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健国:建议张德江请辞副总理提名致“两会”公开信


朱健国(广东)

“08全国两会”秘书处:

近来各种渠道都在传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前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将获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名,拟在三月上旬召开的全国人大会上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分管工业。为此,我作为对张德江“政绩”有亲炙的一个广东户籍中国公民,特依宪法赋予的公民参政议政权利,向贵处呈递此公开信:建议你们真正“以民为本”,从人民利益和和大局出发,劝说张德江先生主动辞去国务院副总理的之提名。

其理由有三条:

一、“08雪灾”暴露了张德江主政广东时有重大决策失误涉嫌渎职——2005年秋,广东省在张德江主导下,贸然关闭广东所有煤矿煤炭企业,宣布退出煤炭市场,以致“08雪灾”中断南北交通后,广东、湖南等灾区因没有本地煤炭救急而雪上加霜,连累温家宝总理两度到湖广灾区向灾民道歉。“08雪灾”与政府乱关煤矿有关的学术研究,在广东取得了铁的证据。

据统计,广东省2005年共有各类煤炭企业200多家,年产煤炭1000万吨左右,占广东省年煤炭需求量的八分之一。有关专家认为,如果广东省的煤炭自产能力仍然保存,“08雪灾”中广东韶关、清远、连州等地不至于停电一月之久,相邻的湖南郴州也可因及时得到广东煤炭的支援而不至于断电一个半月,许多高压线也不会因负担过重而倒塌,广东铁路上的一些老式烧煤火车头,也可以出来应急春运。

有关资料显示,2005年“8、 7”梅州兴宁生煤矿事故致125名矿工死亡后,中共广东省委不是按照国家加强安全生产的精神,对广东几百家煤矿企业进行教育整顿提高,而是“一切服从保乌纱帽”,采取“驼医治病”只管背平不管死活的方法,在2005年10月断然关闭了全省所有煤矿企业,并宣布广东省永远退出煤炭市场,以此保证广东永无矿难事故。于是,自2006年以来,广东省每年所需的8000万吨煤炭,全靠北方产煤大省长途运输而来,广东仅煤炭运输量每年就无端新增1000万吨左右,使本已紧张的广东的铁路、公路交通更加不堪重负。

这一变化直接产生了四大恶果——

1、导致工业电价和民用电价与煤气价格非正常暴涨。2006年以来,广东各地供电部门近年多次直接和变相提高电价(甚至采取不断更换计数高于正常电表的“新电表”),许多企业也因众多生产资料涨价后又遭遇电价上涨而被迫外迁或倒闭。特别是生活煤气价格涨幅达一倍多(15公斤从60元涨为130元),致使民生艰难,怨声载道。

2、导致“春运”更加紧张。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全国4242万省际流动人口中,流入广东的有1560万人。即每三个省际流动人口中,就有一个是流入广东的。2008年,在广东务工的外省人员据说超过2000万,广东因此春运任务日渐趋危难。但因春运时也是广东因低温而煤炭需求量最大的时期,于是广东的煤炭运输常常和春运“打架”。“08雪灾”中的春运困难,有一部分就是由于煤炭运输而“屋漏偏遭连夜雨”。

3、广东省200多家各类煤炭企业的关闭,造成至少五六十万人失业,几百万人生活受到直接影响,给广东省的就业和贫困户的生活带来了更多艰难。

4、加剧了广东省的贫富悬殊。广东的煤炭工业主要分布在广东省粤北山区的韶关、清远、梅州一带,而这一带因气候和交通原因,一直是广东的贫困落后地区,其经济龙头正是煤炭工业。张德江强行关闭了全省所有煤矿企业,并宣布广东省永远退出煤炭市场后,粤北山区的人民生活更加贫穷。同时,当地居民无力购煤取暖及日用,只好伐木为柴,致使大批林木被毁,严重破坏了粤北山区的植被及生态,并威胁着连江、武江、浈江及北江流域的水土保持和环境。

二、广东162家煤矿主2005年联名状告广东各级昏官。

梅州“八??七”矿难发生后,在中央的督导下,梅州一些官员因矿难免职,这让以张德江为首的广东官员吓破了胆,为保乌纱,竟无视国务院关于“整顿煤矿的目的是为了安全生产,整顿并不是为了关闭”的宗旨,不加整顿就强行关闭全省全部合法煤矿,其中广东产煤大市韶关、清远两市就关闭了162家!致使几十万产业工人失业,生计困难,地方经济产业结构惨遭破坏。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韶关、清远两市162家煤矿企业主奋起抗争维权,联合聘请深圳广东正翰律师事务所知名律师刘子龙全权代理维权事宜,状告广东各级昏官。

刘子龙律师立即联络一些传媒记者对事件内幕进行调查,结果让人大吃一惊。

韶关、清远两市位于粤北山区,是广东省最贫困的地区,当地的主要经济基础就是煤炭、铁矿、水泥、火电和运输业。其中煤炭产量占广东全省的百分之七十以上。多年来这些产业互相依托,已经形成了一个牢固的经济产业链。而煤炭正是这一个产业链的龙头,已成为了两市经济的支柱,直接或间接地担负着解决两市近百万人的生存和温饱的重任。多年来,经过省、市、区三级政府的严格管理及多次整顿、改建扩建,尤其是经过了2003年以后长达两年的“并井压产”整顿之后,投资人投入了大量资金,更新了设备,安全性大大提高,所有煤矿均取得了国家要求的“四证一照”,其《煤炭生产许可证》有效期至2008年12月31日。但梅州 “八??七”矿难发生后,韶关、清远两市政府在张德江支持下,未经整顿和检测评估,即炸毁、关闭两地全部煤矿。

国务院及主管部门的规定本来强调,即使是“问题企业”,也要给“一次停产整顿的机会(包括证照不齐全煤矿)”,在整顿验收时确实不合格的煤矿才能予以关闭。韶关、清远两市主要领导为保省领导的自己的乌纱帽,却非法实行“四不见”的土政策(“不见厂房、不见井口、不见设备、不见人”),并盗用矿主之名义称是矿主“自动申请关闭”,同时不准投资人拆除井下设备,把井上设施全部捣毁,给经营者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

刘子龙律师的调查报告认为:韶关、清远两市所有的煤矿都不是两市政府投资建设的,政府打着“安全检查之名”一句话就关闭民企煤矿,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政策依据,是毫无法制观念的赤裸裸的侵权行为。韶关、清远两市政府关闭煤矿给投资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不下五十亿元,间接损失则有几十万人失业,煤矿关闭后两地失去支柱产业,钢铁、水泥、火电、制砖、运输、维修等行业因缺煤而停滞发展。由于外进煤炭路途遥远,成本奇高导致广东居民生活用煤已突破每吨1500元,液化石油气15公斤已突破130元,出现大范围煤荒、气荒,造成了当地水泥、火电、制砖、炼铁陷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大批工人失去生活来源,上百万人陷入困境;由于煤炭价格飙升,冬季到来,当地居民无力购煤取暖及日用,只好伐木为柴,致使大批林木被毁,严重破坏了粤北山区的植被及生态,并威胁着连江、武江、浈江及北江流域的水土保持和环境。而今两市和广东省主要领导的乌纱可能是保住了,但两市经济和广东省经济却濒于崩溃或大滑坡,至少倒退十年;矿区百姓民不聊生,陷于水深火热!

考虑到广东司法界受到地方政府的控制,刘子龙采取了以先向国务院状告广东省的非法律行为维权方式——2005年12月5日,刘子龙代表广东省韶关市、清远市162家煤矿主赴京向温家宝总理并国务院呈报了一份《紧急报告》,报告要求国务院对这一恶劣行径予以制止,责令广东省政府立即纠正不加整顿即关闭所有煤矿的错误行为。

《紧急报告》指出:中国《宪法》规定,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煤炭法》第六条规定:国家保护依法投资开发煤炭资源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广东省委支持下的韶关、清远两市政府野蛮粗暴的执政行为,不但损害了经营者的财产权益和经营权利,同时也是违反宪法的行为;如果说任由矿难发生是对矿工生命的漠视、是对损害公民生命权利行为的放任,那么韶关、清远两市及广东省领导担心矿难发生影响个人升迁、为保乌纱竟野蛮关闭煤矿则是对投资人财产权利的粗暴侵犯,是对社会对人民的故意犯罪,是对宪法的恣意践踏!

然而,此案因牵涉到张德江等广东高官,温家宝只是采取了一个折中措施,建议广东省对每个矿主赔偿一点损失平息民怨,结果广东省政府就令各地政府以每家煤炭企业补偿人民币三十万元,不论企业大小损失多少。以此大事化小,不了了之。

而今,“08雪灾”再次证明,张德江非法关闭全省所有煤矿企业,并宣布广东省永远退出煤炭市场,严重削弱发广东省的抗灾能力,给广东人民和全国人民都带来了深重灾难,广东省新省委应当尽快纠正这一重大战略失误,尽快恢复广东煤炭工业生产!

三、张德江非法关闭广东省所有煤矿企业,并宣布广东省永远退出煤炭市场,导致“08雪灾”重创广东湖南的严重渎职不是偶然的,而是其专制作风和不学无术的必然。

历史俱在,在张德江2002—2007年主政广东的五年中,广东出现了民主减量,经济衰退的大倒退,由全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变为“二等兵”。

广东近五年民主减量的经典事件是“孙志刚连累《南方都市报》案”——张德江一到广东,就出现大学生孙志刚被当作“三无人员”打死于广州市收容所的践踏人权民主的惊世惨案——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排除各种阻力,在当日显要版面发表《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这一提醒政府改革收容制度的合法舆论监督,张德江却认为是《南方都市报》给他抹黑,竟然以莫须有罪名将《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及其总经理打入诏狱,直到其离开广东时,冤案才部分解冻。

再以我个人而言,这五年全家三人无一人享受“选举人民代表”的权利,且我所在的小区,二千多人,没有听说一人曾依法选举过人民代表。在张德江治下的广东人民,可以说绝大多数公民没有享受到公民应有的民主权利。这也就是我不得不直接向“08全国两会”秘书处写此公开信的原因——如果我知道有谁是代表我所在社区的人民代表,我就可以直接向其反映,请其代言,用不着这样麻烦了。然而,没有人能告诉我谁能代表我参加全国人大会议。

至于广东经济大衰退,只要看看今日大批广东企业外迁,大批外来工向内地转移,足以证明。甚至广东新省委书记汪洋近日也将全省各地的主要领导七十余人全部带往江浙“长三角”取经考察——此情此景,有谁能说,广东没有从昔日的全国经济排头兵的座位上掉下来?!

综上所述,张德江应该就“08雪灾”中广东省政府的失职与渎职作出深刻检讨,借两会之便,向全体广东人和全国人民道歉!——近日在广东省、广州市“两会” 上,已有许多代表指出,广东省政府原来制定的“春运应急预案”严重落后于实际形势,仅仅预计广州火车站最大流动人员聚集量为二十万人,实际上则是多日超过六十万人,如此严重预计不足,正是“08雪灾”中广州火车站拥挤瘫痪,多次发生非正常死亡和病倒事故的重要原因。

再相联系到张德江的学历:“1972-1975年,延边大学朝鲜语系朝鲜语专业学习;1978-1980年,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经济系学习”,张德江他先是“工农兵学员”,再是上国际上不承认学历的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张德江一直没有受到良好的专业教育!这样一个既没有真正高等教育背景,又在实际工作中不虚心学习,一再践踏民主法制涉嫌重大渎职的人,怎能放心让担任其主管全国工业的副总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八十二条规定:“领导成员因工作严重失误、失职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社会影响的,或者对重大事故负有领导责任的,应当引咎辞去领导职务。本人不提出辞职的,应当责令其辞去领导职务。”据此,谨书此公开信,强烈要求“两会”建议张德江请辞副总理提名,宁可让其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或全国政协副主席,也绝不能让其主管全国工业,埋下再制造非法关闭广东省所有煤矿企业和“08雪灾”事故的隐患!

最后附带一建议,今日各地提拔领导干部,都以形成“事前公示制度”,小官尚要公示征求民意,宰相级副总理高官,何不也实行“事前公示制度”?“中国特色”不至于“公示不上大夫吧”?!

谨盼公开回复!

(注:本人与张德江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此信既是维护自己权益和民众利益,也是担心张德江“小个背大包”,力不从心,勉为其难,最终落个“因嫌乌纱小,致使枷锁扛”。

拳拳之心,天公可鉴。)

2008年2 月23-24 日于深圳 早叫庐

——————————————————————————

原载《议报》第34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