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庸政—惰政—暴政—仁政—善政


中国几千年来的所谓进化史,实质就是一部原地踏步史,因为它始终没有用一种博大的胸怀和飞跃的姿势,跳出千百年来周而复始的某些轮回。在大同小异的轮回中,受苦受难的一直以来是黎民百姓。元朝礼部尚书张养浩的散曲《山坡羊·潼关》,因一语写尽百姓在专制轮回中的万般辛酸,故而流传千古,传唱至今:“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只要中国仍在专制王朝中原地踏步,乱象丛生在所难免,百姓的苦难也注定还得史不绝书。

中国有句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话,曰:“治大国若烹小鲜”。然而仰观俯察,执掌朝政者相对而言,行的更多的是庸政,故而也往往导致某些社会成本的增高。天下为公是一种美好的社会政治理想,可惜到目前为止,这种理想在中国还没有实现,治理国家从古至今俱为特权,不是为一家私有,就是为小集团所有,这便也注定了它的执政智慧只能是坐井观天。为什么在民主国家简单利索1+1=2,在专制王朝里却常常是1+1=9999.99,高居庙堂者面对再简单不过的某些“算术题”,往往是一筹莫展、束手无策?因为你行的是庸政。文武百官当朝议政也好,小集团密谋国事亦罢,都不如全民拨打算盘来得快。

专制王朝有一种本能抗拒社会群体智慧的遗传基因,不讳之朝鲜有,由是“怀其宝而迷其邦”,便也不以为奇。专制王朝在唯我独大、跋扈自恣的同时,也常常走进了困顿自我的迷宫,在迷宫里千回百转,却总也走不出迷宫。专制王朝婆婆妈妈,什么都想管,可又什么都管不好。相反,民主国家因为在决定国家命运的时刻,以及在日常管理国家事务方面,能最大限度做到集思广益,尊重个体意志和全民智慧,从而使每个人天然成为自己的主宰,同时也纷而成为推进国家朝前发展的一分子,如此,国家这艘大船航行得便也快一些,触礁的危险便也少一些。中国“发展”至今仍然是“发展中国家”,这与迄今尚未脱去专制的长袍,一如既往行的是庸政,也是不无关联的。

庸政行得久了,国家就渐趋百病丛生。但在专制王朝里,因为该有的监督机制和问责机制形同虚设,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掌控国家权力的那些人,便也感受不到该有的社会压力,总以为踏故习常维持现状,便能若东方不败的日月神教一般,永远陶醉在“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眩晕中,以为国家权力哪怕沦落成了维持会,也足以把掌中江山在一家私有或小集团中代代相传。况且在专制王朝中,像日月神教那样拜倒在权贵面前的趋炎附势之徒不乏,他们为谋取蝇头小利,或为苟安一时,不断强化着“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献媚之声,这便也使得挥刀自宫的东方不败更加自我膨胀,在行惰政中晏安酖毒,“从此君王不早朝”,渐行渐远。

昔时弄臣和珅使出浑身解数,帮助迷失自我、甘行惰政的君王找快活,并积极为其遮丑,今之“弄臣”为行惰政者打掩护的本事,也是非常了得的,譬如媒体迫于强权报喜不报忧,譬若互联网上高高耸立的那面“伟大的墙”,譬若各级官员欺上瞒下……“一不小心”,这个民众活得前所未有憋气和累乏的世道,就被大大小小的“弄臣”们吆喝成“和谐盛世”了,差点就没赤裸裸吆喝“日月神教,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了。而中国百姓所面临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等等,仍在行惰政中继续。

中国史上以别样方式吆喝“日月神教,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帮闲不知凡几,但结果给统治者帮的都是倒忙。百姓所面临的苦难真实存在,并不会因为帮闲的起劲吆喝就减少。于是,民间便渐渐积蓄了这样或那样的不满,肉食者也渐渐发现了这些不满,但在行庸政、行惰政中走得远了,已是积习难改。于是,异状呈现,肉食者们的那股坏脾气又来了,要“贱民”们收声,要无条件服从,否则就暴政侍候。孰料这非但于事无补,反而更加激起 “贱民”的愤怒和反感。于是,暴政在坏脾气和权力傲慢的驱使下,也更加变本加厉,进入恶性循环——官曰:“你要?我偏不给!”民曰:“你不给?我偏要!” 官民对立就这样开始了,暴政就这样渐渐成形了。

暴政成形之后就积重难返,更加心浮气躁,更加脾气恶劣,更加权力傲慢,于是或君子之怒,伏尸百万,或横征暴敛,以各种残暴方式虐民成风。终于有一天,民众再也忍受不了暴政的残酷对待,于是就有了当时的“正义之师”,有了墙倒众人推的揭竿而起。“替天行道”之下,也就有了一时的“仁政”。但绝对的权力是必然要导致绝对的腐败的,“仁政”在专制的固有轨迹中奔行不了多久,因为权力得不到有效制衡,执政品德渐渐败坏。贪图享乐始终是人类的天性,而高居庙堂者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他们也有享乐的需求,也有对权力的迷恋。于是,庸政又来了,惰政又来了,暴政又来了,又有了一个一时的“仁政”,完成了又一个轮回。

几千年来,中国就是在这样的轮回中磕磕碰碰、砍砍杀杀中走过来的,这样的轮回,何时是个尽头啊。为什么这个国家“发展”到今天,撩开那件唯一的“经济腾飞”的破裙裾,也还是满目疮痍,还是民生多艰,还是人权状况恶劣得就跟没有国家存在一般?回眸凝望我们从怎样的历史中蹒跚走来,再看看沿袭的是一种怎样的社会制度以及“安邦”之本,任何人都不难找到清晰的答案。贴个 “和谐盛世”的标签,或是以任何方式无视现实,耍一些类似于吆喝“日月神教,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套路,于民何益?于国何益?于世界何益?

必须以善政把不该有的轮回就此打住。血雨腥风的日子,不是官方所想要的,也不是民间所想要的。我所说的这个“善”字,不单包含了在制度保障下的善待人民,也还包含了在制度保障下的国家善治。一个真正善治的社会,一定是脱去了专制长袍的社会,是愿意亲近民主并坚决捍卫民主的社会。你可以用各种歪理无视民主制度的优越性,也可以继续认为民众的“素质低”,但你否认不了种种的事实:没有哪个民主国家有这么多国民冤无可诉、惨不忍视;没有哪个民主国家是绝大多数的人群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没有哪个民主国家的公权力敢像中国的公权力这样横行不法、肆意妄为;也没有哪个民主国家承办奥运会,光是在火炬传递的过程中,就弄得世界各地鸡飞狗跳……泱泱大国不堪至此,不予反省的话,只怕是连神仙也难救赎得了中国!

“当今之时,万乘之国行仁政,民之悦之,犹解倒悬也”(《孟子·公孙丑上》),没有制度的保障,昔时的“仁政”今又安在呢?对一些渐近成熟的社会制度视而不见,抱住“中国特色”的裹脚布不放,一者不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二者“解民倒悬”也将无休无止!从某种层面来说,CNN的那位主持人实为旁观者清,指出了一部分我们所需面对的问题,全无必要对其展开如是“围攻”。一个民族倘使连面对自我的勇气也没有,那么“屹立世界之林”就永远只能是一个梦想,只能裹着发臭的某件长袍,或孤芳自赏,或顾影自怜!中国只有融入世界走向世界,才能让人民彻底脱离深重的苦难,才能避免不该有的轮回,才能在社会进步方面得到快速的进化!

2008-05-02(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657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ack111.com/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若被屏蔽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