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中国乱象源自政体“四不像”


眼前所谓的“和谐盛世”,实质已沦落成千年未见之乱世。它之所以乱象丛生,是因为政体“四不像”。

一.这个政体不像民主国家那样,可以让公权力得到有效牵制。如此庞大的一部国家机器,单靠了上级管理下级,左手监督右手,必然存在管理上的盲点,必然导致公权力游离在零成本的民众监督之外,必然养成昏官酷吏的狂妄自大、肆意妄为。在民主国家,每个社会成员天然成为自己的主宰,媒体享有充分的新闻自由,司法无需听命于强权,各种依附于公权力的罪恶在朗朗乾坤之下,失去了繁衍的土壤,公权力恃强凌弱的人事,也就不可能肆无忌惮大量发生并长期存在。民主国家治国,其实远不像我国这般累乏。

反观今日专制中国,国家机器锈迹斑斑,公权力常常不作为,甚至反向作为,从而导致官民对立情绪日重。在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中,公权力谎言欺世,百般怪异,且以邪恶伎俩对痛失爱子的我夫妇俩无尽折磨,纠错机制和监督机制全线瘫痪!在公权力展开的各种变相掠夺中,元元子民的财产权以及各种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公权力疯狂迫害良善的恶性事件,时有发生……专制国家总是这样百病丛生,这让我更加信服了这句话:“民主是在静脉和动脉中循环的健康血液,肌体的正常功能靠它维持”(柯尔律治语)。

二.这个政体不像君主制时期那样,因为皇位世袭,统治者对权力根基会心存本能的呵护。要说专制,“君子之怒,伏尸百万”的皇家时代,较之今日之专制,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以往的掌权者们,普遍民生民本的思想极为浓厚。譬如《孟子·梁惠王上》就有如是记载:“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古代的“明君”,那真是叫“亲民” 啊,他们知道江山是自己的,而后是子孙的,倘使虐政害民,广招民怨,最终只会是跟自家的皇位过不去,是故“亲民”,便也有了无穷的动力。

在“文景之治”时期,盲人陈光诚不会因维权而身陷囹圄,文弱若胡佳者,也不至于因文遭罪。“汉文帝在位期间,轻徭薄赋,广施仁爱,厚德贤明,他除暴政,施仁政,毅然废除了株连、肉刑、‘诽谤妖言之罪’等一系列恶法,下诏声明:百官若有错误和罪过,皇帝便需负责。他以仁德感化臣民,无为而治,曾言‘盖闻天道,祸自怨起而福由德兴。’仁者无敌,其在位期间,‘吏安其官,民乐其业,积蓄岁增,户口增殖’”(见《廖祖笙:无法再相信“亲民”的口号和泪水》)。逢此“盛世”,饱遭迫害,羡煞古人!

而今我国的权杖不能世袭了,但也未实行民选,各级领导班子几年就得换一茬,然而,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同一个太阳下不会有什么新鲜事。怨不得有些领导者“没魄力”或尸位素餐,没有真民主的春风吹拂泱泱大国的方方面面,谁坐在那个位置上,也可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并注重权衡各种厉害关系。有心“人望高处走”时,得注意掩过饰非,多积累一些“政绩”吧?反正几年之后就不在其位了,及瓜而代时,得为风光不再时多考虑考虑吧?如此这般,官员济济,又有多少官员真在为这个国家心忧,真在为这个政党负责?

我的网站上前段时间转贴了几篇学人“炮轰”张德江先生的文字,网友联想到我孩子遇害的事发生在其任内,在评论和留言中火药味较浓。有网友多次留言道:“张德江官运亨通就好,管它洪水滔天,我是张德江我怕谁?”此语让我陷入沉思。正如网友所言,廖梦君遇害事件其实并非个案,假使这个政体继续踏故习常,类似的惨痛随时可能光顾别的家庭。

三.这个政体不像我国古代的某些时期那样,勤于整顿吏治,并注重官员廉洁风范的养成。在传统戏曲和小说中,我们经常能接触到“八府巡按”这样几个字眼。什么叫“八府巡按”?所谓“八府巡按”,并非一种固定的官职,而是由朝廷临时委派的监察御史,分别巡视各省,考核吏治,“八府巡按”多由清廉且德高望重的官员担任。那时的“八府巡按”,固然权大于法,在明察暗访中发现民愤极大的贪官污吏,是可以先斩后奏的。可也正是因为有了此等眼里容不下沙子的监察机制,地方官员多有忌惮,不是利令智昏,断然不肯自毁性命和前程。那时的朝廷,也没有过“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吧?

泱泱中华,为官清廉的典故在古代多如牛毛。《宋史》记载:宋赵抃任成都转运使,到官时随身只带一琴一鹤;《後汉书·杨震传》记载:东汉杨震为东莱太守,途经昌邑,县令王密求见。至晚,以十金奉杨曰:“暮夜无知者。”杨曰:“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者?”遂拒而不受;《东汉观记·孔奋传》记载:“奋在姑臧四年,财物不增,惟老母极膳,妻子但菜食。或嘲奋曰:‘直脂膏中,亦不能自润。’而奋不改其操。”后以“脂膏不润”,喻为官廉洁自守,不改清操……

这类为官佳话,在这个物欲横流、疏于管束的时代是不会再有了。别说什么“八府巡按”了,就是访民行号卧泣,声声血、字字泪地跑到京城控诉地方上的贪官污吏,也往往是看不到今时今日的“包青天”何在。“五毒书记”张二江算是比较倒霉的,权杖落地时受到公诉机关39项指控。那些依然在位进行权力寻租、贪脏枉法的王二江、李二江、张二江呢,何时会被“八府巡按”给揪出来?或是让“包青天”给斩了?腐败泛滥到今时局面,对贪官污吏而言,此政体倒也算得上是“为政宽仁”。

四.这个政体不像我国古代的许多朝代那样,入官门坎较高,官员普遍受到儒家思想的浸淫,不但“文化水平”高,而且都具有相当的个人修养,内心有着某种绝对的道德律,尊崇“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懂得什么事做得,什么事做不得,在遵守律法的同时,也惯于自律。而今的官员,有几个是 “状元”?有几个还在乎什么“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卖官鬻爵时有耳闻,中空无物的官员不少,不要脸面者众,猫鼠同眠者众,政坛悍匪也有一些……没有一支过硬的公务员队伍,“人民政府”又如何高质量服务于人民?

无辜学子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律师介入不得,媒体介入不得,法院受理不得,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成了“国家机密”……一个为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苦苦呼吁的作家在经受这样的人生惨痛之后,还得忍受不明势力强加给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竟然在国内连用文字说话和谋生的权利也给剥夺了,且阻断捐助渠道,逼得我连续两个月在街头一边行乞,一边为惨遭杀害的孩子苦苦鸣冤!在惨案发生迄今632天的今日,依然讨不到一个起码的说法……假使那些“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的官员稍微有一段柔肠,稍微有一点人样,要一点脸面,有一点“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的意识,又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总拿“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大帽子吓人,不会让中国走向复兴,相反只会让中国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振兴中华,人人有责,国家权力倘使懂得集思广益,首先就须尊重人权,决不肯轻易去伤害任何一颗赤子之心!世上从来就不存在尽善尽美的政体,一个胸襟宽阔并懂得自我完善的政体,不会自毁名节以言治罪,不会自甘堕落到连“文景之治”也不如,它会自觉从善意的批评中吸取有益的养分,使一个政体更加贴近于人民。“真理之川从他的错误之沟渠中流过”(泰戈尔《飞鸟集》),一个成熟的政体,是能够勇于面对错误,并及时修正错误的。冷眼旁观眼前的某些乱象,恕我直言:迫害赤子,不仁不智,无益,当止!

中国乱象源自政体“四不像”!这是我经历切肤之痛之后,对这个所谓的 “和谐盛世”进行望、闻、问、切所得出的一个诊断。假使这个政体当真“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理当及时开出药方,对其进行必要的救治和完善!如此,中国甚幸,百姓甚幸!让我们携手尽快走出不该有的沼泽地,以最大的善意和赤诚,陪同中国一同成长!

 2008-04-07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yoyohost.com/(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目前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