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31 廖祖笙:黑恶势力=国家政权?


中国史上臭名昭著的“文字狱”,在“和谐盛世”死灰复燃,愈演愈烈。黑恶势力疯狂迫害良善的事,近年在中国大陆不断呈现,且张冠李戴,动辄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当作了压制人们抵制黑恶势力的一大杀手锏,或干脆就以某些阴毒、血腥的手段,摧毁良知未泯者的家庭和人生。现实残酷至此,冷硬至此,令我们的心头不能不沉重地划下这样一个问号:黑恶势力是否就等于国家政权?

无需讳言,“和谐盛世”对民间自主意识的禁锢,对民众言论自由的压制,对法治精神和新闻自由的粗暴践踏,正给黑恶势力的恣意妄为提供着广阔的空间,使民众的基本权益日趋无法得到有效保障。当有形与无形的文字狱如此真确、大面积地逼向人们,当一个个抵制黑恶势力、为百姓争取基本权益的男女或失去自由,或生不如死时,我们不能不这样问:黑恶势力难道就等于国家政权?

“和谐”的背后,有着太多的血泪和荒诞不经。仅是近年,便有胡佳、郭飞雄、陈光诚、郭起真、高智晟、荆楚、李元龙、师涛、力虹、杨建利、郑贻春、杨天水、陈启棠、李长青等一大批追求真理和和正义、帮助人们抵制黑恶势力、争取基本权益的人士被打入了大牢。另外,一些敢说真话、不愿违背良心做事的作家、记者、律师和维权人士,也不同程度受到了骚扰、监控、欺辱和迫害。这一切令人艰于呼吸和视听,也必让中国古代的冤狱制造者们望尘莫及。

当这些不愿屈服于黑恶势力的人们身陷囹圄,或承受着别样形式人为的人生灾难时,他们同时也被迫把自己站立成了一个个用血泪凝成的标本,昭示和印证的,是这个言行高度脱节的时代正以惊人的速度倒退。一系列迫害事件的背后,不仅书写着人类文明的耻辱史,也以自打耳光的形式,泼洒着“和谐盛世”的一抹浓黑。当国家权力被不断滥用,动辄大兴文字狱,给人们扣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类的屎盆子时,既是对法治精神莫大的侮辱,也是对国家权力不折不扣的一种颠覆和践踏!

即便是黄口小儿,也不难得出这样一个判断:抵制黑恶势力、为百姓争取基本权利,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间,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类的罪名,对维权人士、良知未泯人士施以迫害,实则玩弄的是偷换概念的伎俩,是假法律的名义,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勾当!假使抵制黑恶势力,便等于“颠覆国家政权”,那么这无疑颠覆的是国人固有的观念,中国人往后均需重新审视:黑恶势力是否就等于国家政权?

从诸多饱遭迫害者的言行中,我们不但能够看到他们心忧天下、正直、善良等诸多优秀品质,也不难感觉到他们澎湃的爱国情怀。真正爱国的人士,反而被自己的国家罗织了某种罪名,打入了牢笼,或经受着某种非人的苦难,这难道不是对国人爱国情怀潜在的一种蹂躏?不是对国家权力的一种滥用?不是对国家权力的颠覆和践踏?当一个国家的监狱之内不但囚禁着社会渣滓,也囚禁着大批良心人士时,不但说明这个国家的司法架构出了大问题,是在与良知作对,与人心作对,与民众权益作对,也成了政拙、政乱、政病的一大凸显!

世人永远无法把那些失去了自由或曾经失去过自由的良心人士,与真正的罪犯联想在一起。他们在现有的法制框架内,与黑恶势力不屈不挠所进行的斗争,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非但划不上等号,反而是在努力促进这个国家的纯净、稳定和有序。他们或许有过一些激烈的言论,但终归也还是属于清谈的范畴,为宪法所许可。清谈并不足以误国,这是舆论界、思想界早已形成的一种共识。不论当事者怎样评价当局,也不过是古之常见的“砭切政病”。世上从来就没有过完美无瑕的政体,一个政体倘使讳疾忌医,动辄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类的罪名堵塞言路,那么无异于狂躁的病人恩将仇报,对医生非但没有感激之心,反而拳脚相加!

一个向往“伟大、光荣和正确”的政党,应该虚怀若谷、休休有容,哪怕一些“异议人士”对执政党有所不满和指摘,也该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精神,乐意倾听不同的声音,而不能虚弱得默许和纵容黑恶势力偷换概念,对论者施以莫须有的迫害。斯大林曾经说过:“党是政权的核心,但它和国家政权不是而且不能是一个东西。”依此理论,我们便不难看出,对时下的一些直言论世者强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玩的就是偷换概念,干的就是司法迫害!

国家政权泛指的是国家权力,具有强制性,由各种行政机构以及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一系列强而有力的架构组成,不是谁能轻易“煽动颠覆”得了的,更不是文人墨客或是律师、维权者写几篇文字,或呐喊几声,就能推得倒国家政权这样一座大厦的。某些黑恶势力恃强凌弱惯了,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样的大帽子甩得满天飞,既属于小题大做,也是疯狂践踏人权和司法的一大表征,其所作所为,只怕连其老婆孩子也要感到不耻于人类!

汉文帝当年尚且能毅然废除株连、肉刑、“诽谤妖言之罪”等一系列恶法,信息时代的社会管理者们,怎能做得连古代的君王也不如?言者无罪,而今却是有形和无形的文字狱泛滥,这不是蠹政病民,又是什么?昔时赢政试图用焚书的手段来愚化民众,岂料权力根基反而被自我毁坏,并落得千古骂名。对言者如临大敌,何其荒唐可笑!看看当年焚书坑儒的结果——“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元来不读书”。覆灭强秦的项羽、刘邦等人,并不属于“讥议朝政、蛊惑民心”的读书人之列啊!

在“和谐”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的年月,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一批爱说话的人,何苦?列宁说:“只有相信人民的人,只有投入人民生气勃勃的创造力泉源中去的人,才能获得胜利并保持政权。”老舍的《四世同堂》说:“以特务支持政权,等于把房子建筑在沙滩上。”这类警句,俯拾即是,举不胜举,值得执政当局反躬自省。倘使“和谐盛世”最后变得言者人人自危,若龚自珍诗中所云,“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那么这样的“和谐盛世”,和一潭腐臭了的湖水,在本质上又能有多少的区别呢?

鉴于国情如此,中国的司法公正常常无法得到保障,公权力和某些语焉不详的司法条文,被不断滥用,黑恶势力也日趋猖獗,为社会和谐计,为依法治国计,为保障人权计,笔者建议从中国的法律条文中,坚决剔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一恶法,省得一再成为黑恶势力迫害良善的一大利器。假使这一恶法继续像眼前这样被滥用,而那些抵制黑恶势力的人,也继续受此祸害,不被释放,那么至少笔者将如是认为:原来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黑恶势力=国家政权!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