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27 廖祖笙:心灵淌血的日子(之一)


■强迫接受 2006-10-11:

今天我们夫妇俩仍然在省厅那边静坐。罗双红一家4口,继续在悲凉地诉说着同在佛山,所经受的同样的悲惨。

上午我和多位警官再次谈到拿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也调看不到卷宗的问题。

下午佛山、南海方面男男女女来了10几人,把我叫进信访办谈话。一群人你言我语,摆出了一副死都不会把尸检报告亮出来的架势,明确表示“尸检报告是绝对不会给你的”,南海方面还拿出一份信访答复的复印件,上面写着“廖梦君是跳楼自杀”,几个人咋咋呼呼地要我签收,我们夫妇俩都拒绝签收。

我的孩子惨死在学校,我这个作父亲的居然“没有权利”对他的遗体拍照,律师、多家媒体记者要拍摄他的伤情,也均遭阻拦,相关方面又来个“尸检报告是绝对不会给你的”,并盖棺定论为“廖梦君是跳楼自杀”,这让我不由再次想起罗双红上访材料中写下的那句话:强迫亲属接受不公正的死因结果。这和逼良为寇,又有多大的区别呢?

最基本的事实是:我的孩子在小区内原本玩得好好的,傍晚被人骗到学校去“领证”,结果被人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挫伤)、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有谁见过这样“跳楼自杀”的孩子吗?孩子的两只骼膊都断了,他还怎么去翻窗“跳楼自杀”?!

既然廖梦君是“跳楼自杀”,为什么相关方面不坦然地把他的尸检报告给我们?为什么时至今天,律师也无从依法调看本案的卷宗?

奔波至今,我们夫妇俩的内心早已装满了悲愤:为什么要害得我们家破人亡?为什么要让痛失爱子的父母经受这样的煎熬?为什么要强行冤死一个无辜的孩子?为什么杀人凶手至今还能逍遥法外?……

为什么?!

■不容易找到说理的地方 2006-10-10:

今天我夫妇俩在广东省公安厅门口对面的人行道上,耗了一天,大部分时间是站着。

古人告状,必备状纸。我们的“状纸”上同样写有冤情,只是纸张会比古人用得稍大些。站了不到两分钟,就有武警和保安过来,要我们到信访办去“说话”。我说,没用啊,去过多次了,只是把材料转下去,不解决问题啊。我说我也有过当兵的岁月,你们将来也会有自己的孩子,当你们的孩子感冒发烧时,你们就会理解作父亲的如我,怀着的又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了。

武警和保安无言,走到一边去了。

罗双红一家4口,仍然“坚守”在省厅门口对面的一侧,用他们的疲惫与悲愤,书写着同在佛山,所经受的同样的悲惨。

站了大约有十几分钟,有4个警官突然走过去,要抢走罗双红一家写有冤情的纸张。推推搡搡中,罗的一双儿女被吓得惊惶地哭叫。我看不下去,带着妻子走到罗家的身旁,说:“没什么好怕的,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有冤不能申!”他们的争执结束了,我夫妇俩重新回到原位。

快到中午时分,有个抱着孩子的妇人从信访办出来,哭着、骂着走了。有个来自深圳的男人也信访来了,上次我见过他,我知道他为了自己的孩子,已经信访6年了!

站得十分辛苦。黄岐民警中队的一位干警身穿便服,拿着摄像机,也多在一旁站着。到了傍晚,佛山和黄岐警方又各来了一个人。我们夫妇俩被叫到省厅的信访办说话。一群人关着大门,说着我们的“违法”。

他们说案件还在重新侦查阶段;他们口头承诺10天之内让南海警方给我们上次信访的答复,并再三强调:只限于信访答复,对南海的答复不服,可以向佛山申诉;他们警告若再来静坐会有怎样的后果……当我们提出要拿尸检报告,要让律师调看卷宗时,他们又推说着种种。这之间,有两台摄像机在不停地摄像。

我带着满腹的怨气,顾不得礼节和风度,和妻子怏怏地走出了关着的铁门。

这几个月来,我夫妇俩对罗双红上访材料中写下的那句话深有体会:强迫亲属接受不公正的死因结果。四处奔走,看到的更多是冷血和冷漠,感受到的是强权的压迫。蓝天之下,要找块说理的地方,要为惨死的亲人讨个公道,怎么就这样难呢?

公交车在灯红酒绿的夜市中穿行,我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是日晚,我新浪博客的置顶主帖又(!!!)几次被删。

■同样的悲惨 2006-10-9:

今天梦君母亲继续到省公安厅那边要求还原血案真相,并把冤情写在一张大纸上。她站在省厅门侧,武警和保安不让她站,要她退到“黄色警戒线”以外。有个穿便服、自称是公安厅信访办主任、警号0579、姓李的男人过来,要抢走那张纸,并说:“简直是胡闹!你的孩子杀了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梦君母亲问他:“我孩子杀了谁呀?”那男人说:“杀了老师。”梦君母亲气愤地与其理论,再三要他出示证件,对方不肯,也拒绝透露全名。一番争执之后,梦君母亲继续拿着那张大纸,在省厅门侧望眼欲穿。

其间佛山警方来了八九个人,与梦君母亲沟通,态度比较温和。下午3点左右,大沥教办来人,把梦君母亲“接回”。

罗双红一家4口,仍然在省公安厅的门前静坐。为了给惨死的亲人讨公道,他们一家老少已经在那静坐两个多月了。

同在佛山,同样的悲惨!

我决定明天陪妻子去省厅。我倒要看看,命案当前,各色人等都是一种怎样的嘴脸!

是日晚,我新浪博客的置顶主帖和《廖祖笙:心灵淌血的日子(之一)》几次被删。

■而今已无鼓可击 2006-10-8:

博客的登录密码今天总算失而复得。感谢天下所有善良、正直的人们!泣谢!

今天妻子到广东省公安厅的门前去静坐,我到广东省政府的门前去“求见”黄省长。

我再次踏进了信访局,要求接访人员帮我向黄省长递送申诉材料。

对方不耐烦,说:“我递不了。”

我说:“仍然把材料转下去,不解决问题呀。”

她说:“谁说我要转了?我根本也没准备往下转。”她让我去找省公安厅。

我说:“去过了,去过多次了。”

她说:“再找,一直找。”

我退了出来,开始在省府的门旁静坐。

在这静坐申冤的当然不只我一个。有个来自陆丰的男子,带着刊有他家冤情的报纸,两手举着一张书有“求黄华华省长为民申冤”的大纸,在门旁站了一整天。他说他已经来了8天了,希望省长能为他家主持公道。

因为身上带有病痛,我下午觉得十分吃力,站不住也坐不住,于是在地上摊开报纸,躺了半个下午。羡煞古人,可以击鼓鸣冤,而今已无鼓可击。

不时有小车从省府门口进进出出,没有谁来搭理你,只有警察盯着你。门口值勤的武警站得笔挺,一脸的庄重和神圣,这让我想起当兵的岁月。

也想到写时评的时分,每天要看大量的新闻,总看到新闻中说某某官员在访贫问苦,某某官员在深入群众……理想与现实之间,宣传与生活的本真之间,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差距。

我的心头,又响起了一声叹息。

上午大沥教办的人来过,要“接”我回去,我拒绝了。傍晚他们又来“接”,妻子正好从省厅步行过来与我汇合,我夫妇俩也就搭上了“顺风车”。车子途经去殡仪馆的路段,我想起还躺在那儿的君儿,欲哭无泪,心头淌血!

■活跃着“追打队” 2006-10-7:

今天妻子到广东省公安厅的门前去静坐,又被黄岐警方和大沥教办的人“接回”。

其间有人给我打电话,让我说服妻子,劝她回家。我也同样憋气,问他:“难道我们哪天去了北京,你们也就这样一天天跟着我们吗?”对方回答得倒也坦白:“你们出现在哪里,我们肯定也会出现在哪里!”哦,这大概不属于传说中的截访吧。

明天开始,我也要拖着病躯,到省政府的门前去“求见”省长了。想想自己近两年来,书生意气,呼吁这个呼吁那个,最后却落了个家破人亡,还得这般去为孩子讨公道,不由悲从中来。

博客的密码仍然没有要回来,继续得在百度贴吧中“借一步说话”,发现此贴吧居然活跃着“追打队”!一个文人的孩子被杀害,竟还有人要对痛失爱子的父亲“追打”,并给其扣上种种的高帽,这时代果然是“进步”了!

无辜遇害的孩子被泼上莫须有的污水,并浑身是伤地“自杀”了,又何足为奇?

我淌血的心灵,不再仅只是为亡子而哭泣。

■别样中秋 2006-10-6:

博客的密码突然被人修改了,无奈,只好在自己的帖子后面“跟帖”——

廖祖笙泣告:10月6日是廖梦君同学遇害的第83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同时要告诉大家的是:我的博客密码被黑客修改,已无法登录。这个博客是新浪去年11月给我注册的,所填写的注册邮箱是我当时常用的一个收费邮箱,这邮箱我已停用多时,因此无法找回博客密码。我正同新浪相关方面联系,短时间内对博客也许无法更新。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一个破碎的家庭,更加清晰地感觉到“月圆”的可贵。愿天下人都能快乐地度过今天!经受了这样的人生重创,我最想同大家说的是:理想、事业等等,掉头看往往是虚幻的,而家庭的温馨却是实实在在的。请珍爱您的家人,请爱护您的孩子,请认真地度过每一天!

廖祖笙夫妇在此向天下所有正直、善良的人们遥寄心头的祝福!愿一轮满月永远照耀在中华民族的心空,照耀在千家万户!愿所有血的现实从此都划上句号!愿每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此后都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成长!大家多保重!

今天妻子照例到广东省公安厅的门前去静坐,坐了还不到两个小时,就被黄岐警方和大沥教办的人“接回”。罗双红一家,则照例有两个佛山■■的警察在那陪着他们。

网友们早已义愤填膺。有网友制作了题为《优秀学生在校被活活打死,凶手竟然逍遥法外!》的视频,我看了之后,眼眶潮润,妻子则泪如雨下。这个中秋,对我们来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有些人事令我们悲伤和愤怒,也有太多的人事令我们深深地感动。我坚信梦君的鲜血决不会白流!

为了天下的好人,哪怕再难,我也会坚持活下去,否则何以为报?

■都是黑色的 2006-10-5:

这两天一身的病痛。妻子要我呆在家里休息,她独自到广东省公安厅的门前去静坐。我不让她去,她还是坚持去了。望着她也同样明显消瘦了的背影,我感到又一阵的心酸。

在省厅的门前,妻子又遇到了罗双红一家,有两个佛山■■的警察整日在旁边守着这家人。这个苦命的女人,就是我在《同在佛山,同样的悲惨!》一文中提到的罗立安的遗孀。她一家人现在已是常常露宿街头。真不敢去想这几个月来,这个残缺的家庭是怎么一步步捱过来的!

有人不让妻子在纸上写出冤情,妻子只能抱着梦君的遗像在那静坐。罗双红一家4口把自家的冤情写在衣服上。她65岁的公公本来应该在家颐养天年,她年幼的一双儿女本来应该进校读书,而今却……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这个中秋,对罗家和廖家而言,都是黑色的——至亲至爱的人死不瞑目,哪里还有团圆可言?梦君啊,我苦命的孩子,去年中秋节你的音容笑貌至今在为父尚且历历在目,而今你却……

过几天我也同样会到广东省政府的门前去静坐!我清楚地知道:这绝不是广东能不能解决的问题,而是想不想解决的问题。我会去求见黄省长的!

■删帖总爆发 2006-10-4:

10月4日似乎成了删帖日。

原先置顶的主帖被“人”彻底删除!无言!!!该帖浏览量已近6万,评论中凝聚着众多关注的目光,谁给了删帖者藐视民意的权力?

《廖祖笙请求党和政府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被“人”彻底删除!无言!!!冤案当前,请求党和政府主持公道,难道也请求错了?

《同在佛山,同样的悲惨!》被“人”彻底删除!无言!!!为什么害怕比对?天下到底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

人命关天,删这样的帖竟然连个招呼也不打,还有没有一点人味?干脆来代我写,或教教我怎么写,或直接给我的嘴上贴封条,如何?

■沉默是金 2006-10-3:

无言!!!

■沉默是金 2006-10-2:

无言!!!

■沉默是金 2006-10-1:

万般感慨,不知从何说起。无言!!!

■受够了哄、骗、拖! 2006-9-30:

上午陪着律师和协调小组的人员再次交涉,再次不欢而散。记得第一次和他们交涉时,我就已经表述得很清楚:这是一个刑事案件,根本就没有协商的余地。事实也一再证明,一次次的“协商”,并没有“协商”出什么结果,不过是在浪费苦主的时间,浪费纳税人的金钱而已。在痛失爱子之后,还得一次又一次地忍受哄、骗、拖,我们早已受够了!

我必须第101次地强烈要求:把我孩子的尸检报告给我,让律师调看卷宗!佛山、广东给不了我孩子公道,那么就让我上北京去。北京再给不了我孩子公道,那么我也只有认了。天下的冤魂正与日俱增,也并不差我孩子一个。

我宁可跪死在天安门广场,也不想再呆在这块伤心地上忍受哄、骗、拖!就放过我们这对苦命的夫妻吧!我们别无所求,不过是想给遇害的孩子讨个公道而已,为什么要花样百出、如此这般地难为、折磨我们?我的孩子“无权”活着,难道我们作父母的为之喊冤的权利也要被剥夺吗?够了,别再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了,我们确实受够了!

■不知苍天是否也落泪 2006-9-29:

今天一整天背部隐隐作痛,妻子说我背上有一个地方已经肿起来了。上午见到律师,律师问我怎么不报警,我反问他:“会有用吗?”

夫妇俩陪着律师和协调小组的人交涉了一上午,说着说着,我就忍不住光火。不过是为孩子讨个公道而已,怎么就会难到这样的地步?

下午走在广州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夫妻俩说到梦君,妻子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我的眼眶不觉中也已潮润,泪水在我已经是久违了。想到一家三口往昔一块漫步在广州的情景,想到梦君在世时的乖巧可人,想到自己因任性疏忽而铸下的大错……真恨不得当街一头撞死!

我们决定把手头的这套房子贱卖出去。梦君不在了,许多物事对我们夫妇俩来说都已经变得全无意义。都市商店林立,为何偏偏就没有卖后悔药的商铺?

看到有网友在跟帖中说“十一”要远道而来,陪我们夫妻俩到黄岐中学的门口去静坐。我要说:心意领了,但委实不必这样做。问题久拖不决,不是黄岐中学所能解决的,我们也正逐渐失去到那静坐的耐心。

想到梦君遇害的那个夜晚,炎热的夏天骤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不知苍天在那晚是否也落泪了。我可怜的孩子啊,为父是如此的无能,来日九泉之下相见,我又如何去面对你?

■终于明白了 2006-9-28:

今天家里的座机一度又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故障”:往外面拨打任何电话听到的都是忙音,外面的任何电话打过来,电话都不响铃,拨打者的感觉是“无人接听”。如果是用手机拨打,显示屏上还会莫名其妙地出现“通话接转”4个字。晚上座机的使用变得正常了。但我还是在外面上网,因为没有我常用的输入法,敲打文字颇感吃力。

前些天把自己博客上的几篇文章编成了一个小册子,今天下午开始分发给大家。在媒体面对如此惨案集体“死掉”了的季节,这是我这个作父亲的为亡子所必须进行的一个环节。我知道纵使我做得再多,也挽回不了爱子被剥夺的生命,但有些工作我必须去做。

看到此博客的跟帖中不断有人说给广州的某家媒体打电话,我忍不住要说一句:不用再打电话了,他们差不多都来采访过了,要么采访被拒,要么已经采编好的稿子无法刊出或播出。

不可思议的是,这天晚上,就在我居住的这个小区内,我居然遭到两个操外地口音、不明身份者的殴打!!!末了,打手撂下的一句话耐人寻思:“你觉得你搞出的事情还不够多吗?”呜呼,我终于明白来广东近10年,头一次无端遭人殴打的缘由了!

■“高度重视”了 2006-9-27:

和相关方面交涉不知道有多少回了,但仍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上午有警员告诉我,此案已引起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

我夫人和协调小组的人员谈了一上午,无果。下午我夫妇俩又被找去谈话,谈话的结果是他们希望尽快和我的律师见面,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帮助我们拿到尸检报告,并让律师调看卷宗。我同意律师与其接触,但不表乐观,在这70多个的日夜里,对于哄、骗、拖,我们算是受够了。

本案最基本的事实摆在那里,疑问也列出了近80条,可时至今天,“高度重视”的结果为什么不是查明真相,缉拿杀人凶手,而是仍然围绕着老问题打转,而且还是“尝试一下”,而且还是“看看”?

想想已经惨死了70多天的爱子,欲哭无泪。

复“想帮助廖”:遵嘱将你的那条跟帖放入此帖,希望您新建的QQ群不会再次被删除。以下是您的那条跟帖:

“请廖先生尽快公布此QQ群号码29100910,请支持廖生的人在线、实时讨论方案,帮他伸张正义。不但为屈死的冤魂,也是为痛苦的生者,更为了正义与自由!”

另外,您在跟帖中问及“你孩子的学校是属于公立的还是私立的”,简复如下:是公办学校,但有人曾向我透露该校有港商投资背景,不知情况是否属实。

■准备下手了 2006-9-26:

很累,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日是尽头。

今天听到多人说他们准备对我们夫妇下手了;学校门口用文字写下的申诉,昨晚已被城管全部清除;学校门口和我这块自留地内,也再次活动着卑鄙的枪手;城管今天在黄岐中学的校门口“隆重登场”,全天守候,至于黄岐街头办假证的广告满天飞,那是用不着强力去干预的……除了替纳税人感到不值,我还能说些什么?

■拔出手枪了 2006-9-25:

相信很多人今天都看到了这样一则新闻:9月20日下午,湖南省永州市第十二中竟发生了令人发指的一幕,该校的一位历史教师,不仅在课堂上用钢筋殴打学生,还亲手把被打晕的学生从四楼扔了下去!

这案子和发生在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惨案极其相似,所不同的是,湖南的杀人老师已经被拘留,案件正在深入调查,而我这边不但杀人凶手仍然逍遥法外,就是时至今天,我们也还拿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也调看不到血案的卷宗,我们就是想去北京上访,也去不成。不说给遇害的孩子讨还公道了,苟活的我们夫妇俩连起码的生命安全也已经全无保障。每天都有热心的群众和网友叮咛我们要注意安全。从昨天开始,我已经是带着铁管上路,权当路上防身之用。

我不讳言黄岐中学的校门口已经被我夫妇俩弄得面目全非,当地在由着我们“胡作非为”的同时,也没有忘记日复一日来摄像。拍吧,尽情地拍,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难道还怕司法迫害不成?不能为亡子讨回公道,我们夫妇压根也就没有准备偷生!有人存心在逼良为寇,大不了成全了他们。

今天来了多个摄像的警官,我夫人一时激动,和一个警察发生争执,该警官居然拔出了手枪!在场的一百多名群众都可以作证!杀人凶手不抓,对付痛失爱子的可怜人,有些人倒是表现得挺有手段,也挺“勇敢”的。佛山南海的某些警员,我替你们感到羞愧!

不还遇害学生公道,我们夫妇将同黄岐中学没完,同南海警方没完……别说拔出手枪,就是亮出镣铐,扛来机关枪,我们也将面不改色!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纳税人供养了你们,是让你们来保护人民的,而不是屈服于强权,掩盖事实真相,庇护杀人犯,恐吓或迫害受害者的!

我们夫妇别无所有,有的只是身后站立着无数同情支持我们的人民。奉劝有些人不要与良心作对,不要与人民作对,不要与党性作对。某个地方可以一手遮天,没有说理的地方,并不等于全中国的正义都已经死绝,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的!如若不信,不妨拭目以待。

■法律条文不是专为弱势人群制定的 2006-9-25:

杀人凶手仍然逍遥法外,某些人为了掩盖血案真相,不仅卑鄙到了极致,而且已经动用了大量的公用资源,这不但是我不能容忍的,也是党和政府以及所有良知尚存的公民所不能容忍的,杀人凶手也好,帮凶也罢,必将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时至今天,遇害学生的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也调看不到本案的卷宗,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公权包庇杀人犯,不会被党和政府所容忍,也不会被法制社会所容忍。法律条文,不是专为弱势人群制定的!

■憋屈之中 2006-9-23:

家里的电脑近日突然“百病丛生”,要进入互联网几近奢侈,今天就来得更加干脆,座机向外拨打任何电话,听到的都是“您拨打的用户忙,请稍后再拨”;外面的任何电话打进来,听到的则都是忙音。为了在网上敲打几行文字,还得特地出门找台能上网的电脑。在这花样百出的日子里,面对电脑显示屏,我几乎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那5名被抓的群众被释放了,但接着就有穿制服者散布谣言说,那些人是我花了40元一天的工钱“雇来“的。无言!不知黄岐中学门前愤怒的群众同声谴责时,是不是也是我这一介文人“雇来”的;不知学校保安室的玻璃被人砸出了窟窿,是不是也是我“雇来”的;不知门上的那块牌子被人给撬了,是不是也是我“雇来”的;不知群众把粗重的水泥电线杆愤怒地横在了杀人学校的门前时,是不是也是我这清贫已久的文人“雇来”的……

至于治安员穿上了保安的服装,摇身一变成了黄岐中学的“保安”,我是权当“没有看到”的。

我反复说过我一分一秒也不想在那块伤心地上逗留,也一丝一毫不想“过激”,可时至今天,哪里又真正给了我一块说理的地方?又有哪个机构在真正为遇害的学生主持公道?个人面对强权,固然是无奈的,爱怎么折腾,某些人就怎么折腾去吧。如果觉得我孩子死得还不够惨,那么接下来还可以上演灭门惨案。我们夫妇俩随时都能平静地面对任何形式的迫害,甚至于死亡!

这个公道讨不回来,憋也足以把我活活憋死。憋屈之中,生无可恋,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

■遭到恐赫 2006-9-12:

9月12日上午11点46分,梦君父母在黄岐中学门口收到恐赫短信,把电话回拨过去,发现对方说的是粤语,恐赫者迅即挂断了电话。恐赫者的手机号码为:13006748780

梦君母亲在地上愤而写道:威胁恐吓无所畏惧,誓为儿子讨回公道!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