伤痛的权利……当我见多了一再逼良为娼、逼出人命的现实时,我的眼角已不再溢出泪花,在讶异党国的心是否铁铸的同时,也为喘息在“盛世”的人民深深叹息。

我知道党国“为了人民的利益”,也一样是终年若苦命的工蜂忙忙碌碌。可当我在京城看多了访民的惨象时,我又禁不住在内心发问:这样的人间惨象到底要演绎到何时?特别是当我亲眼目睹有的访民冒雪露宿在京城,我和一些论者苦苦呼吁,也无公门中人为他们送去一件寒衣,甚至一杯热茶时,我的内心已趋近愤怒:党国的心怎能是铁铸的?亚肩迭背的访民饱遭地方黑恶势力的凌辱,走投无路,最后怀着朝圣一般的心情来到京城,结果却往往遭到公权的非法绑架或加倍凌辱,如此周而复始,我也同样趋近愤怒:党国的心怎能是铁铸的?

我奇怪在这样的“和谐盛世”,竟有人不自量力,前赴后继要什么民主、自由和人权,或像我一样讨要活着的权利。党国是宽仁大度的,但党国也是时常椒焚桂折的。君不见这年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屎盆子甩得满天飞,一会儿张三领刑3年半,一会儿李四入监5年,一会儿王五失去人身自由半年多,也“还在侦察阶段”……他们不过是爱坦诚说话而已,不过是不甘成为唱诗班成员而已,不过是想活得像空中的鸟儿一般,有一片属于自己自由的天空而已,哪个吃饱了撑的,哪个真想要“煽动颠覆”谁的“国家政权”来着?然而,这些从井救人者,却因为爱说话一去就是多年,有些甚至遭受酷刑,别说照顾不了妻小,就连见妻小一面也难!《汉书 ·艺文志》曰:“仁之与义,敬之与和,相反而皆相成也。”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面前,竟有人曰:“中国是法治国家”。呜呼,党国的心,真不是铁铸的!

我孩子廖梦君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跳楼自杀”或“不慎坠楼”659天了,我以文为生的权利被剥夺之后,也还面临着一个怎么生存的问题。党国是仁慈的,总有官员劝我说:“你别‘一根筋’了,我们没法给你变出一个梦君来,你还是接受‘资助’吧”,或“孩子活不过来了,现在也只能是考虑怎么从经济上去补偿你”……见多了“和谐盛世”的种种,我也不敢再奢望谁来为梦君主持公道,可当我夫妇俩虑及奥运会将至,可怜兮兮希望至少能让我们重新展开生活时,党国的某些官员又故伎重演了,又要我们“拿出依据来”,已经是“依据”600多天了。行啊行啊,只要你们不感觉脸面发烫,我把“依据”和“协商解决”的全过程,悉数公之于世都成,我一生坦荡,无事不可对人言。但你们,是否也能坦荡地给我一个凶杀案也能“协商解决”的依据?呜呼,党国的心,真不是铁铸的!

……

泱泱大国,治国安邦,固然需要恩威并施,也必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缺憾与盲点,可当我们见多了槌仁提义、动心忍性时,往往一片茫然,不知怎样才能启瞶振聋,从而让某些人群得以走向新生,从而让这个国家还真像一个国家,让种种的血与泪不再凝结成不该有的现实。我相信国人总体渴望看到沐仁浴义之下,万众一心衔环结草,渴望执政当局即便不能做到急吏缓民、束杖理民,至少也能同施仁爱、博施济众。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不堪,令人郁郁累累!德輶如毛,“和谐盛世”,本不该有这样的追问啊:党国的心,怎能是铁铸的?

2008-05-04(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659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ack111.com/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若被屏蔽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