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夫妇向全球华人沉痛哀告:祖国仍在沦陷中!中共当局已经完全丧失执政理性,行事不讲半点法理和道德。廖祖笙时隔三个多月写了篇文章,家里的宽带连接从3月11日至今又被当局给断开,就连电视都不让我们看,连86岁的老人也一并加以迫害。在持续多年的残酷迫害中,我们受尽欺凌,正面临人生中的第三次卖房,将再次流离失所。绝人之后的恶魔在自谓“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所打造的人间地狱,从2006年逍遥法外至今!法西斯新变种们制造了一起令人发指的惨案,他们用有形的利刃杀我们无辜的孩子,用无形的利刃杀我两夫妇,多年来在将迫害无尽延伸!试问今之杀人党、整人党、抢人党在本质上,和当年的纳粹党有何分别?


廖梦君与日月光辉同在

鸟啼花落,肠断中秋月破!
鹿走苏台与羊群同悲
没有任何草芥能危及荒野
让狼群来得更疯狂一些吧
清赏林寒涧肃和鸿飞霜降
在午夜的荒岛等待天亮
艳羡秋风,艳羡蚯蚓……
目送荒野弓背走向坟场
在爽然的秋风里悲愤泣歌
勉强自己写点散文报平安
廖祖笙:国保又来“传唤”我
大连民意胜出的可喜和可悲
被慢性绞杀的艾未未和冉云飞
魔鬼的宫殿在胭脂泪中动摇

何以最好的改良是解散中共

焦土上不会有纯正的花香
廖祖笙:抬举了荒野的那邪灵
荒野不相信规则、哭泣和血泪
魂兮归来死难同胞
荒野何以告慰死难同胞?
能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用什么来送别死难的同胞?
廖祖笙: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
一分钱起拍我的军功章
廖祖笙: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荒野里的传说
廖梦君惨烈遇害五周年祭
鸟声兽心者的“和谐”
党国警察送来了传讯通知书
向朝廷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谁给廖祖笙带来了麻烦?
险恶的用心,可怕的阴谋!
钱云会之死和廖祖笙之冤
在“太鸡巴盛世”的2010年
夜色固化在了墨黑里
不再写作政论、时评的声明
国保送来了《传唤通知书》
温家宝有几条腿?
党国鱼肉人民谁来处罚?
中共越老越混蛋
胡锦涛在组织公款出国游?
谁劫持了我的博客和邮箱?
廖祖笙对“你们”的回应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加入过中共是我毕生的耻辱

温家宝又到浙大行骗去了
官僚惺惺作态的“看望”
“多难兴演”
胡锦涛成了“变色龙”
外强中瘠的中共国
芙蓉姐姐和政坛群丑
回复“你们” 回复五毛
灾害肆虐前所未见
奴隶主们的“严打”
一边丧尽天良一边表演仁爱
胡温在日本面前国格沦丧
胡锦涛的海外巡演“成果”
温家宝又赴河南演出
工潮蔓延势所必然
不要成为末世极权的殉葬品
官逼民反何时了?
胡锦涛“带来地动山摇”
请温家宝进铁笼与狗同住

从共产党到“共抢党”

李鹏日记应该是真实的
“六四”与你息息相关
杀警察,杀妇孺……
两国首脑辞职凸显共党无耻
救救“病危”的胡锦涛
“胡温腥政”播种仇恨
全总马后炮和空炮齐放
同时自杀的还有共产党
扭曲的国格、党格和人格
胡锦涛病危?
从此君王不早朝
“卖地政府”凶狂甚日寇
惨不忍闻的“新中国”
中共剩下的只有诡辩
专制铁蹄下的“零容忍”
草民抢房遵循天然正义法则
中南海的鸟叫得又响又好听
流氓党治下一地鸡毛
话说中国共产党成被告
中国需要平稳过渡
垃圾党打造垃圾国
莫非要开坦克车“护校”?
中共国不尿联合国
也谈所谓“攻击温家宝”
“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
汶川地震是一次变相的杀戮
中共当局病入膏肓中风狂走

凭什么始终要被中共领导?

胡锦涛自己就是个法西斯
流氓政权不等于国家政权
帮内折腾“只是空有其名”
症结所在国家正气荡然无存
胡锦涛莫非是萨达姆?
敦促胡锦涛引咎辞职
“世博外交”凸显独裁落寞
傀儡政府势必成“坏政府”
所谓上海世博会
风这么问,雨这么说……
戏子治国
让奴隶“实现体面劳动”
一个官民相互羞辱的时代
胡锦涛是谁?
何时责令胡温辞去职务?
“你们”的公信力已成负数
找不出比中共更无耻的政党
伪善和无耻拯救不了中国
“深切哀悼”党国亡党亡国
温家宝“好人”说不堪追问
请胡锦涛感知相同的悲凉
停止供奉胡锦涛和温家宝
挣扎在狼心狗肺的党国

“反党”是一种责任……

温家宝忆胡耀邦该有所愧疚
绑匪说要尊重被绑架的对象
伪“亲民”的牌坊必须推倒
温家宝赴安徽演出
胡锦涛说相声
锤子镰刀帮就是黑社会组织
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
“皇帝诏曰”“公仆”自律
温家宝的表演人生
廖梦君与日月光辉同在
甩手掌柜胡锦涛的悠闲人生
“活不好”“死不起”
“中国法律严令禁止”同时
谁制造“重大隐患”?
温家宝还要上杂志再讲讲
改革的绊脚石李毅中说改革
中共搭台唱戏抹黑谷歌
“寻找梦中情人胡锦涛”
他绑架你还要你替他当保镖
逼走谷歌中共向全球认罪
所谓惩贪是“假摔”
正义的法槌会对新纳粹敲响

堕落成流氓党的又一铁证

从温家宝渴而穿井说起
胡锦涛选择了活埋共产党
胡理论只有批判价值
温家宝背叛了曾有的理想
重塑公平正义重在结束独裁
穿行在午夜丛林的无奈
读死书的温家宝
“窝里横”再言“不称霸”
动物化的流氓
揭穿党天下的“人权”谎言
胡温人未亡政已息
法西斯新的“韬光养晦”
刘云山搞不清状况
党天下的“有权、有办法”
焉有山容海纳之雅量?
请胡将全国冤民悉数活埋
“两会”大戏可搞成三人唱
“权斗”迷药
渎职者温家宝贼喊捉贼
所谓“两会”
话说赵国莉爱上了胡锦涛

控诉渎职者胡锦涛和温家宝

温家宝“流淌道德血液”?
温家宝的计算结果
胡时代公权的无耻
长安街的游行抗议
胡锦涛和温家宝合念五字经
古董治下焉有日新月异
温家宝真能自我表扬啊
法西斯让多少家庭无以团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皇恩浩荡”无以普济众生
“被”字垄断了奴隶的人生
温家宝果真想听真话吗?
何人给温家宝写信能收到?
奴隶主的规则对奴隶无意义
奴隶社会的实名制闹剧
胡温该到北极去“亲民”
钳制网络自由带来了什么?
这就是中国的“网络自由”
胡时代的弄虚作假登峰造极
温家宝果真“念民生”吗?
胡锦涛能拿什么来反腐?
怎面对冻死在京城的访民?
胡锦涛又摸被褥去了
披上“国家政权”的花马褂
中国百姓活得连牲口都不如

执政品德一旦出了大问题

苟全性命于乱世
魔鬼的庆典和狂欢
多么病态的“国家政权”
挽歌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
二十年光阴换不来一段柔肠
为遇害同胞沉痛默哀
四月流淌着忧愤和哀思
败家子叫要过“紧日子”
温说的“公平正义”在哪?
不要幻想文字能够划亮夜空
黑夜里又一次罪恶的延续
设置示威区?向人民示威!
胡锦涛的精彩演出
胡锦涛的内外有别
审判杨佳,何以服众?
党魁没有免于问责之特权
悼念廖梦君!悼念中国!
树倒猢狲散的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已丧尽天良
中共又在用谎言欺骗全世界
中共黑帮无耻至极
杨佳事件凸显暴政逼良为寇
党和政府不如黑社会的铁证
“锵锵三人行”之7月10日
“锵锵三人行”之7月9日
无德无能的中共强暴中国
中共选择与邪恶残暴为伍
胡锦涛在向联合国撒谎
处置瓮安事件中共智商为零
换件新马甲救不了恶党邪党
请开解中共的花岗岩脑袋
遏制暴政是全人类的责任
谴责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作家廖祖笙与中共决裂声明

党恶佑奸加剧国家动荡
从瓮安事件看官民底线逾越
胡锦涛“轰动世界”了
里外不是人的胡温时代
给胡锦涛的最后通牒
迫害在继续并赤裸裸进行!
胡锦涛和温家宝只是空气
胡锦涛和温家宝又耍赖了
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
沦陷的中国没有首都
在邪恶中祭出以人为本旗幡
尸横遍野前敲锣打鼓的狂欢
周济又在惺惺作态
何来的党和政府?
居高临下“体现大爱”
温家宝只能做个有限的好人
张上任是中国的失误和耻辱
要我“就事论事”到何时?
温总理好像遭绑架了
“开放”的背后是雾锁中国
屠夫们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
独裁的本质就是为所欲为
同时掩埋了中国人民的苦难
独裁者必须忏悔并赎罪
邀请无赖来奴役自己?
无赖引领人民“谋幸福”
是共党?还是中国无赖党?
由“个案”看今日中国
“信党和政府”母猪能上树
国家机器变异成了绞肉机
“公仆”忙碌于灾后
怎么唱问责?
人类史上的耻辱年
起多少类似变相的杀戮?
还该哀悼些什么?
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和谐”的幕后是胆寒发竖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
狼群不乏嗜血的“理由”
两位领袖,不得无礼!
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党国的心怎能是铁铸的?
用缺德“迎接奥运”
庸政-惰政-暴政-仁政-善政
确保社会安全和奥运安全
张德江负主要责任
以为不要脸就能挑战全人类
执政品德决定政区面貌
罪恶制度残害中国人民
廖祖笙2008年4月25日声明
你爱大清,大清爱你吗?
亡国奴们的“爱国热潮”
中国共产党已然亡党
总算读懂了所谓的“和谐”
照照是否堕落成了流氓政权
检举国务院窝藏犯罪嫌疑人
以言治罪将把国家推向深渊
“吃人”的教育收费还活着
“张北韩”摇身一变
网友反对张德江入京为官
梦君遇害校园事件核心提示
乱象源自政体“四不像”
奸杀底气与“崛起”
该如何向你描述这非人间?
官僚体制下的掩过饰非
秀场·农贸市场·办公现场
京城越发狰狞和陌生
查包·封路·封广场……
廖祖笙夫妇追问胡温
“两访”潮澎湃
看不到草长莺飞的迹象
建议张德江请辞副总理
请不要再骚扰我的亲人
在严寒后顽强走进春季
中国暴雪成灾何需惊诧?
僵尸统治中国
走残害人民的路
建议干脆关闭天安门广场
求到了温家宝的家门口
冤声载道源自北京不作为
露宿访民折射暴政冷血
北京对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
访民露宿,政府关爱何在?
隆冬·北京·访民·人权
家破人亡并倾家荡产
黑恶势力=国家政权?
请网友们不要再捐款
道德沦丧的“和谐盛世”
请胡温睁大眼睛看看
廖祖笙夫妇向胡温呼救乞讨
请联合国敦促中国尊重人权
廖祖笙向国际社会请求避难
丧天害理的“和谐盛世”
“廖祖笙现象”带来的思索
抓光杀尽便能为所欲为
无法再相信“亲民”的口号
谁来救赎沦陷的中国大陆?
廖祖笙先生节哀
请银行及早把这套房子收走
纳粹中国裹起“和谐”盛装
廖祖笙夫妇向全社会呼救
惨象令我艰于呼吸
请收起“你们”的恐赫
“盛世”与“封建时代”
高家与廖家的抗争
要求面见张德江
请让我“依法”绑架张德江
党和政府在犯罪
乌纱关天 人权若土
中国死了父母
廖祖笙问中共总书记胡锦涛
用压迫“构建和谐社会”
严重关切廖祖笙受迫害事件
重读廖祖笙先生文章有感
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
廖祖笙再赴京城为儿鸣冤
廖祖笙夫妇第三次遭绑架
廖祖笙夫妇再被绑架
请将访民们斩首示众
中国陷入无政府状态
邪恶势力寄望“病人”徐
以邪恶伎俩掩盖血腥
这样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人在中国 自求多福
怎可堕落到这地步?
需要多少民众跪泣喊冤?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实属公共事件,与中国每个家庭每个平民息息相关,因为它关乎公平正义、公权行使、司法尊严、教育公平、生存态势、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倘使我们在暴政的铁蹄下继续明哲保身,漠视各种淋漓的血泪,甚或淡然看待一个无辜孩子的惨烈消亡,那么明天,流血还将继续,只是受害者又换作了张梦君或是李梦君而已。在食人兽肆无忌惮横行的原始丛林里,鲜有草食性动物能真正成为幸免者,危险于你同样近在咫尺。