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红箍·多兵种·查包·封路·封广场……


今天是周二,上午我夫妇俩到公安部接访处去上访,去得晚了,里面已是坐满了访民。周二和周五下午,多数接访单位学习,不上班,于是我们决定改日再扑腾,干脆把心放宽,又去逛了一回长安街。

路上我想,其实访和不访一个样。来京上访多次,我们和绝大多数的访民一样,渐渐看透了我国的上访机制乃愚弄访民的把戏,一次次这般无谓地耗费金钱,耗费生命,陪着“人民公仆”们玩儿一种名叫“上访”的游戏,无非也就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在等待公正而已。

访民们求爷爷告奶奶,求“公仆”主持公道,然而“公仆”帮不了你什么,或懒得睬你,或强权压迫,访民们便也渐渐来气。有些访民说得直率:来北京上访,就是为了难看这种官僚体制,给胡作非为的地方政府施压!呜呼,这难道是一个官民之间相互羞辱的时代?

首都觉得访民多了,国家的脸面不太好看,可又一如既往无良策、不作为,或是“管不了”地方上的枉法者,因此哪怕脸面日益发烫,也只好这样默默受着。我感觉每次大规模的截访潮涌起,便是首都蘸着口水,姑且给这座城市擦了一把脸。

数目如此之众的访民久聚不散,他们来自全国各地,覆盖各个阶层,内心带着这样或那样的失望与怨恨。如果说中国譬如一个隐形的、巨大的火药桶,那么北京,便也处在了这个火药桶的最顶端。如此,“两会”就要召开,那就更是含糊不得。

在长安街上,我们看到差不多每隔10米左右,便站着一个胳膊上套着红箍的叔叔或阿姨,红箍上写着“治安巡逻”。这条街上总活动着多兵种,今天也不例外,这回不但有着装警察、便衣警察、解放军战士、武警战士、保安,还有臂套红箍的叔叔、阿姨和首都民兵。

这一切让我感到如此亲切。想到青春被军装染绿的日子,我和那些雄赳赳的年轻人一样,感觉特神圣。当然我那时站岗,姿势不见得像他们那样站得笔挺,在行进的队列中,每迈出一步,也未必就是75公分。祝福这些年轻人,但愿他们将来不会被逼入上访的行列!

将要走到天安门时,便看到几个着装警察在拦住携带了背包和挎包的行人查包。行人们是配合的,也是人权意识淡薄的,积极配合查包。我也乐意当一回顺民,想体验一下过“关卡”时被查包的感觉,可惜我背着一个背包,他们也不查我。

发现一大奇迹:那广场居然关闭了!里面没有一个游客,只有一队武警在列队巡逻,还有另外一些零星的着装警察和武警。为了印证我没有眼花,我问一位警官:“广场不开放吗?”答曰:“不开放,这几天都不会开放。”

嗯,这多好,省得那许多年轻人万般辛苦。我曾写过《建议北京干脆关闭天安门广场》,没想到这回广场还真关闭了。我觉得可以进一步节省资源,让一名武警战士端把麻醉枪守广场即可。有胆大妄为的访民胆敢跑进广场喊冤,即可用麻醉枪将其一枪撂倒。

我累了,邀妻子在路边小坐,在这小坐的也有各色人等。我以崇敬的目光,远望着高耸的英雄纪念碑,缅怀着烈士们为了全中国人民的幸福,当年抛头颅、洒热血的丰功伟绩,想想囤街塞巷的访民,想想死不瞑目的梦君,我有一种想痛哭一场的感觉。

人民大会堂旁边的人行道封路了,那边聚着一大片人,无法走到这边来。我是好奇的,搭公交车到那边凑了个热闹,便听得警察说在下午两点半之前这条人行道不会解封。黄色的隔离带为幸福、高贵的人民代表而设,隔出了一条不会和群众混在一块行走的通道。

我说过十七大的召开,不过是一群官僚排排坐分果果,对权力进行一次再分配。这次“两会”召开,大抵是对那次权力再分配进行扫尾工作。看看眼前的兴师动众,再望望匆匆的行人,内心暗问:“盛会”召开,和你我有关系吗?

在整个体制框架没有向先进制度靠拢之前,哪怕“盛会”日日召开,我料定冤声载道的局面不会有明显改观。当然,北京仍可我自悠然,蜂拥而来的访民们,会不经意地给首都带来经济上的繁荣,譬如我夫妇俩,为孩子的事,来京都已是“旅游”第4次了。

那些来京上访几十次、几十年的访民呢,不也默默地在为北京的“经济增长点”做着贡献么?北京近年的变化是如此之大,北京的高楼大厦华丽着,高耸着……壮哉,我亲爱的“伟大的首都”,你令我如此的眷恋和爱慕!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