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27 廖祖笙:留住那月亮


一觉醒来,已是月上中天。车窗外,月光如水水如天。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或急或缓地行驶着。为了一笔生意,我们要到遥远的一座城市去。司机说,如果路上不堵车,车子又不发生故障的话,我们将于次日傍晚到达目的地。和往常一样,这又是一次艰苦的远行。为了打发这一分难耐,我摇下车窗,借着水一样的月光,看这山野被水洗过一样的风景。

风,静得像一根系舟的缆绳,系住了夜空中那镜子一般的明月,系住了公路旁婆娑的竹影和茂盛的芦苇。系不住的,是那条浅唱着的小河和滚滚向前的车轮,还有一颗驿动的心。远山和近处古木的丰姿清晰可见,夜空中一丝云彩也没有,让人惊叹今夜的月光又怎会照耀如白昼,并如此的皎洁。

想这月光,此刻也一样温柔地洒在家乡,洒在我妻儿的窗前。妻和孩子都睡着了吗?抑或妻又在给孩子讲着童话故事,或轻拍着小儿,软声哼着催眠的歌吧?清冷的月光,就那样轻轻地勾惹出了我胸中的离愁。在淡淡的离愁中,我禁不住问自己一声何苦。有道是古人未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当我们翻读古书时,每每哂笑于古人为功名利禄而奔忙的迂腐,可在月亮老人看来,现代人不也同古人一样愚顽可笑么?我是早厌倦漂泊了的,可为了许多说得清或说不清的缘由,却又不能不一次次背负了行囊,带着一分乡愁、几分忐忑,跨出家门向远方。哪怕是在这样温馨的月夜。

人,是多么的身不由己。倘能洒脱如月亮,该缺时就缺,该圆时就圆,该有多好。

想这月光亦如今夜,就那样洒在清朝,洒在蒲松龄的笔下,洒在那许多的莽林荒野中。青凤、辛十四娘、凤仙等等脱俗清雅的花妖狐仙,就是在这样的月光中走进《聊斋》的吧?朱自清在这样的月色中,沿着荷塘那幽僻的小路且走且停,于泉涌的文思中表露着厌恶现实,向往光明的复杂感情;周作人在这样的夜晚,凭窗望月,感叹着月光的伟大。神秘莫测、如梦如幻的月光,勾勒起古今多少文人翩翩的联想啊!唐诗宋词中许多的绝妙佳句,不正是因了如钩的残月或如镜的满月,而凝结成了永恒的美丽么?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温庭筠的“玉楼明月长相依,柳丝袅娜春无力……”等句,无不由月而生。读着这些或哀艳或清丽或隽永的文字,你不由一唱三叹,感动不已。头顶同样是这样一片天,同样是这样一轮月亮,现代人还能同样心生出那许多神思妙想,并泼墨挥毫,把自己的思想凝结成传唱千古的文字吗?

难了!

要么如我,为铜臭不辞劳苦奔走于旅途;要么如芸芸众生,守在电视机前,随着剧中人的或悲或喜而同愁同乐。就那样,窗外的美色被忽略了,几亿人的生活和思想都被一个有图像及音响的黑匣子给统治着,同化着。黑匣子说:“那家伙是混蛋。”于是几亿人都认为“那家伙”确真是混蛋;黑匣子中的某人伸了个懒腰说:“哇,真累!”于是几亿人都呵欠连天,都感觉到了“累”。在这样的夜晚,还有多少人珍爱这月色,漫步在花前月下吟诗作对,在宁静的气氛中过滤一回自我?还有多少人在这样的夜晚,拥有一个真实纯净的自我,真正拥有自己的思想?在这样的月夜,我们更多读出的不是意味深长的诗,不是宁静质朴的画,而是现代文明为我们粗制滥造的打斗、凶杀,或是浅薄的你亲我爱啊。

朱自清漫步在月色荷塘旁,面对清幽和恬静,慨叹眼前不会再有1000多年前采莲的欢乐场景。在如此静谧的山野,在这般匆匆的行程中,我却不能不慨叹今人不能再像他那样,走出各自的小屋,或喜或忧着,静静地享受这月光的抚爱了。千百年来冷眼看人世的月亮啊,你能否告诉我,这可是现代人的又一种悲哀?

月亮无语,尽管温情脉脉,但终将在天明前隐去。我奇怪绝顶聪明的现代人可以造得出再先进不过的通讯和交通设施,却又怎会留不住这样一轮月亮。这是一轮曾经照耀过古人,孕育了无数美丽诗篇的月亮啊!

现代人,请走出暖巢,怀一分古朴的心情,留住那月亮!

(原载廖祖笙著《笑谈红尘》之分册《留住那月亮》)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注:本站不少篇章源于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223天(2007年2月23日)廖祖笙新浪博客备份,所标示的文章发布时间,与当时发布或重贴的时间完全相符。廖祖笙新浪博客于2007年4月25日被封删,廖祖笙搜狐博客则于2007年1月21日被封删。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家破人亡后,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竟再也没有了说话处,之后在境外服务器上陆续创建了50多处个人网站,一概被“伟大的墙”迅速屏蔽,紧接着网站内容也一一被看不见的黑手删得空空如也。在虐杀无辜学子的血腥惨案面前,在令人发指的滔天罪恶面前,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受害者的表达权和申诉权,甚至悍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既是疯狂掩盖血腥的又一旁证,也是中国人权旁落的缩影之一。“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此类漂亮话在专制冻土上随处可见,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无言!
相关阅读: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分类首页

网站目录

长歌当哭

给我来信

谷歌博客

博讯博客



  暴政的铁蹄踏碎了廖祖笙曾有的父子情深和怡然之乐。他们不仅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剥夺了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还以同样凶狂、流氓的手段,公然剥夺着一个作家的表达权!他们以拙劣的谎言和无耻的嘴脸掩盖血腥,把一个坚持为中国百姓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申冤难、就业难呐喊的作家,残酷迫害到了这般境地!他们意在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在作恶的曲径上迂回裸奔,最终让世人看到了他们制造这起惨案的终极目标,要指向的是谁!他们惯于炫耀自我的“强大”,可在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中,他们却怕了——竟会怕了一支笔,甚至是一个网站,一个博客!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廖梦君遇害当年部分官员列表
(若列表有误 敬请指出)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时任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时任中纪委书记 吴官正
时任中宣部部长 刘云山
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
时任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
时任教育部部长 周济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
时任广东省省长 黄华华
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王华元
时任广东宣传部部长 林雄
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 刘玉浦
时任广东公安厅厅长 梁国聚
时任广东教育厅厅长 罗伟其
时任佛山市委书记 黄龙云
时任佛山市市长 梁绍棠
时任佛山市纪委书记 蔡河义
时任佛山宣传部部长 蒋顺威
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 吴志强
时任佛山公安局局长 杨建华
时任佛山教育局局长 冯彦荣
时任南海区区委书记 李贻伟
时任南海区区长 区邦敏
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 刘坚明
时任南海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坚明
时任南海教育局局长 卢志华
时任南海教育局副局长 霍兆锦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生于书香门第,系作家廖祖笙之子,自入学以来,品学兼优,其勤奋好学、聪明乐观、乐于助人、拾金不昧、正直刚毅等诸多优秀品质不但长期为校内外所公认,亦为父母之骄傲。不论他求学何地,年年均为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即便是在遇害当年,亦为学习委员、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于中共治下沦为杀人魔窟!惨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绝人之后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沉痛悼念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