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5 廖祖笙:无法再相信“亲民”的口号和泪水


人类史上最残暴、耻辱的一页,在伪造的“和谐盛世”翻开迄今,已是第488天!在这暗无天日的年月里,我夫妇俩在人间地狱中日日苦苦挣扎,度秒如年,生不如死,见识了太多的假“亲民”,真冷血。

2006年7月16日,也就是我家破人亡的那天,国内媒体报称:中国9个政府部门联合制定了《尸体出入境和尸体处理的管理规定》。是日上午,我写下《严禁尸体买卖促人深思和感伤》,将稿件传给时评编辑,并收录进新浪博客(已被封删)。同日傍晚,我的独生子廖梦君就被校方召回已放假的学校,成了一具刀口累累、血肉模糊的尸体!

惨案发生至今,律师完全无法介入,媒体完全无法介入……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宛若“国家机密”,杀人凶手长期逍遥法外……相关方面硬是靠着强权压迫和顽皮赖骨,用统一宣传口径将草菅人命进行到底,至今未对本案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处理,而且从方方面面,显露出要将我夫妇俩迫害致死的歹毒。

与此同时,风雨如晦,不断有作家、记者、律师、维权人士、访民遭受迫害的消息传来,一片人为鼓噪的“和谐”声中,为着追寻真理、正义和公道的人们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仿佛生活在纳粹时代!

我前后给数十名官员寄出特快专递和挂号信近200封,苦苦申诉,无一回复。向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不断申诉、呼救、乞讨,也无任何回应。在烈日下,在暴雨中,我夫人甚至泪流满面,跪求过“公仆”主持公道,也照样看不到“公仆”真正“亲民”一回,过问和处理这事。

一个巨大的问号,为此日夜盘旋在我的脑海里:在报纸上、电视里总“亲民”个不休的中国官老爷们,凭什么在现实中竟是如此的冷傲?

体制存在弊端,缺乏民主牵制,算是一大根源,但症结不止于此。我想,还有两个重要的原因:其一,此案极可能是位高权重的党内流氓授意制造,否则媒体不会噤若寒蝉,上上下下无人敢管这事;其二,官场腐败,道德沦丧,“假”亲民的背后,伴随的是官吏们的柔肠渐失。

在整个民族面临着道德大滑波之际,官员们的总体素质在随波逐流,大幅下滑,此乃有目共睹。以至所谓的“亲民”,常常沦落成一种表演秀,许多官吏时下为人处世,已然不顾最基本的礼节、律条和道德。倚官仗势,对我夫妇俩百般折磨,迫害至此,不仅残暴,而且缺德!

和帝制时代相比,今日中国也算“民主”,最起码时不时会喊几句“党内民主”,最起码草民见了大大小小的土霸王、土皇帝,不用拜倒在地,口称“万岁”……但真正的民主和亲民,不该仅只是少了烦文缛礼,不该是仅只念叨在嘴巴上,或表演在报端、电视里,而该践行在实际中。人在官场,始终得有最起码的为官操守。

高官显爵和黎民百姓相比,不过就是多了一个或多个职位而已。官员们同样要吃饭,要拉撒,要过性生活……他们凭什么在百姓面前,表现得如此冷傲?百年之后,高官也好,平民亦罢,同样得腐朽为泥,有什么地方可值得他们真正冷傲?真正亲民的“公仆”,会无视百姓的疾苦到如斯田地?

按理在帝制时代,君子之怒,伏尸百万,帝王将相无疑更有资本冷傲,然而,昔时为官者多饱读诗书,励精图治,礼下于人,既能表现出“人上人”本该有的道德风范,也能体现出通达明澈的修养境界。与昔时为官宽仁、爱民者相比,而今道德沦丧、麻木不仁的官员,显系有辱头顶乌纱,虽表面光鲜,实千夫所指!

那些惯于表演“亲民”秀的官老爷们,凭什么在百姓面前实则冷傲非常?我看凭的就是小人得志,凭的就是心肠冷硬,凭得就是无耻、无赖和缺德!我们不妨回眸过去,看看帝制时代的真“爷们”,他们又是怎么真正亲民的。某些无视人民疾苦的官僚,倘使不想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就最好放下身段,好好学学——

史书记载,古圣王禹为政宽仁,“禹出见罪人,下车问而泣之。左右曰:‘夫罪人不顺道,故使然焉,君王何为痛之至於此也?’禹曰:‘尧舜之人皆以尧舜之心为心,今寡人为君也,百姓各自以其心为心,是以痛之也。’”然而当今中国,京城连年访民屯街塞巷,啼天哭地,带金佩紫的王公大人们,若能“下车问而泣之”,苦思良策,爱护百姓,何至于此?

《史记·平准书》中记载的“文景之治”,则政治清明,经济繁荣,安定升平,“非遇水旱之灾,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这般太平盛世,较之百姓普遍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之“盛世”,如何?

“亲民”得向汉文帝刘恒虚心学习!汉文帝在位期间,轻徭薄赋,广施仁爱,厚德贤明,他除暴政,施仁政,毅然废除了株连、肉刑、“诽谤妖言之罪”等一系列恶法,下诏声明:百官若有错误和罪过,皇帝便需负责。他以仁德感化臣民,无为而治,曾言“盖闻天道,祸自怨起而福由德兴。”仁者无敌,其在位期间,“吏安其官,民乐其业,积蓄岁增,户口增殖”。

汉文帝不仅多次下诏劝课农桑,奖励生产,而且为皇室设置“籍田”,亲自耕种,在操持政务之余,汉文帝还常走出皇室,与民同乐,与民同耕……一代帝皇亲民至此,较之今日官吏之假“亲民”,真冷血,如何?

再看北洋军阀段祺瑞执政,也远胜今日官吏之假“亲民”。1926年,当局在官邸前镇压徒手请愿的学生。时任北大代校长蒋梦麟潸然泪下,沉痛自责:“我任校长,使人家子弟,社会国家之人才,同学之朋友,如此牺牲,而又无法避免与挽救,此心诚不知如何悲痛。”

执政首脑段祺瑞惊悉惨案发生,则立即赶到现场,面对死难学生长跪不起,随后严厉处罚凶手,并颁布抚恤令,之后终身食素,以示愧疚、忏悔。一介军阀、莽夫,尚且能如此啊,中国今日“亲民”的官老爷们,相形之下,你们难道不觉得惭愧吗?

你们何妨扪心自问,是否做得连军阀、莽夫也不如?在一起凶狂虐杀学生、歹毒迫害文人的恶性事件面前,这近500天来,你们又做了些什么?就这么无休止地装聋作哑下去吗?就这么将残暴进行到底,连一点为官起码的道德和脸面,也弃之如敝屣了吗?

你们难道没有子女?难道不曾为人父母?当你们享受着天伦之乐时,可曾想到过我夫妇俩这几百天来,又是怎么熬过来的?即便制造这起惨案,是别有图谋的一场迫害,这一罪恶的指令,也肯定不是全党通过后发出的,那些党政官员们的柔肠呢,正直呢,勇敢呢,又都到哪里去了?难道全抛进大海了吗?

上至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下至本地“父母官”,我夫妇俩已是遍求过了,可换来的又是什么啊,是迫害的持续进行,是迫害的变本加厉!为官一任,为百姓说句公道话,到底有多难?在土霸王、土皇帝太多的当今中国,大小“皇上”们如此对待百姓,用书中的一句话来说,即为——“这就是皇上看不起草民了。”

谁给了中国官员这般冷傲、残暴的权力?用纳粹时代的方法“整肃”社会,是否就能构建出“和谐盛世”?悲惨若我,到底要遭受迫害到何时?虚假的宣传与残酷的现实之间,反差是如此之巨!拜托啊,“亲民”的官老爷们,往后别再辛苦地表演“亲民”秀了,至少,我无法再相信“亲民”口号和泪水!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