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秀场·农贸市场·办公现场


畸形的时代伴生着种种扭曲的现象。自从权势集团和利益集团同恶相济,联手攻陷中国大陆之后,京城便也抛却了一国之都本该肩负的某些使命,渐渐沦陷成了一个巨大的秀场。这座罪恶的城市眼前并不值得国人期许和朝拜,她带给人们的,往往是失望、愤怒和感伤。

在这个巨大的秀场之内,还有一个小秀场,那就是天安门广场。为了保证这个小秀场日复一日以“光鲜”、“纯净”的面目面世,暴政的执行者们经年累月在这一带实行重兵把守,杯弓蛇影,把本国的部分人群当作敌人一般另眼相待,紧张兮兮严加防范。

走向天安门广场,宛若走向战斗要塞,“这条街上总活动着多兵种,今天也不例外,这回不但有着装警察、便衣警察、解放军战士、武警战士、保安,还有臂套红箍的叔叔、阿姨和首都民兵”(见《廖祖笙:红箍·多兵种·查包·封路·封广场……》。

访民模样的人群路经此地,往往会受到盘问、搜身和查包。过去带有申诉材料的人群只是被禁止进入天安门广场,近期因“盛会”在京召开,访民途径此处一旦被识破身份,便会被警察不由分说直接扣留并带离。多少访民从这儿被带进了马家楼?

既然“谢绝”访民靠近天安门广场,为何不有言在先、明文公示?既然进入天安门广场者,只能是衣着光鲜、脸上像水蜜桃一般绽放着“幸福”笑容的人群,那么也不妨事先对人群进行分类,明文规定哪些人群不能“擅闯禁地”,岂不来得更加“文明”和省事?

这里本是国家的门面,本是展示一个国家文明程度和包容力的舞台,既然把访民当作犹太人一般看待,为何在访民入京之初,不直接予以捕杀,而偏要在这个“敏感”地带公然侵犯、践踏人权?在世界瞩目之地,出这类匪夷所思的大洋相,安的是何居心?

这一切是这样的不可理喻。鲜有人知道在天安门广场投入的保卫力量,一年要耗费掉纳税人多少血汗钱,但不难想像维护这个秀场的成本,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在一个中学生的尸检报告也能成为“国家机密”的畸形年月,“国家机密”多得只怕会是车载斗量。

我是主张关闭天安门广场这个秀场的。官方以如此规模和姿势维护这个秀场的“正常运转”,不但成本过高,也得不偿失。众目睽睽之下每天这般公然践踏人权,甚至对访民滥施抓捕,不但没有给国家长脸,反而严重损害的是“和谐盛世”的形象!

3月4日,我夫妇俩亲眼看到那个广场临时关闭了;3月5日,我夫妇俩又亲眼目睹那个广场临时开放了。一个秀场这样开开关关,像是安装了活动门一般,明显缺乏严肃性和连续性,脸面上也并不一定就显得好看。

网友对《廖祖笙:建议北京干脆关闭天安门广场》一文有过一些看法,有的网友认为天安门广场关闭不得,“得留着升旗用”。我内心嘀咕:没了天安门广场,难道就没有了升旗的地方?只要能树起一根旗杆,在哪不也一样能升旗?

有的网友则提议可以把天安门广场改建成农贸市场,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提议。在长安街上,购物特别不方便,口渴了走很长时间没处买水喝;烟民要想买包香烟,也非易事……一条长街在那突然“凹陷”进去了一大块,影响美观,建成便民商店,一举两得。

料定有人道貌岸然,又要搬出“国家形象”来说事,说什么天安门广场关乎国家形象,不可关闭或改建成农贸市场云云。那么,我要说:你看看那副重兵把守、把访民当作敌人一样看待的样子,再看看人权在那儿怎样被反复践踏的景象,还哪来的什么国家形象?

风雪天气不少访民露宿在北京的小巷内、桥洞里、屋檐下,论者苦口婆心,念叨得几乎嘴角淌血,这座城市也没有人去管管这般人间惨象,给露宿的访民提供一点基本的人道关怀,甚至没有官方的人为其送去一件寒衣,还要的什么国家形象?

“盛会”召开,大小旅舍便“凡是上访的都不让住”,听命于强权,对访民公然予以歧视,官方从方方面面对访民“赶尽杀绝”,不少访民就此被迫露宿在北京街头,京城有的街道为此一地鸡毛,还要的什么国家形象?

摘去了车牌的警车和摘去了警号的截访警员,在北京城内满街跑,像二战时期的党卫军四处抓捕犹太人一般,四处公然对访民围追堵截,马家楼内等待分流的访民人满为患,还要的什么国家形象?

一个无辜的中学生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被虐杀在校园之内,尸检报告成了“国家机密”,律师和媒体介入不得,相关方面谎言欺世,历时600余天对此惨案不做任何处理,而且公然剥夺一个作家的表达权,阻断他的生活来源……还要的什么国家形象?

……

倘使真的在乎国家形象,这个国家便也不至于沦落成眼前的这副模样!关闭天安门广场,非但与国家形象无涉,还能让公权疯狂践踏和藐视人权的作派不至于这般公开化,而且可以为疲于奔命的那些武装力量减负,避免无谓地抛洒纳税人的血汗钱……乃一举多得。

一个秀场而今演变成了烫手的山芋,关闭不得,挪作它用不得,那么,广场仍然是广场,在“两会”过后,“亲民”的官员们真正关爱访民一回,把广场临时变成办公现场,实行阳光办公,在奥运会前集中各方力量,大大方方面对一次上访的问题,总该可以了吧?

以强权伤害一个访民,同时伤害的也将会是大片的人群,因为每个访民的身后,无一例外地站着一大群的亲友和共鸣者!当数目如此之众的访民云集京城、久聚不散时,回避矛盾不如面对矛盾、化解矛盾,消极逃避不是办法!一个政权经得起多少这样人心的流失?

众所周知,“上访潮”的经久不退,不是哪一届政府一时之间造成的,而是在特有国情下,在缺乏民主监督体系、司法架构长期不独立的情况下,多年来渐渐累积而成的。执政当局为何不能把访民当作真正的公民来看待,不能推己及人去面对问题,并解决问题?

京城访民囤街塞巷,对一座城市来说肯定会潜伏着某些危机,官方在天安门广场一带严加戒备,其实也不难理解的,但治标不治本终归不是办法。随着我国承办奥运会日期的临近,认真面对一回全国的访民,还访民一个公道,应当提上执政当局的议事日程。

总不能在奥运会召开之日,官方也像现在这样,当着世界各国记者的面,对本国的访民动辄搜身、查包,甚至滥施抓捕吧?体制的完善非一日之功,在目前情况下,宜利用“两会”过后的一两个月时间,把天安门广场变成办公现场,一次性解决访民申诉的各种问题。

不是说中国的官员习惯于作秀吗?那么,就干脆秀给全世界人民看看,有面对自我的勇气,总比知错不改要好!不是西方国家在拿中国的人权说事吗?那么就大大方方去面对,天安门广场都能变成办公现场了,确实在尊重人权了,“敌对势力”还怎么去鸡蛋里挑骨头?

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是爱国的,没有几个国人愿意没事找事,给执政当局难堪。倘使能大大方方把那个秀场变成办公现场,在网上公示每一个案的处理情况,自觉接受全人类的监督,迎来的将会是全世界的欢呼,“胡温行政”该有勇气做这样的一次亮相!

还访民以公道,示诚信以天下,让各接访单位从那些偏僻的小巷内走出来,就利用天安门广场这块空旷的场地,实行联合办公,借助互联网和媒体监督的力量,尽可能杜绝各种黑箱操作,让访民们心服口服地离开京城,访民潮还会像眼前这样澎湃不息吗?

把广场周期性变成办公现场,其效果肯定要比将其变成一个单纯的秀场或农贸市场来得要好。一个国家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讳疾忌医,依仗强权一条道走到黑。官员无一例外也是活生生的人,古人云:“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也,过者,人皆见之,及其更也,人皆仰之。”强权永远无法征服人心,化解官民对立情绪,最好的武器不是强权压迫,而是热忱和鲜花!

对一个国家来说,无所谓坚守也就无所谓传承。翻开长达2000年的罗马帝国史,我们不难看到在以罗马为首都的4个世纪和迁都君士坦丁堡后的10个世纪里,不仅继承了从奥利安到古希腊的各大古代文明,更起到了架设东西方文明交流桥梁的作用。

北京无论如何不能沦落成一座罪恶的城市,她应该始终坚守住一国之都的底线和柔肠,让罪恶感到恐惧,让正义得到伸张。在社会大转型时期,哪怕某些省区有所迷失,但首都也还应该仍然是首都。如此,中国才有希望!如此,中国才有明天!如此,中国才有所传承!

但愿不久的将来,执政当局能够以人为本,推己及人,在对待访民的问题上会有一个漂亮的亮相!但愿不久的将来,天安门广场一带再不用紧绷着神经,能够一视同仁面对各种人群!毫末不札,将寻斧柯,正视上访大潮有利于国家长治久安,非同小可,不可偏废!

2008-03-12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目前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