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总算是读懂了他们所谓的“和谐”


他们大量批发拌有蜜汁的口号,这些年批发得最多的就是“和谐”。原以为“和谐”是以务实的态度和春风化雨般的柔情,实现社会公平,促进整个社会的良性互动和有效整合……结果纷纷判断失误,在血与泪凝成的现实中,世人总算是读懂了他们所谓的“和谐”。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向北韩学习,向古巴学习,在意识形态上实行更为残酷的管制,在劫持了传统媒体之后,不惜大量抛洒纳税人的血汗钱,以尖端技术和人海战术转而劫持互联网。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不择手段掩盖罪恶,是“互联网是我家的”,是国人哪怕负屈衔冤也得用代理软件到国外去诉说,是用 “网友”的姿势将人们的认识模糊化或扭曲化,并人为制造信息孤岛。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内外有别并选择性失明,是非洲人民的苦难看到了,印尼发生海啸看到了,朝鲜缺粮看到了……本国人民多年喘息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等等大山之下,却偏偏“没有看到”。原来他们所谓的 “和谐”,是在国际舞台上扮演阔佬,在国内舞台上表演哭穷。是动辄对外免债几百个亿,对内吝啬若葛朗台,哪怕民众病卧床头,也得领受“人民医院”的趁病打劫。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以每亩2.5万元的价格强征农民的耕地,而后转手以每亩500万元的价格售出牟利。原来他们所谓的 “和谐”,是以“城市建设”等名目变相掠夺民众祖传的家园,而后再给点象征性的经济补偿……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从某些事关民生的决策上,悄然完成权势集团和利益集团的共为脣齿,进一步批量制造房奴、医奴和学奴,是对外挥金如土,对内残酷压榨。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周期性发作,千里迢迢“访贫问苦”,每次“亲民”的表演无一例外在电视、报章定格成某种美丽的传说。可当合法权益遭受严重侵害的民众哭诉无门,寄望“青天大老爷”秉持公道时,“亲民”的“公仆”垂头塞耳。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会堂之内衒玉自售、掩过饰非,会堂之外愁云惨雾、怨声载道。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哪怕部分访民冬夜冒雪露宿京城,也没有一个“公仆”去过问这事,更没有一个“公仆”为雪中的访民送去一件寒衣或是一杯热茶。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默许或纵容一部分人欺压另一部分人,是把国家的首都变成一个巨大的秀场,任由访民行号卧泣、乞哀告怜。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滥用公权,以野蛮截访等手段,毛手毛脚扯一块大花布,捂住生疮或流脓处,讳疾忌医,并对国际社会抢白道:“谁说我的身上生疮或流脓啦?你看我的皮肤多白皙,我的胳膊多粗大,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中国可是一个法治国家!”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希望人人成其为手中的提线木偶,只能信仰他们自己也未必就真信仰的“共产主义”,不能信仰点别的什么主义。他们自己干着种种邪恶的勾当,却习惯于凭借手中掌控的各种公共资源,为自身造势,横刀立马占领着“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居高临下指摘这拨人“邪恶”、那拨人“胡闹”,同时启动国家机器,长期残酷迫害某些手无寸铁的信仰群体。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要黎民百姓甘于受压迫、受凌辱、受杀戮、受掠夺,把专制的狼牙棒挥舞得龙行鹤舞,把“杀鸡儆猴”的那套把戏耍得炉火纯青。在这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屎盆子甩得满天飞的非常年月,一些崇尚民主、自由和人权的男女或身陷囹圄,或以别样形式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与“国家政权”,同民主、自由和人权“天生有仇”。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擅长创造世界“奇迹”。他们把持着舆论工具,把持着左手监督右手的公权力,在任意颠倒黑白、一手遮天的路上渐行渐远。他们一边像和尚诵经一般念着“和谐”的紧箍咒,一边在创造“奇迹”方面阔步向前、推陈出新:一会儿清纯的处女成了被罚款的“卖淫女”,一会儿喇嘛无端成了“暴徒”,一会儿耿直的作家成了“撒谎者”,一会儿维权者成了“精神病”……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精心选点,隔山打炮,杀了为民请命者的孩子,指鹿为马,泼以莫须有的污水。当弥天大谎再也难于欺瞒人心时,他们惊惶地搬出“国家机密”作说词,封博客,封网站,在搜索引擎上做手脚……把作家逼成乞丐,令他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申诉无门。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剥夺一个耿直作家的表达权和生存权,摧毁其家庭和人生,制造史无前例的“震慑”标本。

原来他们所谓的 “和谐”,是血淋淋的凶杀案也能一次次看人下菜,把对方当成二百五来“协商解决”。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光天化日之下剥夺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和名誉权,公然践踏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司法尊严。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滥用公权,沆瀣一气,与杀人犯、包庇犯翩翩共舞,历时数百天对家破人亡者雪上加霜,对令人发指、绝人之后的惨案不做任何实质性处理。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摆出一副无赖的架势,不要脸了,把脸面干脆抛进了阴沟里,以无声的语言对群情激愤宣示:“俺就这副德性了,俺就不要脸了,俺有枪有炮有镣铐,俺还怕了谁不成?你能把俺怎么着吧你?”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以无耻为盾牌,横行不法,作恶多端,国内舆论在其势力控制范围之内,能控制便百般控制,国外舆论控制不了,便且随它去,拉倒。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惯于寻求表皮的缝缝补补,给丑陋的面具涂抹异想天开的亮光漆,并习惯于强词夺理,玩儿愤青,化解自己所面临的某些危机。当种种恶行终于招致人神共愤时,他们一方面寄望于到国外找公关公司“修复形象”,一方面又打出了“爱国”牌和“民族”牌,撩拨得一些无脑的愤青嗷嗷叫。他们拉下了一堆沾血的恶屎,却要被蒙敝者七手八脚用”爱国“牌草纸为其揩屁股。

……

总算是读懂了他们所谓的“和谐”,世人便也对政治小丑、人权恶棍、昏官酷吏们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在感叹生不逢时的同时,也对灾难深重的土地多了一分心忧。“想到白骨黄泉,壮士之肝肠自冷”,先烈们若泉下有知,大抵也要质疑:“难道这就叫‘和谐’?”

2008-04-19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yoyohost.com/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目前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