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10 廖祖笙:给总理送个花圈!


岁末的钟声即将敲响。今年的大年三十,我特想给温家宝总理送个花圈!

与往年一样,这时节全国各地均涌动着回乡潮。人在异乡,遭此劫难,我夫妇俩益发思乡。然而,这个年关我夫妇俩却只能守着这块伤心地,迟迟不敢踏进家乡。我的母亲和岳母俱逾八十高龄,她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可爱、善良、聪明的孙子和外孙已是天人相隔,再也不会回到她们身边了!风烛残年,老人又怎经得起这晴天霹雳般的噩耗?!

亡子尸骨未寒,至今仍血肉模糊地躺在殡仪馆里,杀人凶手还逍遥法外,包庇杀人犯者继续安之若素,身为梦君的父母,在这个异常寒冷的冬日我们又怎能撇下他远行?今年的大年三十,哀痛、绝望将注定贯穿我夫妇俩的胸膛,如果可以,给总理送个花圈,借以表达一个公民对一届政府的观感和期望,我想我的心里会安详一些,这个年也会过得稍微有意义一些。

说说大年三十,我想给温总理送花圈的若干理由:

记得温家宝总理那年在美国给大学生演讲,引用过孟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语,我相信总理的内心深处一定涌动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大年三十给总理送个花圈,有助于进一步增强总理的忧患意识,进而高瞻远嘱,调整这届政府的行为和走向。

花圈寄托着哀思。请让我们一块来回首过去的一年里,不该发生的种种;请总理起立,为种种有形或无形、不该发生却偏偏发生了的死难默哀。秘鲁首都利马发生火灾,有80人死亡,总统托莱多宣布全国默哀两天,以纪念那些遭到不幸的人。 总理啊,在这片土地上,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失去的又何止是80个骨肉兄弟?!在万家安乐的大年三十,匹夫匹妇能安乐,尺板斗食能安乐,总理您却安乐不得,您至少该为遇难者们默哀三分钟。不少亡魂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没有及时得到政府的关怀,他们以这样或那样悲惨的形式离开了人世,他们有权领受任何一位中国政府官员的歉疚和默哀!

大年三十给总理送个花圈,让我们一块动手,在狗年的最后一天,把这届政府做得不够周到的地方悉数埋葬。泱泱大国之总理,就是13亿中国人的家长。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身为一国之家长,在狗年的最后一天“一省吾身”大有必要。没有哪个中国人不期望自己的祖国欣欣向荣,没有哪个国民不巴望总理在新年更有魄力。总理啊,送您一个花圈,就是希望您为国为民送走过去的那个温家宝,以更强劲的姿势,去迎接又一个温家宝的新生。

给温总理送个花圈,就是不想再看到那个温情有余、刚性不足的温家宝。当温总理为矿难中殉难的矿工垂泪的时候,当总理亲自为农民工讨薪的时候,我也曾深深地感动过。然而总理您都看到了,泪水和事必躬亲式的琐碎,并不足以改变中国。矿难仍然频发,农民工年年讨薪……单凭温情和琐碎遏制不了资本家们的残忍。要阻止罪恶的蔓延,不仅需要总理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阳刚,更需要总理治下有制度性的阳刚!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想给贪欲横生的政府送行。这些年来,不少地方政府乐衷于与民争利,那种种巧立名目的收费,那强行征地的疯狂,多像旧社会土匪恶霸的强抢民女!贪官污吏层出不穷,抓了一批又一批,但还是一拨又一拨地冒出来。单靠了左手监督右手,光靠了老子抽查小子,反腐再反个十年八年,现在是啥样子,来日也还是啥样子。必须有民主监督的存在,尽早给人民以举手投票罢免贪官污吏的权利!而总理您,在反腐的大业上,不能姓温和的温,应该姓钢铁的铁!我说过坚决惩治就是对腐败最好的预防,多么希望看到总理您在反腐的路上,乃猛汉一夫当关,对来犯之敌悉数斩落马下——这般勇猛的姿态,就是对饿虎吞羊、蠢蠢欲动者最好的预防。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想提醒中国政府在某些方面责任感的缺失,甚至于死去。不论中国日后去向何方,让国人看得起病、上得起学、买得起房,均为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些年来,我国政府在这些方面的责任感有所缺失,把国人生存的要件步骤过快地推向了市场,使国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累乏。GDP数据的确在连年增长,但政府也最好打量一下,那些数据里是否也和着百姓的血和泪?生存要件一旦无止境地商品化,最终将意味着政府对人民对社会主义的背叛和抛弃!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想埋葬政府官员不该有的冷血。政府掌管的媒体终年在为政府官员吹吹打打,把他们粉饰得犹如肉身菩萨一般。然而大家都看到了,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宣传而已。我一向品学兼优的独生子被人骗到已经放假的学校去“领证”,转瞬被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全身刀口累累地惨死在校内,当地相关方面竟然也能“统一宣传口径”,诬其为“小偷”!竟说“没凶手”!竟说是“自杀”!竟说“学校无过错无责任”!我哀告至今200余天,大小官员一概装聋作哑!在冷血盛行的时代,官场人物虽然个个衣冠楚楚人模狗样,但更多的是行尸走肉!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一种精神上的起义,向一个专制的政府告别。专制在我们这片土地上衍生已久,其具体表现形式之一就是拒绝民主监督的参与,视公理和人心所向若无物,为所欲为,独断专行。在我孩子被残杀的这件事上,专制再次暴露了它嗜血的本性,掩盖令人发指的罪行至今。相关方面不但进行新闻封锁、疯狂删帖,还滥用公权,动用小丑终日在某论坛对受害者进行疯狂诋毁和辱骂;我的搜狐博客不翼而飞;律师至今无法介入,既看不到尸检报告,也看不到“破案”卷宗,更询问不了当事人;我于2006年11月27日向法院递交了诉状,但至今无法迈进法庭……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希望云淡风轻,希望各级政府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一扫过去的诸多阴霾,办人事,说人话,重塑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形象。西哲说“人民的政府来源于人民并服务于人民”,我希望中国的人民政府名副其实。民心似水,政府若舟,政府官员如果以欺压百姓、愚弄人民为能事,终将看到可悲的下场!为所欲为的官场意志必将折服于民主风潮,真正能折服人心的是仁爱和公德的力量,是民主的力量,而不是暴力机器催生的欺骗和强权打压的力量!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想宣告行政单位不作为在人民心目中无异于僵尸聚集地。廖梦君遇害校园,相关方面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至今无法给死者家属和公众一个令人信服的交代,与此相对应的是,某论坛一天到晚有一群小丑追着我要证据。可笑之极,纳税人惨遭不幸,还得于巨大的悲痛中到网上去公示证据?别说那“著名”的通稿漏洞百出,别说我还掌握着不少证据,就是我一点证据也没有,我也没义务为我孩子的惨死在网上展示证据。纳税人年年纳税,就是供养行政单位、执法机关尸位素餐的吗?要想把廖梦君案强行办成冤案,相关方面就有责任有义务出示无可辩驳的证据,而不是搞错对象,或毁灭、隐匿、控制证据!

给总理送个花圈,送的就是一分期望一分提醒一分监督,同时也是人民的一分子在向总理诉苦。宪法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须接受人民的监督,在辞旧迎新之际,不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不论以往的岁月里有过多少的苦难,我都希望有更多的人民站起来,充分行使宪法所赋予人民的权利,对公权力尽可能进行监督。这种监督,是为我们自身的今天负责,同时也是为我们的明天以及民族的未来负责。在公权力肆意妄为的年月,更加凸显著把公权力关进笼子的必要性!

哪怕是对总理,人民也有这分义务,也不能任其游离于人民的监督之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