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08 廖祖笙: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赴京之前,我曾经这样说过:“我深知在这样的体制下,即便奔赴远方,也极可能是血泪成行”,然而,“黑暗需要有人去见证,光明需要有人去探寻,人类蜿蜒前行的历史,一直以来就是在黑暗中不断探寻光明、蹒跚前行的历史,而非听天由命、任人宰割的历史!”(见《廖祖笙:这世道,休提起,提起泪涟涟!》)

果不其然,我夫妇俩在京城折腾了已经一个月,为孩子的蒙冤惨死多方申诉,讨不着任何的说法;日复一日给最高领导人每天寄出两封特快专递,也得不到任何的回音。这些全在意料之中。在京城奔波到最后的结果,我夫妇俩或也像绝大多数的访民那样,不过是用人生真确的惨痛,进一步印证了体制之恶,以及这世道肉食者的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

古色古香的京城已然灰飞烟灭。北京街道的两侧,要么雾阁云窗,要么在砌造一堵接一堵的“文化墙”,像拉扯一块块遮羞布似的,遮掩着低矮的民房以及大面积拆迁之后的一片狼藉。这座城市的表皮裹起了“现代化”的盛装,骨子里却抱残守缺——大量访民奔走在广袤的京城,犹如跋涉在远古时代的荒漠之内,各种“为人民服务”的办事机构林立,然而故宫的城墙在四处隐性延伸,“贱民”们求爷爷告奶奶,在这座城池同样不易找到一个可以真正说理的地方。那些习惯于作秀的官僚,千里迢迢“访贫问苦”,对眼皮之下苦苦泣告的访民,却能视而不见,何其矫情与冷血!

事实上一直以来,这个国家在骨子里就没有明显的成长,它定格在明朝永乐年间,明成祖在建造紫禁城的同时,似乎也已把专制、残暴、无耻和邪恶钉牢在了当权者的体内。在一个缺乏民主监督的极权社会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对党,没有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哪怕是人命关天之事也能暗箱操作,统一宣传口径,何来公开、公平和公正?所谓“人民当家作主”,不过是一通哄和骗,无所谓民主,也就无所谓真正意义上的百姓当家作主。“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翻开中国的历史,说到底就是一部率兽食人、虐政害民的历史。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世道一边在起劲地叫嚣“构建和谐社会”,一边却旁若无人频频上演着万般的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默许吃人、藐视人权、迫害良善的事每天均在朗朗乾坤中发生,只是这一切在中国境内的媒体以及互联网上,不会得到具体的体现,这个“伟大的”国家在把持舆论方面已是炉火纯青,总是莺歌燕舞,总是一派“和谐”。类似上访村内的苦难,是得不到中国媒体的眷顾的;打开“境外”的中文网站,不忍卒读,种种控诉的文字中凝结了百姓太多的血泪,而写这些文字的作者,多半如我,正“幸福”地苟活在“崛起”中的中国。

他们在本土有冤无处申,有苦说不出,在互联网天大地大的时代,不过是为着喊冤呼痛,为着给执政当局提出一些批判性、建设性的意见,便不得不舍近求远,从互联网上 “出国”言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白纸黑字,俨然不是对人民庄严的承诺,而只是一种摆设。更令人愤慨的是,这种言论上的禁锢正大量抛撒着纳税人的血汗钱,居然能用纳税人的金钱反过来限制纳税人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

无数革命先烈当年为着实现心头的夙愿慷慨赴死,白骨累累之后,据说搬走了压在中国人头顶的三座大山,而今新的三座大山又高比五岳。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背后,是连年来政府职能属性的丢失,是逼良为娼,无视民间疾苦。可就是在这样的不堪中,也还有御用文人和所谓的“经济学家”为夺泥燕口、削铁针头炮制理论上的支撑,为政府推卸份内的责任而百般掩饰,何其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案发年余,被邪恶势力操作成了而今这模样,就更是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逻辑学的基本知识告诉我们:在同一思维过程中,一个思想及其否定不能同时是真的。相关方面一会儿说廖梦君是“跳楼自杀”,一会儿说是“不慎坠楼”,而任何一个亲眼目睹我孩子遗体的男女,均不难得出这样一个判断:这孩子死于他杀!换言之,两种截然不同的结论,必有一方在误判或撒谎。真金不怕火烧,何以这一惨案偏偏媒体介入不得、律师介入不得、家属申诉不得、公众谈论不得、法院受理不得?答案只有一个:这是一个经不起检阅和追问的假案、冤案,强权压迫至今,靠的就是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

何其相似啊,“肉体上消灭,道德上抹黑,经济上拖垮”,“文革”中整人的可怕套路,在这一惨案中再次被邪恶势力运用得驾轻就熟。风雨如磐中,承受着巨大人为灾难袭击的绝不仅只是廖祖笙夫妇。不断有阴风阵阵的消息传来:某个作家、记者被捕,某个维权人士饱遭迫害……构建和谐社会与制造官民对立、疯狂践踏人权之间,难道也能划得上等号?从中也能觅得见“和谐”的影子?

法国作家、哲学家孟德斯鸠曾经这样说过:“支配和统治一切的,在君主政府中是法律的力量,在专制政府中是永远高举着君主的铁拳,但是在一个人民的国家中还要有一种推动的枢纽,这就是美德。”在邪恶势力完全不把人权当回事、拒绝先进制度、习惯于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的年月,这种推动国家进步的枢纽又到哪里去寻觅?中国“崛起”的背后,美德是如此乏力,大江南北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道德大滑波。

纣王无道杀忠良,天下荒芜怨声起,纣王最终是一种怎样的下场,我们都已经看到。在中国史上,没有任何一个统治阶级能够真正依凭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带领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相反只会给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大学》曰:“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是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古人的训格之言,肉食者们难道也忘了?

我本愚鲁,但即便愚鲁若我,亦不难得出这样一个基本判断: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执政当局如果不能以人为本善待人民,那么哪怕把构建和谐社会的口号喊得响彻云霄,于民众而言也仍然是口惠而实不至,这一愿景最后只能是画饼充饥,不过是海市蜃楼!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