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5 廖祖笙:建议北京干脆关闭天安门广场


当今之世,不会有第二个“国家级广场”像中国的天安门广场这样,时时刻刻戒备森严了。在骄阳下,在风雪中,那些着装警察、便衣警察、武警战士、解放军战士、保安等等,何其遭罪啊。

当“亲民”的官僚在恒温的室内优哉游哉的时候,这些日复一日“坚守”在天安门广场的年轻人,却在或经受着烈日的暴晒,或饱遭着风霜的肆虐,他们一样是血肉之躯,一样是父母所生,一样会被晒病或冻病的吧?不如关了吧,关闭了天安门广场,也就不至于让这么多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无尽这般遭罪了。

天安门广场上除了一尊烈士纪念碑,以及毛泽东的遗体,就再无它物,又不是什么边关重镇、战斗要塞,何需“多兵种”对一块空荡荡的广场如此“严防死守”?关闭天安门广场,既能节省下一大笔纳税人的血汗钱,又能进一步体现“以人为本”的精神,省得那许多年轻人常年像“钢铁战士”似的,笔挺地在广场上站成一根根的“木桩”,岂不一举多得?

没有谁想要“抢占”天安门广场。这个广场上周而复始这样重兵把守,我看无非是为了防范访民到这宣泄不满的情绪,“影响国家形象”。于是,一见访民模样的人来此,便搜身,便搜包……这好办啊,在天安门广场的四周筑起一道十米高的围墙,我就不信有访民再执拗地搬了长梯,愣是翻过围墙,到围墙之内自娱自乐去“闹事”。

当然,关闭了天安门广场,还得提防访民又跑到别处去“闹事”,这何足为惧?早在去年的9月25日,我就已经建议:干脆斩钉截铁,把访民们全部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既“以儆效尤”,也让他们早死早超生,省得在京城经受炼狱似的煎熬。

风雪天仍然露宿在北京的访民,也有一个极好的建议,访民说:“他们看谁不顺眼,就干脆挖个坑把人活埋得了呗,把我们搁在这,这样折磨我们,您说残忍不残忍啊?”(见《廖祖笙: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

这样对访民才赶尽杀绝得彻底!像现在这样,天安门广场上常年“坚守”的武装力量觉得累,大玩愚民把戏的各接访单位觉得累,各地截访的人员也觉得累。“残暴就干脆残暴得彻底一些,冷血就干脆冷血得无以复加,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太忸怩作态了嘛。”(见《廖祖笙:请将访民们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

或有人说,你这出的是个馊主意,为了防范访民“影响国家形象”,就关闭天安门广场,是因噎废食,是简单粗暴。那么我要说,当局为了压制不同的声音,在互联网上劳民伤财,搞舆论垄断和封锁,筑起一面“伟大的墙”,难道就是好主意了,就不是简单粗暴了?

我孩子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遇害校园,官方谎言欺世,以“自杀”或“不慎坠楼”强行做结,众官员装聋作哑,用无耻、无赖抵挡一切,而且搞得一个以文为生十几年的作家在国内媒体和互联网上无处说话,难道就是好主意了,就不是简单粗暴了?

廖祖笙为儿鸣冤的博客、网站一次次这样封得,天安门广场怎么就封不得?难道就因为强权在手,就能“我是流氓我怕谁”,就能再错得离谱,也能心安理得,永远“伟大、光荣和正确”?如果连这样的一点平等意识也没有,那么这样的“和谐盛世”,和强盗横行的世道在本质上还有多少的区别?

不作为,行惰政,搞得大江南北冤声载道,京城之内的访民也囤街塞巷,不抱着及时解决问题的态度予以有效应对,反而雪上加霜,或任访民自生自灭,通过强权压制的办法令蒙冤负屈的访民有冤无处申,根本不顾舆论的如潮谴责,难道就是好主意了,就不是简单粗暴了?

特别是当公民的生命安全、财产安全尚且全无保障的季节,北京兴师动众,出动如此之众的兵力、警力去“保卫”一个空荡荡的广场,就显得尤其可笑,形成了一种莫大的反讽。访民如潮,国人的合法权益、基本人权公门中人尚且“不屑于”确实去捍卫,却不惜血本去“保卫”一个空荡荡的广场,这不显得太本末倒置,太藐视众生了吗?

天安门广场固然是北京的一个门面,轻易关闭不得,但当一个城市的门面需要这样分分秒秒、战战兢兢去护卫时,那么这样的门面倒不如暂时关闭来得爽快一些。与其高度戒备,把访民当作敌人一般严加防范,何不沉下心来,确实根治冤声载道的问题?像现在这样应对如潮的访民,是个长久之策吗?

我跟天安门广场无仇。之所以“斗胆”建议关闭天安门广场,无非是想绕个弯子说话:北京绝不能沦落成一个巨大的秀场!而眼下的北京,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首都,还是一个巨大的秀场,当局不妨自我打量一番。“亲民”的“青天大老爷”啊,你们难道就看不到、听不到中国的访民,时下处在一种怎样的状况吗?“权为民所用”的官老爷们,你们到底要让国人流泪到何时?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