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3 廖祖笙:廖祖笙夫妇第三次遭官方非法绑架


“天高皇帝远”的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俨然已在事实上宣布独立,不归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这个“特区”的某些公职人员,不断公然叛逆道德规范,违反公序良俗,践踏党纪国法……短短两个月时间,家破人亡、为儿鸣冤的廖祖笙夫妇遭到南海官方3次非法绑架,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全无保障!

在北京被大沥镇政府的酷吏们非法绑架回南海后,我夫妇俩发现这帮人根本就没有把北京放在眼里,万般无奈,于是只有在10月3日上午再次动身,准备到京城又一次寻求公道。然而,就在熙熙攘攘的广州火车站,我夫妇俩第3次遭到了南海方面的非法绑架。这次南海官方至少出动便衣警察7名、政府工作人员5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条文,在这些恣意妄为的公权行使者眼里,又一次形同废纸!广州火车站能一次次允许“官匪”在它的地头上拉屎拉尿,甚至予以默契配合,这个火车站在事实上,也已游离中国的法律和商业道德之外,已然不归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

血淋淋的虐杀学生的命案不予秉公处理,公然关闭法律的大门,非得我夫妇俩“协商解决”,这本已令我们感到万分憋气,更令我们深感气愤的是,就连“协商解决”,那个所谓的协调小组也毫无诚意,继续以一副流氓嘴脸玩弄着“经济上拖垮”的把戏,试图拖过十七大,而后再遥遥无期拖下去。在广东省范围内,我们为蒙冤惨死的孩子已是苦苦奔波了一年多,对这儿的法制环境和人文环境早已深感失望,在公了了不成,“协商解决”对方也全无诚意的情况下,除了寄望北京主持公道,我们已是走投无路,别无他法。

当地官方为了阻止我们进京上访,故伎重演。北京开“两会”期间,我所在的小区3个出口每天均有欲盖弥彰者“站岗”,或是翻来覆去、心不在焉整天扫脚下的那几片树叶;这次我们回到南海,我楼下的路口又每天都有数人在将我们紧盯着——我妻子到菜市场去买菜,有人跟踪;我下楼去买包香烟,有人跟踪;倘使整天没下楼,便有人装作按错门铃的样子,来按一按我家的门铃……我夫妇俩天坍地陷,非但感受不到当地党和政府的丝毫温暖,反而得日复一日如此“狱外服刑”,领受着野蛮公权的雪上加霜!

没有谁愿意被当地政府以杀人不见血的阴毒迫害至死,我们决定再次赴京。在为儿鸣冤的过程中,我们已是债台高筑,决定尽快廉价处理现有的这套商品房,由此家里得留下一个人,加上我妻子从北京回来后身体一直欠安,所以我准备这次一人前往北京。经历了痛失爱子的死离,又得经受苦命夫妻的生别,这在我夫妇俩感觉特别不是滋味。买到车票的那一刻,我就想像得到站台上的洒泪相别。

为了摆脱监视者的跟踪,10月3日这天,我夫妇俩清晨6点多就出门了,带的行李很少,只有几件我换洗的衣服。可就是这样,也还是没能摆脱公权行使者的盯梢和非法绑架——

进了广州火车站之后,为保险起见,我们有意坐进了别的候车室,但不久后发现南海和黄岐的便衣警察在车站里到处找我们。被他们发现后,我们开始频繁更换候车室,然而坐不了多久,在人群里就又被他们神色匆匆找到。我忍不住上去同一名打过多次交道的南海便衣警察打招呼,说:“你们这样不行的,是执法犯法啊。”他不吭气,只顾用手机和他的同事们联系。

我在电话里向多位友人说了我们所面临的危急状况。快要进站上车了,我妻子看到这架势,十分担心我的安全,临时决定若能上车,就陪我一同到北京。我们随着人群朝车厢走去,快要上车时,身着便服的6男1女突然从后面扑了上来,左右夹击,把我夫妇俩架住。我要同他们理论,他们也不搭理,死命把我们往站台的另一头拖。那位南海的便衣警察特别来劲,把我的左胳膊架得生疼。

病中的妻子气得站立不稳,险些晕倒。我也愤怒地对那位“工作”卖力的便衣警察说:“你们执法犯法,还这么嚣张?我们已经够惨了!你们无非是给公家打份工,这无冤无仇的,有必要这样吗?”被我这么一说,那位便衣警察也不好意思了,不再架着我。但上车已不可能,他们将我们团团围住。

稍顷,大沥教办叶主任(协调小组组长)等5名政府工作人员又出场了。在等车的间隙,叶主任和刚才那位“工作”特别卖力的便衣警察都向我伸手要烟,以示友好和赔礼。我埋怨:“这样并不解决问题嘛,一直在我两夫妻身上耗费这么多国家资源,太过份了!我有要求公事公办的权利,也有申诉和出行的自由!”

但说什么也只能是对牛弹琴。那些便衣警察把我们交到政府的人手里,看着我们一同坐车离开。回到黄岐后,我夫妇俩同协调小组的组长坐着聊了一会,又是不欢而散。人命关天的事,本来就不该“协商解决”,“协商”不成,还要几十次强迫我们不断“协商”了再“协商”,一次次通过非法绑架的流氓手段剥夺我们申诉、出行的权利和自由,这真他妈岂有此理!

“病重”的其实不只是南海。在互联网上,我近期的话语权已被官方剥夺得淋漓尽致,封删了我3个博客、21个网站后,我再新建网站,便开始频频见鬼——才注册的网站帐号,要么网页立刻被屏蔽,要么就无法上传文件,如此,我也倦于再新建网站了,在国内网上说话日渐困难。一个如此害怕百姓说话的时代,一个依仗强权草菅人命、不让冤民喊冤呼痛的时代,是一个虚弱、混帐、无赖、专制得无以复加的时代!

“制定法律的人首先触犯法律,这样的法律还有什么意义?”(贝蒂语)一方面是口口声声“构建和谐社会”,一方面却是倚官挟势,散伤丑害。公门中人哪怕是目无王法,也能脱天漏网;黄冠草履哪怕在行使合法权利,也要饱遭迫害……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又是什么?历来善治的官府管制社会,均系急吏缓民、含蓼问疾,而现在却是倒行逆施,频频以胡作非为的姿势面向元元之民,根本无顾百姓死活。这,难道也能算是你们所谓的“和谐”?

为什么脣焦舌敝,也改变不了这畸形的世道?为什么血泪现实万般,也依然换不来官法如炉?所谓“当家作主”了的中国百姓,在法律面前,为什么至今没有与强权并行的权利?没有民主的甘霖,就必见专制、残暴的尘土飞扬!在专制社会里,法律许多时候不过是一个摆设,不过是强权欺凌弱小的一种工具。中国啊,我为你痛心,这分深痛,比我痛失爱子似乎还要来得剧烈!还说什么“崛起”呢?而今的“和谐社会”,已是“病重”到了如斯地步!

面对一次又一次丧尽天良的非法绑架,文弱若我,固然无力反抗,但忍无可忍中,我必须表明一种态度,勿谓言之不预也——

那些无耻的官僚尽可为着自身的仕途前程百般掩盖血腥,继续迫害良善,但只要我孩子的死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处理,来日有任何现任的广东官员跻身中南海,我必发表《作家廖祖笙与中国共产党决裂声明》,详细阐明我与此政党从形式上到精神上彻底脱离的原因和理由,并保留随时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申诉的权利!我不能看着自己为之奋斗过的政党,被如此冷血、残暴的官员放任糟蹋,从祸害一方百姓到祸害全国人民!广东再怎么无法无天,也不能朝全国各地的身上蔓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党纪国法能对此等酷吏网开一面,视若无睹,那么我也就干脆知趣点,离你这个政党远一些好了。

书生报国本无物,唯有手中笔如刀。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改变我倾心报国的忠贞和理想!在国家不能给溘先朝露的廖梦君以公道的非常时期,我只有含泪去践行一个作家未完成的使命,期待雨过天晴,同时寄望以此或多或少给我无辜遇害的君儿以告慰!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