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03 廖祖笙:纳粹中国裹起“和谐”盛装


11月3日,也就是在我写作此文的当天,博讯新闻网即有消息称:异议人士刘凤钢被五、六个警察包围,警察不让他和友人参加异见学者包遵信先生的追悼会。王美茹女士、江棋生先生被警方明确告知不能参加追悼会。俞梅荪先生准备前往参加追悼会时,与拦阻他的警察发生了推搡,被送进了派出所。张祖桦先生也受到了阻挠,但他冲破了警方的阻挠。

上海抗美援朝老战士张师君先生,是日也在该处血泪控诉:官方与开发商沆瀣一气,将其家园予以野蛮拆毁。他到京城举报官商勾结、偷税逃税,在路上遇到警察盘问,被移交给截访人员送回上海,并被关进了“黑监狱”。他悲愤地写道:“就因为我到税务总局举报地方官商勾结违法行径,就遭到如此‘礼遇’。这不是纯粹的打击报复、滥用公权力?想当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现在到晚年却连家都不保,没有安身之处,还要经常遭到打击报复关进‘黑监狱’,非法限制一个72岁老人的人身自由!!!”

……

乱象丛生,只不过国内的媒体被戴上了口罩,国内的互联网也被高度“和谐”,以至大量伤天害理、充满恐怖气息、严重侵犯人权的恶行,在本国未被公开披露而已。到处“莺歌燕舞”、“一片祥和”,“和谐”背后,却是以近乎纳粹的方式粗暴管制社会!一次次亲历、亲见、亲闻了野蛮公权的放辟邪侈、狼猛蜂毒,对于尘世间种种人为强加的苦难,我多感同身受。

恐惧无处不在——对人生茫然的恐惧,对生活重负的恐惧,对强权压迫的恐惧,对法制环境的恐惧,对人权状况的恐惧……种种恐惧,正日渐吞噬着中国百姓的心灵。如此,人微权轻者焉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在非常态的国家里,权力争夺和分赃不均,也一样常常引发火并,从而导致当事者的人生、职位、荣辱快速产生变异。即便是一呼百诺、印累绶若,在中国同样也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在一个崇尚谎言、暴力、专制、独裁的地带里,所谓的“以人为本”,所谓的“权为民所用”,注定只能是流于口号。没有民主政治的诞生,纳粹意识在专制的土壤里,必若野草般疯长。令人忧心的是,即便是在将要承办奥运会之际,我们这片专制、暴戾已久的土地,也还是没有习惯于用温情、柔和的面目迎世。在某些方面,总是惯于强权压制,从而也导致执政理念与现实社会之间,形成极为强烈的自我反差。

君不见今日之纳粹中国,裹起的却是“和谐”盛装?!

当年的希特勒政权实施的是从政治上控制社会的方方面面,追求一体化领导,通过迫害被纳粹党人认为“不纯”之人事,以达到其追求种族、政见、信仰、社会和文化“纯净”之目的。反观中国多年来以高压手段管制社会,也同样显现着十分浓厚的纳粹意识:

比如,为维系表象的“和谐”,对维权者、上访者进行的残酷而又血腥之打压。

比如,为巩固极权统治,拒绝先进制度和普世价值,党禁高悬,以“中国特色”、“党内民主”等名目,抵挡国际民主潮流。

比如,一厢情愿追求舆论环境的“纯净”,哪怕是人命关天之事,也能统一宣传口径,媒体经常成为“一言堂”,互联网上时至今天,依然高高耸立着一面“伟大的墙”。

比如,为追求信仰的单一化,对其他信仰群体进行不同程度的长期迫害。

比如,为追求意识领域的“统一思想”,以种种方式迫害、打压、孤立异议人士,毁坏、封锁、限制其言论平台……

这样的管制方式,和当年的纳粹党人治世,从本质上说,何其相近。个中做法,与真正的文明社会大相径庭,与实现真正的社会和谐,完全是背道而驰!

当年的希特勒政权为保证其绝对统治,解散了非纳粹政党和非纳粹工会组织,不许本国人民成立新政党,剥夺了德国人民集会、结社和言论的自由。反观“和谐”中国,人民是否真实享有了宪法所赋予的各种权利?“和谐”声中,要百姓牺牲的是什么?忍受的是什么?难道为了刷亮“和谐”的金漆招牌,人民的合法权益,就得随时被踩在强权的脚下?

当年的法西斯军队四处侵略,不但搞得到处刀光血影、尸横遍野,也疯狂地掠夺被侵略国的资源和财富。而今的中国,“和谐”声中官商勾结广泛存在,利益集团没有希特勒征服全球之“雄心”,“窝里横”、“磨刀霍霍向国人”的本事,倒是甚是了得。

在上访的路上,类似于文前张师君先生那样,家园被变相掠夺了的人大有人在。有一些“官匪”横行于世,这并不可怕;一个地区烂了,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利益、权势和政治需要的驱动下,成片沆瀣一气,有罪不诛,有过不罚,任由合法权益受到野蛮侵犯者哀号连连,空耗余生。如此,对民心的摧残甚烈!

“GDP数据连年增长”的背后,已无法遮蔽的是逼良为娼、逼出人命之事不断发生,百姓连年喘息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大山之下,用人生的重负、青春的圣洁、甚至于生命,为“盛世”虚假的奢华买单!

纳粹德国的军队,当年雄赳赳、亮晃晃掠夺世界人民;纳粹中国的利益集团,而今鬼鬼祟祟、巧立名目,不断变相掠夺着本国的人民!

正因为强权伴生着厚利,权势阶层在饱尝专制的甜头后,也才会顽固抗拒民主的潮流,并总呈现着一副同民主有仇的样子。

文前提及的包遵信先生,曾任《读书》杂志副主编及《走向未来》丛书主编、顾问,因参与八九民运被判刑,出狱后仍笔耕不辍,积极推动自由民主,参与多项维权活动。在许多人的眼里,包遵信先生是中国民主自由思想启蒙运动的重要人物,同时也是一个良知与勇气兼具的独立异见学者。

这等人物,不能见容于专制社会,不难想见。可不管怎么说,斯人已去,其生前同道为着个人情谊和共同的社会理想,出于人之常情,为故人献上没有妨碍到任何人的一束鲜花和哀思,这总是刘凤钢、王美茹、江棋生、俞梅荪、张祖桦们的自由吧?这也要监控、警告、阻扰,甚至抓捕?活在这样一个个人尊严、自由和权利随时会被强权以任何名目剥夺的时代,与生活在纳粹时代区别何在?

我能想见刘凤钢等人在受到监控、恐赫、阻扰甚至抓捕时,是怎样的恐惧、愤怒而又无奈。类似的经历,对我夫妇俩来说太熟悉了,在短短两个来月的时间里,我就被南海官方非法绑架了4次,更遑论对我的监控。用近似于纳粹时代的做法试图“构建和谐社会”,无异痴人说梦!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案发迄今,呈现百般怪异,其强权操纵迹象非常明显。也许,这起惨案,一开始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否则也不至于北京会管束不了佛山南海,不至于上上下下就这样一路装聋作哑。特别是当地至今仍在变相置我于死地,这就显得更加怪异。

活在这样一个形同纳粹时代的“和谐盛世”,血淋淋的现实就摆在眼前,我着实无法凡事都再往好处想。要打消我的疑虑并让众人心服,实则不难,那就是责成相关方面让铁的事实说话,对这起虐杀学生的惨案予以全面公开,严肃查处相关责任人——我孩子是“自杀”是他杀,请让铁的事实说话!

苟活“盛世”,生不逢时,文字其实改变不了什么,充其量只是记录了一段历史的轨迹而已。在这年月,百姓除了自求多福,祈祷出入平安,该当别无奢望。他们给你描绘了一个“和谐”的幻象,千万别把这幻象当真。裹起了“和谐”盛装的纳粹中国,要真正实现社会和谐,在我看来任重道远!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