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亡国奴们的“爱国热潮”


被党天下绑架在资讯孤岛上的芸芸众生普遍看不到一枚硬币的正反面,有时难免会对事物做出片面、肤浅的判断,容易脑袋发热,成为人家手中的提线木偶。又或者,久遭压抑,胸有悬镜,但碍于风雨如磐,只得隐忍不发,适逢孤岛岛主在令人窒息的日子里,提供了一个默许宣泄、可以玩儿的地带,于是便也上前嘻嘻哈哈凑个热闹,跳跃舞蹈,畸形并晦涩地排遣自我久违的“爱国热情”。

最近在我国多个城市家乐福门前上演的“爱国热潮”,极为怪异,往深层看,孤岛岛主和岛民在“爱国热潮”中各取所需,于是闹剧得以敲敲打打上演,并保持继续。可敬家乐福总裁在这出闹剧中,风度款款,在声明“家乐福集团从来没有,将来也不会做任何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情”之同时,也表示:“我尊重在此过程中,你们自由表达反对的权利,并祝福中国人民永远拥有此权利。”

每个勤于思考、细作辨析并真正心系国家前程的中国公民,都应该在家乐福总裁的绅士风度面前,感到羞愧并表示敬意。中国公民向往拥有“自由表达反对的权利”,但我们知道在这片专制已久、害怕反对的土地上,国人要拥有此权利,或需一个漫长艰辛的过程。以抱薪救火似的旁门左道,化解不了种种潜在的危机,要让我国走向辉煌并步入正轨,最终还得向先进体制和普世价值靠拢。

之所以说这次上演的“爱国热潮”极为怪异,是因为家乐福不过是一家从事商业经营活动的企业,我料定它无心搅和政治,也没有胆量在这样的国度给中国的国旗“降半旗”。加之在民主国家,媒体和公众自由行使其表达权,司空见惯,应不至于引起国内民众激烈反应。抵制家乐福当然也是一种表达,可当这种表达到了风起云涌、夜以继日、为之疯狂且无以阻碍的状态时,就夸张了不是?怪异了不是?

那些在家乐福门前久聚不散的“爱国青年”,是怎样的人群怎样的心态呢?难道抵制了家乐福,如此“爱国”了一番,就能让我国不再百孔千疮,就钉是钉、卯是卯了?就不用岁岁年年再反腐败了?你从今往后就享有各种天赋人权了?就拥有选举权或罢免权了?就看得起病、上得起学、买得起房了?就涨工资了?股票就不跌了?没日没夜耗在那,你不用上班了?不用上学了?不用在家带小孩了?不用陪老婆看电视连续剧了?不用约会异性朋友谈情说爱了?…… “爱国”爱得忘乎所以、高烧不退,你也太“那个”了不是?

在这个举世无双的“和谐盛世”,中国的人权状况、生存情景已经恶化到了千年未见之境地,要让这个“吃人”的社会有所改变,一方面需要执政当局良心发现、检点自我、倾力矫正,一方面也需要国际社会在人类普世价值的框架下,走近中国,有效监督。而中国境内家乐福门前上演的“爱国热潮”,却让行惰政、行暴政者隔岸观潮,抽身而逃,也让世界对中国的关注顿觉心寒齿冷,觉得你这个国家不可救药。

爱国,不是“窝里横”,不是在家门口拿一两家外商发泄心头的无明火;爱国,不是一遇到别国谴责我国不尊重人权,就恼羞成怒没头没脑起哄,叫嚣要联合抵制某个国家的产品;爱国,不是遑顾同胞疾苦,不是旁顾左右,更不是避重就轻!倘使硬要扯淡,把无端影响人家的正常营业解读为“爱国”,那么我要说:这次上演的所谓“爱国热潮”,并不值得亡国奴们去搅和,别被人当枪耍了还乐呵呵。

国在哪里?国已不国,国已经亡了!从这个国家公然抛弃弱势人群的那天起,中国就已经被权势集团和利益集团所攻占。各种代表国家权力的行政机构,在沦陷后纷纷发生变异,百姓行号卧泣,冤无可诉,整个国家已经不再像是常态意义上的国家,不过是徒留了个“国家”的空壳而已。举目四望,这些年来这个国家主持正义的力量在哪?视如己出、善待人民的力量在哪?满目悲凉和畸形,国已不国!

你在家乐福门前和一些不明身份的人一块闹事,你口口声声喊着“爱国”,却可悲地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成了亡国奴。民众在新形式侵略者的铁蹄之下,或苟且偷生,或撒手西去,在各种变相的掠夺和压榨中,已是被不知不觉逼入了生存绝境的边缘。你自然也不例外,当牛做马几十年,死到临头,才惊觉自己不过是为了拥有看病、上学、卖房等等最基本的权利,在大墙之外服了几十年的苦役!

无以数计的下岗工人和失地农民朝不谋夕、清灰冷灶,你不进行爱国表达;数量如此之众的国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你不进行爱国表达;京城访民屯街塞巷,血泪成行,你不进行爱国表达;许许多多原本清纯娇羞的良家女子迫于生计,在花街柳巷含泪典卖自我,你也不进行爱国表达……而这回,你到家乐福门前玩儿“爱国”游戏了,这“国”,你“爱”得只怕连自己也能觉出矫情和累乏。

无人否认作家廖祖笙的爱国热情,可自从我的独生子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竟申诉无门,且在国内媒体和热门论坛再“无权”为苦难的中国百姓呐喊,我便意识到这不是我的国家,也不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国家。当我痛彻心腑,甚至被反动势力连续数月逼迫得行乞街头时,国在哪里?党在哪里?这个“党国”,许多时候让人没法爱啊,要爱,也不是神经兮兮跑到家乐福的门前去“爱国”!

惊回首,“国破山河在”,城墙上飘摇着“和谐”、“盛世”的两面破旗,国已经亡了,你我已是亡国奴!而某些城市家乐福的门前,极之可笑连续上演着亡国奴们的“爱国热潮”。这多像是一出木偶剧——政治小丑和人权恶棍们在手忙脚乱扯线条,“愤青”在被扯动中,口干舌燥如是狂呼:“爱国!爱国!抵制!抵制……”喊吧喊吧,但愿你们某天终于喊出了一片新天地,终于不再是亡国奴!

2008-04-21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yoyohost.com/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目前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