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02 廖祖笙:廖梦君案是百分之百的假案、冤案!

廖梦君案是百分之百的假案、冤案!在廖梦君遇害校园事件中,公权呈现着前所未有的诸多诡异。联系事件发生前后的各种不正常现象,大抵只能用迫害来解释。尽管悲愤如潮水一般漫过了我的心坎,但我还是强迫自己平静地去讲述这一人生的浩劫。把文字单纯停留在控诉的层面,这不是我所想要的。

在血淋淋的命案跟前,公权本当有责任有义务澄清事实,还原真相,最大限度地满足死者家属和公众的知情权。然而,在廖梦君遇害校园事件中,我们看到的不但是公权的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而且是欲盖弥彰,对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予以少有的粗暴压制和践踏。公众、家属、律师、媒体记者本该有的知情权,被强权悉数悍然剥夺;法律的大门在隐形黑手的操纵下,也对遇害者家属连连关闭,而且关闭得十分诡异。

在《党和政府有何必要充当“黑老大”?》一文中,以及此前写下的诸多文字里,我对当地统一宣传口径后所炮制的弥天大谎,已经做了不少的批驳和揭露。在这里,我仍有必要蜻蜓点水,重复本事件的一些基本事实。

血案发生之前,因为孩子在中考时遭到百般刁难,且中考前两天遭到班主任谭观南的殴打,我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和教育部部长周济,这些文章当时不仅发在我的新浪博客上,有些还发在国内一些影响很大的媒体上。在此我也再次顺便声明:若封了我的新浪博客,或未经我同意,删去一些可供佐证的篇章,均有进一步公然毁灭证据之嫌。法律的大门此时对我关闭了,并不意味着这扇大门将永远对我关闭,除非中国一直这样乌烟瘴气!

倘使事件果如统一宣传口径所言,那么这世道横行惯了的公权,当会“理直气壮、正气凛然”地把问题摆在桌面上说话,断无遮遮掩掩、任人口诛笔伐的道理。公权不会放过任何能够表彰自我、以示“公开、公平、公正”的机会。公众何时见识过公权在质问如潮中,如此三缄其口,装聋作哑?

诡异的后面往往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让我们来重温一下廖梦君同学遇害校园事件中的某些诡异:

廖梦君不知所踪的当晚,我夫妇俩赶往社区民警中队报失人口,梦君的母亲在社区民警中队见干警神色异样,交头接耳,感觉孩子很可能是出事了,急得泪流满面,跪求答案,干警仍说“要等上面的通知”。在梦君惨死8小时之后、现场也已完全改变的情况下,干警们才肯告知我夫妇俩噩耗!

廖梦君遇害次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多家媒体的记者聚集、等候在办案单位的门外,但采访要求遭拒。记者致电当地政府,政府官员说:别报道,要先统一宣传口径!

家属和记者欲前往殡仪馆给梦君的遗体拍照,不让拍,也不让记者跟去!我夫妇俩在殡仪馆亲眼目睹了梦君的遗体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身上刀口累累、血肉模糊,随后赶往黄岐中学门口与记者们汇合,我们声泪俱下讲述了在殡仪馆看到的情况,记者们再次欲前往殡仪馆给梦君的遗体拍照、摄像,又遭到政府官员的阻止!

当天夜晚,广东的许多媒体接到某个地方的紧急通知,被告知这一血案不许报道!有的媒体为这案子跑了一整天,做好了图文并茂的整版的稿子,不得不因此而尘封。

随后又有国内多家电视台前往当地采访,但拍摄的画面均无法与观众见面。广东南方电视台前往黄岐中学采访时,被校方人员蛮横地拒之门外!

中央电视台的三个节目组先后主动与我联系过,欲前往广东采访这一事件,但没有一个节目组能够成行。最后与我联系的那个节目组告诉我说,采访选题在某个地方批不下来。

我惨死的孩子至少被警方开膛破肚尸检了两次(其中一次未征得我夫妇俩同意,我们也不在场)。在第一次尸检前、尸检中,警方均信誓旦旦向我承诺说尸检报告一定会给我一份,并会附上一套伤情照片,但后来却变卦了,声称尸检报告是机密材料,坚决不给!

警方向我夫妇俩出示的所有“证据”,不过是8份所谓的“鞋印”报告,我孩子的两只鞋子都在警方的手中。撤案时警方表示在“涉嫌行窃”的地方和“赃物”上提取不到我孩子的指纹。向我出示的“脚印路线图”,不是照片,不是录像,居然是用钢笔画的!

我在惨案发生后数日,在广州聘请了两名律师,但律师一直无法介入此案,既看不到尸检报告,也不被允许依法调阅卷宗。2006年8月2日,我和一名摄影师陪同律师前往殡仪馆取证,欲拍摄梦君刀口累累的遗体,遭到工作人员的野蛮阻止。我们所带的三套专业摄影器材,无一派上用场!

律师以特快专递的方式致函三级公安机关,请求允许家属给孩子的遗体拍照,然而,几个月过去了,对方不作任何回应!

我对此案很早就提出了近80个疑问,要求相关方面对这些疑问做出书面解释,相关方面无言以对!

随后我们了解到,黄岐中学出了人命后,警车隔了快一个小时才“赶到”。救护车和警车来时,均不鸣笛、响号!!!

校外目击者称,当时廖梦君是被校内的三个老师和一个保安追杀到三楼的!抛尸现场的第一目击者称,廖梦君一落到地面,就已经是一具尸体!警方对现场的第一目击者未做任何询问,相反把要提供破案线索的目击群众粗暴赶走!

从案发到现在,没有任何机构向死者家属主动寻找过破案线索!

我夫妇俩找公安,公安说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说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说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说去找公安……我前后给数十位官员写过上百份的申诉材料,无一得到回复,连“节哀”二字也没有!

对于官方统一宣传口径所炮制的谎言,我前些天写的那三段文字也再次做了驳斥,照录在此:

“涉嫌偷窃”?据称“赃物”是几本书和一个U盘,然而,其中的几本书我家多年前就有了,廖梦君的所有同学和东方网也可为证,他本身有一个容量为250M的MP3播放器(该播放器为案发半年前东方网寄赠给我的奖品,我转送给了孩子),我家此外还有一个容量为5G的移动硬盘,而且暑假期间我还给孩子买了一个内存为1000M的MP4播放器(附注:这3样东西全部拥有U盘的功能,而且功能多样化,其价值也超过U盘的许多倍),他被校方招回学校领证,母亲还在隔条马路的商场里等他,相约不见不散,一向品学兼优的他有没有可能去“偷”这些他并不需要的物件?他被人从操场上追杀到三楼,而“涉嫌行窃”的地方正是三楼,他如何在被人追杀的情况下去三楼“涉嫌行窃”?事实上“涉嫌行窃”的场所和“赃物”上也提取不到我孩子的指纹!

“行刺老师”?凶器(水果刀)为学校教师所有,杀人现场拿刀的那人在喊“救命”!“重伤”的那人在医院没呆几天就出院了,撤案之时就是出院之日,之后很快不知所踪!那个当事的保安也早离开了黄岐中学,跑了!案发当时,多次殴打并虐待我孩子的该校政治老师谭观南在场!两次扬言要“揍”我孩子的该校教师梁细波(级长)也在场!邓玉海的妻子也在黄岐中学任教,也是政治老师!这两夫妻都是政治老师!!!

“跳楼自杀”?在被人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左腹部已被捅穿、身上刀口累累的情况下,一个孩子如何像一只飞蛾一样能穿过锁着的铁门跑上楼顶,又从楼顶往下爬进5楼?在两只骼膊均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痕迹,警方也始终无法合理解释我孩子的两只骼膊是怎么断的)之情况下,他又如何去“翻窗跳楼自杀”?目击群众见到的情况和尸体的落点,也足以证实是他杀!是抛尸!而绝非统一宣传口径所说的“跳楼自杀”!

2006年11月27日,我和律师向南海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请求法院判令南海区公安分局查明血案真相,把相关材料复印给我或律师,经多次催问,于12月25日拿到了裁定书,区法院不受理;我们于12月31日开始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经多次催问,于2007年3月28日拿到裁定书,仍然是不受理。我们实际拿到裁定书的时间,与两份裁定书上所标示的裁定书发出时间严重不符,整个交涉过程有人证和录音为据。

此案从案发到现在,任何稍有知觉的人,都不难察觉有黑手在幕后“操盘”。媒体无法介入,律师无法介入,公检法形同虚设,党和政府装聋作哑……

惨案发生后,某论坛很快有网民公认的“5毛”夜以继日轮番上场,以百般诋毁和辱骂的下作方式,对我展开疯狂“围剿”,一切显得有备而来,他们“未雨绸缪”,极力用一些牵强的说词试图印证此案与迫害无关。其中上蹿下跳得最凶猛的,是江西省德兴市一中的徐建新。徐自称,他一篇没写完的文章“影响了总理人选”。2002年,我的一部长篇官场小说被官方悄然查禁,别说“影响总理人选”,就连村民小组长的人选我也没能影响;章诒和被禁了三本书,也没听说她影响了谁的走马上任。徐一篇没写完的文章就“影响了总理人选”,“无意中帮助温家宝当上了总理”,这个徐建新,当真了得!

天理先生指斥徐建新为朝廷鹰犬,此前我还将信将疑。年前我在美国民主论坛发了几篇文章,徐建新“消除影响”的文字随后就杀气腾腾赶到,在文中,他把高莺莺、杨代丽、廖梦君的家属“一锅煮”——不是官方的错,全是这些受害者家属的“错”。小丑徐建新,我算是见识你“维权”的真面目了!到我当兵、工作、求学、生活过的地方去走走,看看我廖祖笙除了率真,还能剩下些什么?你信口雌黄毁谤我“撒谎”,你也配?

廖梦君遇害当年,国际笔会发文称:中国是世界上关押作家和新闻工作者最多的国家,国际笔会的记录中有46个中国的案例,最长刑期达19年。逮捕数的上升标志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对中国异议人士的打击,目的是为了使那些试图利用奥运会的机会批评当局的作家沉默。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任何文字对此信息证伪,换言之情况属实。

惨案发生之前,有好长一段时间,我的邮箱里每天涌入大量的病毒邮件,一些稿酬也莫名其妙收不到。我是个深居简出惯了的人,几乎每天均在或读或写中度过,常常是一两个月也难得下楼一次,有谁要伤害我,在那时并不容易找到下手的机会。有些时评我虽然写得犀利,但考虑到国情,一直是注意把握尺度,有谁要拿我的文章给我公开治罪,在那时也不容易。我平时最担心的是孩子的安全问题,每次他去上学,我必交代他一声:“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那时最怕的是他在路上发生意外,没想到他竟遇害在校内!

千呼万唤,也还是监督机制和纠错机制全线瘫痪,这样的现实远比廖梦君遇害校园事件本身来得更可怕。从不少相关工作人员的目光里,我夫妇俩看到的是那种迫于某种压力,而流露出来的无奈和同情;当地有人早就在悄然议论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迫害事件;我的搜狐博客不翼而飞;我的新浪博客有时一天删帖会被删出几十次!我夫妇俩经常受到不明身份者的监视和跟踪;甚至就在自己居住的小区内,我也受到不明身份者的跟踪和殴打……

在这个公检法并不独立的国家里,我深知党和政府掌管着一切,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除了不断向党和政府申诉,哀求党和政府还我孩子一个公道之外,一时之间已是别无选择。然而党和政府却装聋作哑,形同无赖,这实在不是我先前所能想到的。

日历在一页页地翻过去。那个所谓的“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的党,以及那个所谓的“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又在哪里呢?!在廖梦君遇害校园事件中,许多原本闪烁着迷人光环的东西,也正如遇害学生被冷藏已久的遗体一样,正一天比一天干枯、变形、发臭……血和泪凝成的现实,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去审视一切!

想到把青春献给党的日子;想到在绿荫如盖的军营里,自己当年一脸庄重、举起右拳向党旗宣誓;想到萨达姆政权面临外来侵略时,“共和国卫队”一夜之间的土崩瓦解,作鸟兽散……

有泪,在眼角无声地流淌;有血,在胸腔内不断地滴落……不知今夕是何年,也不知道中国往后将去向何方。廖梦君被杀害了,同时被杀害的,还有千千万万个中国人的情感和信仰!

虐杀仍然在继续……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