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夫妇追问胡锦涛和温家宝第45天

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今天是我们的独生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第598天,也是我夫妇俩这般追问两位领导人的第45天,这已是我们第4次来北京上访了!日历一页页翻过去,内心一天天沉重着。中国共产党号称有几千万党员,可面对一起人神共愤的虐杀学生事件,久而久之却没有一个党政官员拍案而起,真正站出来主持公道!21岁即加入我党并荣立军功的廖祖笙书空咄咄,不知今夕是何年!

想想八旬母亲的老泪纵横和至今无法入土为安的孩子,念及京城访民的惨象万千以及大江南北日渐不堪的人权状况,我夫妇俩悲愤填膺,内心装有太多的疑问。饱遭迫害的我们这几百天来呼天不应,叫地不灵,不但家破人亡,而且倾家荡产,已是流离失所。被逼无奈,我们只有请求胡主席和温总理主持公道,并请两位释疑。人民公仆有责任有义务匡扶正义,并解开各种事关百姓生死和民族前程的疑团!

我们想问的是:此前我们给胡主席和温总理寄出的许多申诉材料,收到了吗?回复了吗?我们看到报上说,温总理用繁体正楷亲笔给香港小学生回信,给江西赣州市小学生亲笔回信,给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学生亲笔回信……我们望眼欲穿,却看不到正义的力量何在。难道胡主席和温总理没有收到我们寄出的申诉材料?是邮局出了问题,还是别的环节出了问题?我们在北京寄出的几十封同城快递,胡主席和温总理可曾收到?

在京上访期间,我们发现“告御状”的百姓远远不只我夫妇俩;在互联网上,我们也不断看到有人给两位写公开信,泣血鸣冤。我们深知两位领导人日理万机,向二位申诉实属无奈。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有明显党政官员在幕后操纵的迹象,单凭公安机关,还无法将恶徒绳之以法。世人有目共睹,在“法治社会”里,中国被逼得“告御状”的百姓不是少了,而是显见增多,这意味着什么?这样的“法治”环境,蕴含的是一种怎样浓重的悲哀?

我们一次次赴京上访,一次次在敷衍塞责中见证并感受着非人间的万般沧桑。我夫妇俩到底要赴京申诉多少回,杀人的事才能有人出面管管?就在“天子脚下”,我们亲眼目睹了访民们的各种惨状,也两次在北京街头亲历了南海官方鸱目虎吻的非法绑架……野蛮公权凭什么雪上加霜、肆无忌惮残害访民?某些“公仆”缘何不把中国首都放在眼里,光天化日也敢在皇城为所欲为?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是否已悄然宣布独立,不再归我党领导,也不再归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

眼前的“和谐盛世”,是否实质已沦落成千年未见之乱世?哪个朝代的冤民,会有冤无处申到这样的境地?哪个朝代的公权,会这等藐视民权,倚强凌弱到这般地步?中国的“崛起”,是否需要百姓不辨菽麦,甘于受压迫,受凌辱,受杀戮,受掠夺?“和谐”的背后,是否意味着可以突破任何底线,包容罪恶,践踏人权?面对乱象种种,中国的最高权力机关是无暇管束,还是面临失控,已然无力管束?空耗访民余生,或用“冷处理”的方式回避矛盾,是否就能化解矛盾,并抚慰受伤的心灵?

教书育人之地沦为杀人魔窟,光天化日四个成年衣冠禽兽虐杀一个本校学生,之后野蛮公权联袂出演,不择手段掩盖血腥,其性质无疑是极其恶劣的,其卑劣为古今中外所少有。惨案发生这么长时间了,高层领导对这一恶性事件要么已知大概,要么还被蒙在鼓里。如此,这里面便存在着两个巨大的问号:在信息时代,哪怕再恶性的事件发生了,高层领导也浑然不觉,那么百姓对这样的高层,能巴望些什么?知道了却不急吏缓民,及时遏制罪恶,任由百姓行号卧泣、生不如死,那么百姓对这样的高层,又能巴望些什么?

无辜学子廖梦君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惨烈遇害校园,公权谎言欺世,统一宣传口径,阻止媒体采访报道,尸检结论公然造假,以“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向家属和律师出示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不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我们告到法院,两级法院居然均不受理……一个“自杀”或“不慎坠楼”的中学生的尸检报告及伤情照片,怎么就成了“国家机密”?确定此“国家机密”的基本理由是什么?该“机密”由哪个部门哪个官员确定?此“国家机密”何时可以解密?

一个一向品学兼优的学生,被学校叫去“领毕业证”,是否可能突然神经短路,去“涉嫌行窃”几本家中早有的书,和一个他并不需要的U盘?他如何在被人追杀的情况下,去“涉嫌行窃”?要给一个无辜遇害的孩子强行泼上莫须有的污水,也行啊,证据呢?在哪里?为什么如此害怕律师、媒体、司法介入?一起永远也不可能圆谎的假案、冤案,为何迟迟得不到纠正?邪恶势力制造这样一起惨绝人寰的血案,其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官方不再刻意坚持谎言,但遥遥无期拖着,是否就意味着不用给蒙冤惨死的孩子昭雪,也不准备追究杀人犯?

一起血淋淋的虐杀学生事件,为什么案发这么长时间,没人管没人敢管?幕后操纵这一血案的恶徒到底是谁?虽有“没有南海官员搞不掂的事,没有南海官员买不通的人”之说,可这毕竟是一起血淋淋的命案,倍受海内外华人关注,单凭南海官场,还不足以硬性操作至此,他们也并不具备在全国媒体和国内互联网全方位剥夺一个作家话语权的能量。这起惨案背景复杂,但无论什么样的人间惨剧,也该有个落幕的时候。党中央、国务院以及相关职能部门,在一起虐杀学生的惨案面前,是否可以视而不见,任由黑恶势力永无止境一手遮天?

一个湖南老人的孩子莫名其妙死在广东佛山南海,未等他赶到广东,他孩子的遗体就被火化,法院判赔他3000元;丈夫“自己撞死”在佛山的罗双红,最后拿到官方给出的13万元,洒泪黯然离开广东;广州军医尹方明在街头遭到枪杀,海外媒体报道当地以200多万元私了;中学生廖梦君被虐杀在校园之内,当地政府一会儿说“资助”我们50万元,一会儿托人来说给85万,一会儿又说“连85万也不想给了”……这一件件血淋淋的命案,是否都可以这样了结?维系社会和谐,是否意味着就可以不择手段包庇杀人犯?

为什么一起人神共愤、绝人之后的凶杀案,“协商解决”竟成了唯一的解决方案?为什么家属和律师不能触及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为什么律师、家属、记者均不能给遇害学生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为什么律师不能依法调阅卷宗?为什么法律的大门此次坚闭?为什么《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在案发次日采写的新闻稿,会被一纸“封口令”尘封?为什么案发当地对我们早已提出的近80个疑问,至今无言以对?为什么一个作家被逼迫得申诉无门,连续数月行乞街头,也看不到党和政府何在?为什么我夫妇俩苦苦申诉至今,中国在这一惨案中的监督机制和纠错机制也还依然是全线瘫痪?

一起“哪怕是用脚趾头去思考也知道有问题”的假案、冤案,国家权力何以竟能袖手旁观?为什么广东的“一小撮”能长期有恃无恐,对一个家破人亡的作家施以变本加厉的迫害?为什么互联网天大地大,廖祖笙为儿鸣冤的的博客和网站却没有一个能够安然建在国内?为什么坚持为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呼吁的作家遭此劫难,就再“无权”于国内媒体和热门论坛用文字说话?为什么草菅人命、迫害良善得令人发指,案发当地的官员却无一人受到查处?为什么国内媒体对此惨案噤若寒蝉、集体失语?为什么国内网友转贴、发表相关的文字,博客或网站也往往被“株连”封删?这一迫害事件,到底是地方行为,还是国家行为?

血案发生的当天,《新京报》报称:中国卫生部、科技部、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等9个政府部门联合制定了《尸体出入境和尸体处理的管理规定》,廖祖笙针对此消息写下《严禁尸体买卖促人深思和感伤》一文,将稿件传给时评编辑,并收录进新浪博客(已被封删)。同日傍晚,廖梦君即被校方召回已放假的学校,转瞬化为一具刀口累累、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的尸体!这里面是否存在着某种关联,抑或纯属巧合?当地何以“要等上面的通知”,在孩子惨死8小时之后,再三追问下才肯告知我们噩耗?

为什么案发当地一些本该受到问责的官员,不但没有被问责,反而官运亨通,扶摇直上?中国官场的问责机制在哪?那些为着升官不惜默许和纵容杀人的官员,已然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导致了罪恶的进一步蔓延和民心的流失,为什么他们还能加官进爵?官员草菅人命、迫害良善,难道也算得上是一种“领导才能”?他们在当地尚且力有不逮,搞得乌烟瘴气,难道挪到更高级别的官位之上,反而就能挑起重担?中国选拔官员,难道无需为人民的福祉负责?中国的官场是否能像垃圾场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就这样识人不清、藏污纳垢?

我们此前赴京为儿鸣冤,两次光天化日之下在北京街头遭到案发当地官方明火执杖的非法绑架。在为儿鸣冤的过程中,我夫妇俩先后被抓、被打、被恐赫、被频繁监视跟踪、被一再限制人身自由、被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廖祖笙前后被官方非法绑架了4次,其夫人前后被官方非法绑架了3次!有人挂来恐赫电话,有人警告廖祖笙不要再公开发表文章……廖祖笙的3个博客和35个网站,在这期间先后被封删。一个长期坚持为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呼吁的作家,家破人亡之后,竟然于国内媒体和网上热门论坛完全失去了话语权。这一切,难道都算得上是“正常”的吗?

胡锦涛主席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作家廖祖笙作为人民的一员,痛失爱子,饱遭迫害,随后在国内便失去了话语权,他夫妇俩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在哪?在一个一党独大、长期抗拒舆论监督和公众监督的国家,人民的此类权利从何得到保障?廖祖笙夫妇或某个民间人士觉得哪个官僚的话不中听,是否也可以仿效当局的做法,悍然抢走那官僚的麦克风,并赶走其听众?当年幼的公民生命权尚且得不到足够的保障时,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又从何保障?

我们苦苦申诉了这么长时间,北京为我们做了什么?广东为我们做了什么?“省里很重视”的结果,难道就是让几个官场喽啰祭出“资助”的牌坊,欲把我夫妇俩置于不生不死的状态,并把一起虐杀学生的惨案变成一本糊涂账?难道就是一次次对我们公然“重兵把守”,或是亦步亦趋地跟踪、监视?难道就因为邪恶势力在国内剥夺了一个作家的话语权,霸占着某些网上热门论坛,颠倒黑白了一通,这“公仆”济济,在这起血淋淋的惨案面前便可以永无止境心安理得?便可以默许和纵容虐杀学生,并继续迫害良善?便可以猫鼠同眠,与杀人犯、包庇犯翩翩共舞?就可以无尽地死猪不怕滚水烫?还到底有没有人为这个政党这届政府的形象和声誉负责?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被野蛮公权硬性操作至此,社会影响不能说不恶劣。在这一恶性事件中,邪恶势力倚官挟势,以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面世,以无耻、无赖招架至今,把一个“拖”字诀念得可谓出神入化。善后与毁灭证据之间,并无必然关联,因为我们不愿配合其掩盖血腥,案发当地居然迄今连起码的善后工作也没做!廖祖笙以文为生十几年,而今在国内却被无形的黑手抢走了手中的笔杆,生活来源被阻断已久。这几百天来,腐烂、发臭、变形的,难道仅只是一具刀口累累的学生遗体?一个作家遭此迫害,并被逼为丐,倾家荡产,流离失所,果真就起到了“震慑”的作用吗?这股灭绝人性的黑恶势力,到底要把我夫妇俩折磨到何时?

分明是1+1=2的问题,为什么要从方方面面演变成1+1=9999.99?一个作家被残酷迫害至此,这和变相继续杀人在本质上有何分别?家属和律师至今看不到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当地在尸检结论上公然造假,这也同样是抹不去的事实!为什么总有“网评员”互为呼应,张冠李戴,倒打一耙,极力欲把一个耿直的作家涂抹成“撒谎者”或“骗子”?廖祖笙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焉有“撒谎”的底气?把廖祖笙涂抹成“撒谎者”或“骗子”之后,这起虐杀学生的惨案是否就不曾发生?廖祖笙笔端鞭挞的各种社会弊端,是否就不再客观存在?这类道德沦丧的“网评员”在互联网上摆出这等“协同治国”的嘴脸,是否就能让治国成本低至0.5元?

在为儿鸣冤的过程中,我们耳闻目睹了太多有关野蛮截访的罪恶;在接访单位的门外,我们多次亲眼目睹警察殴打访民;在零下几度、十几度的隆冬,我们看到部分访民露宿在北京,其不可复制的生命竟连草芥也不如;我们得知不少地方政府的驻京办设有近似于渣滓洞的黑监狱,并惊悉“各地政府正在边远县市秘密建立专门关押访民的黑监狱”;我们对政府为非洲国家免债几百个亿、不时对外大量发放无息贷款等新闻记忆犹新……这样的“和谐盛世”,是否在举以人为本的旗,走残害人民的路?北京,到底是中国的首都,还是一个巨大的秀场?

与此同时,我们惊悉“至少有88名中国记者和作家至今被关在监狱里”,也不断看到律师、维权人士遭受迫害。我们恍然大悟:廖祖笙连年为中国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苦苦呼吁,其实就是不经意地在为百姓维权!为什么在推出以人为本执政理念的年月,官府却是如此抗拒良知未泯者为百姓维权,能公然以种种凶狂的方式疯狂践踏人权,不把百姓当作有尊严有人格的自然人看待?中国是否需要人民像圈养的猪狗一样,放弃自身种种的天赋人权,浑浑噩噩活着?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把不愿违背良心做事的作家、记者、律师、维权人士构陷入狱,或以某种残暴、邪恶的手段将其逼入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境地,难道社会和谐就果真从天而降了吗?

世人有目共睹,随着我国承办奥运会日期的临近,各种为着维系表象“和谐”而不惜疯狂践踏人权的罪恶正在中国大地不断发生。难道承办奥运会和尊重人权之间,水火不容,不能相得益彰?难道确实改善本国的人权状况,以全新的面貌脚踏实地走向世界,不能给中国带来显见的好处,反而会让本国蒙受巨大的损失?难道为了在世人面前显示一回中国的“崛起”,就非得强权压迫,甚至公然与人民为敌?“建立专门关押访民的黑监狱”之后,是否来日也准备把各地的民众关在家里,以免他们在外国记者面前“胡言乱言”?

国家信访局前局长周占顺先生曾经说过,上访的人中80%是有理的;有些课题小组在上访村的调查则表明,有理的访民应该不止80%,应该在90%以上。这些数据都表明上访者中胡搅蛮缠的毕竟是少数。即使从理性经济人角度来说,也没有多少人愿意牺牲健康、工作、金钱甚至自由和尊严,在京城没事找事。北京何以不能确真做到以人为本,实行联合办公,把访民当公民看,大大方方面对上访的问题?为什么要把接访单位搞得像“秘密据点”一般,多设在偏僻的小巷内?难道所谓的接访,就是往地方上转转材料,对再恶性的事件也不予彻查?

北京绝不能仅只是一个巨大的秀场!它在把中国“经济腾飞”、各种“全新面貌”向全世界坦然展示的同时,更应该坦然面向国人,肩负起一国之都本该肩负的使命!假使蒙冤负屈的访民千里迢迢赴京鸣冤,跟在地方上一样,也仍然是被愚弄,被不公平、不友善地对待着,那么访民们奔走在中国境内,又能到哪里去追寻公道?而京城更多的时候,又是在用什么来抚慰访民受伤的心灵呢?当一个社会公正的力量日渐消减时,是否可能进一步导致民心的流失和民愤的集结?

我们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风雪交加的隆冬一些访民饥冻交切露宿在北京的小巷内、桥洞里、屋檐下,官方怎么也能无动于衷。给访民一点基本的人道关怀,对“人民政府”来说到底有多难?难道民众一旦被逼得踏上了上访的荆棘之途,就不再属于人民的一部分?我们也感到不解:北京为访民主持公道,果真就那么难吗?访民屯街塞巷,这里面有没有北京不作为的因素?上访制度呢,是否亦需完善?倘使真的都能“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那么京城久聚不散的访民,又从何而来呢?

……

请胡主席和温总理在一起虐杀学生的惨案面前说句公道话,并为我们释疑。在异常艰难的环境中,我夫妇俩一次次省吃俭用甚至举债赴京“告御状”,正如网友所说,不是为了等待生命的复活,而是为了等待一个公正的声音。请胡主席和温总理垂怜一介学子的惨烈消亡和死不瞑目,能为这个苦命的孩子秉持公道!请党和政府恪守最起码的底线,自重自爱,让正义得到伸张,让邪恶得到遏制,不要让一个退役军人、良心作家在一场本不该有的迫害中,就这样无尽申诉、耗尽余生!廖祖笙夫妇泣谢!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目前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